xbdr2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漢當興-第二十九章 先消消氣閲讀-3c2l7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刘禅完美的诠释了活该这个词,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本来就是在偷看,结果却还被老爹的气势给震慑住了,情不自禁的咳嗽出声,这不是作死那还能是什么!
这几声突兀的咳嗽殿中所有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连原本正暴怒发泄口吐芬芳的刘备都下意识的停顿了下来,双眉皱起看向了刘禅所在的方向,冷哼一声道:“是阿斗到了吗!怎么还不进殿来!”
殿外刘禅正捂着嘴祈祷自己不要被发现了,结果老爹这一声令下果然还是没有什么侥幸的可能性。
咽了口唾沫,刘禅简单得了理了理因为刚才慌乱而变得有些褶皱的衣服,低着头态度恭敬的迈步走进了大殿,早就想要入殿的简雍都不用他说,便已经快步的紧随其后。
“儿见过父亲!”
“臣拜见主公!”
刘禅简雍两人双双见礼。
“既然到了不赶快进殿还在外面磨磨蹭蹭的作甚,速速落座去!”
虽然被刘禅这一着断了下节奏,可是刘备这股火气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消下去的!
气在正头上,若不得发泄一会儿,那恐怕是容易憋坏了身子,更别说刘备也完全没有要忍气吞声的必要,曹丕逆贼胆敢如此,那作为汉室宗亲的他要是依旧跟平常一样将这消息视若无物,这才是真正的奇怪!
“呼……”
轻轻的吐了口气,刘禅咧着嘴心下一阵侥幸。
他都以为自己要成为老爹发泄怒火的对象了呢,甚至就在刚刚那一瞬间身子都是紧绷的状态,总感觉好像有一股暴风雨要降临到头上而且还没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我的惹火女员工
可是让刘禅意外的是,原本预料的雷霆震怒没有出现,反而老爹还是十分克制的并没有随意的找个宣泄口,只是态度有些严厉而已。
这点严厉程度在刘禅眼里简直就是小儿科啊,从小大大这么多年了,老爹故作严厉也不是第一次了,虽然这次是真的但也同样并不少见。
心中庆幸自己逃过一劫,刘禅可是不敢再整什么幺蛾子了,低着头脚步飞快的移动,闪身之间便是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作为老爹之下仅次于老师诸葛亮的次席,正值当下场面比较微妙的时候,刘禅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老老实实的低着头装鹌鹑,越是没有存在感那越是安全。
就这儿刘禅便已经开始觉得自己刚才的那一番举动是有多么的愚蠢,老爹虽然暴怒可并没有真的失去了理智,早点进殿来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何以至于在殿门外面偷偷摸摸的趴门窥视呢。
没落到什么好不说,还因为自己一时被老爹气势所慑而露馅了,差点就真的变成了坏事!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心中庆幸之余刘禅也是真觉得自己刚才干了件蠢事,毕竟与其在殿门外面担惊受怕的,却还不如坐在大殿中无事发生。
虽然要正面老爹的雷霆震怒,可明摆着有更大的宣泄对象存在,曹操曹丕这父子两人就是现成的,哪轮的到自己上去挨骂啊!
老老实实的做好,刘禅悄悄的看了眼两侧的其他人,看着老师诸葛亮跟法正他们现在的状态,这不正好就是可以学习的对象嘛。
微微的抬起点头来,不至于低着头表现的那么明显。
脸上不要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动作,只需要做出一副专心致志没有分神的样子来即可。
这种状态的保持对于刘禅而言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稍微微调整了一下,刘禅就是学的有模有样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早就坐在了大殿之中好久了呢……
刘禅和简雍的插曲无甚大的干系,刘备虽然心中是有那么一瞬间的怒火要偏转到他们两人的身上,但是当曹操那张老脸莫名的浮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这怒火就自然而然的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曹操老贼挟天子以令诸侯,曹丕小儿弑帝以图天下。
有这么两个纯天然的发泄对象在,刘备还真的很难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的人身上去。
要知道在天子刘协暴毙的消息传到他耳中的时候,刘备双眼登时便布满了血丝,怒火中烧是血气上涌,真就是差那么一丁丁点便要当即下令出兵北伐了!
刘禅完美的诠释了活该这个词,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本来就是在偷看,结果却还被老爹的气势给震慑住了,情不自禁的咳嗽出声,这不是作死那还能是什么!
这几声突兀的咳嗽殿中所有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连原本正暴怒发泄口吐芬芳的刘备都下意识的停顿了下来,双眉皱起看向了刘禅所在的方向,冷哼一声道:“是阿斗到了吗!怎么还不进殿来!”
殿外刘禅正捂着嘴祈祷自己不要被发现了,结果老爹这一声令下果然还是没有什么侥幸的可能性。
exo我的唯壹 jane初夏
咽了口唾沫,刘禅简单得了理了理因为刚才慌乱而变得有些褶皱的衣服,低着头态度恭敬的迈步走进了大殿,早就想要入殿的简雍都不用他说,便已经快步的紧随其后。
“儿见过父亲!”
“臣拜见主公!”
刘禅简雍两人双双见礼。
“既然到了不赶快进殿还在外面磨磨蹭蹭的作甚,速速落座去!”
虽然被刘禅这一着断了下节奏,可是刘备这股火气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消下去的!
气在正头上,若不得发泄一会儿,那恐怕是容易憋坏了身子,更别说刘备也完全没有要忍气吞声的必要,曹丕逆贼胆敢如此,那作为汉室宗亲的他要是依旧跟平常一样将这消息视若无物,这才是真正的奇怪!
“呼……”
轻轻的吐了口气,刘禅咧着嘴心下一阵侥幸。
他都以为自己要成为老爹发泄怒火的对象了呢,甚至就在刚刚那一瞬间身子都是紧绷的状态,总感觉好像有一股暴风雨要降临到头上而且还没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可是让刘禅意外的是,原本预料的雷霆震怒没有出现,反而老爹还是十分克制的并没有随意的找个宣泄口,只是态度有些严厉而已。
这点严厉程度在刘禅眼里简直就是小儿科啊,从小大大这么多年了,老爹故作严厉也不是第一次了,虽然这次是真的但也同样并不少见。
心中庆幸自己逃过一劫,刘禅可是不敢再整什么幺蛾子了,低着头脚步飞快的移动,闪身之间便是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网游之黄巾战旗永不落 狼籍
作为老爹之下仅次于老师诸葛亮的次席,正值当下场面比较微妙的时候,刘禅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老老实实的低着头装鹌鹑,越是没有存在感那越是安全。
就这儿刘禅便已经开始觉得自己刚才的那一番举动是有多么的愚蠢,老爹虽然暴怒可并没有真的失去了理智,早点进殿来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何以至于在殿门外面偷偷摸摸的趴门窥视呢。
没落到什么好不说,还因为自己一时被老爹气势所慑而露馅了,差点就真的变成了坏事!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心中庆幸之余刘禅也是真觉得自己刚才干了件蠢事,毕竟与其在殿门外面担惊受怕的,却还不如坐在大殿中无事发生。
虽然要正面老爹的雷霆震怒,可明摆着有更大的宣泄对象存在,曹操曹丕这父子两人就是现成的,哪轮的到自己上去挨骂啊!
老老实实的做好,刘禅悄悄的看了眼两侧的其他人,看着老师诸葛亮跟法正他们现在的状态,这不正好就是可以学习的对象嘛。
微微的抬起点头来,不至于低着头表现的那么明显。
脸上不要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动作,只需要做出一副专心致志没有分神的样子来即可。
这种状态的保持对于刘禅而言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稍微微调整了一下,刘禅就是学的有模有样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早就坐在了大殿之中好久了呢……
刘禅和简雍的插曲无甚大的干系,刘备虽然心中是有那么一瞬间的怒火要偏转到他们两人的身上,但是当曹操那张老脸莫名的浮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这怒火就自然而然的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曹操老贼挟天子以令诸侯,曹丕小儿弑帝以图天下。
有这么两个纯天然的发泄对象在,刘备还真的很难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的人身上去。
邪王医妃:爷你别急嘛
要知道在天子刘协暴毙的消息传到他耳中的时候,刘备双眼登时便布满了血丝,怒火中烧是血气上涌,真就是差那么一丁丁点便要当即下令出兵北伐了!
刘禅完美的诠释了活该这个词,什么叫做不作死就不会死!
本来就是在偷看,结果却还被老爹的气势给震慑住了,情不自禁的咳嗽出声,这不是作死那还能是什么!
这几声突兀的咳嗽殿中所有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连原本正暴怒发泄口吐芬芳的刘备都下意识的停顿了下来,双眉皱起看向了刘禅所在的方向,冷哼一声道:“是阿斗到了吗!怎么还不进殿来!”
盛夏朝陽 上木言
殿外刘禅正捂着嘴祈祷自己不要被发现了,结果老爹这一声令下果然还是没有什么侥幸的可能性。
咽了口唾沫,刘禅简单得了理了理因为刚才慌乱而变得有些褶皱的衣服,低着头态度恭敬的迈步走进了大殿,早就想要入殿的简雍都不用他说,便已经快步的紧随其后。
“儿见过父亲!”
“臣拜见主公!”
刘禅简雍两人双双见礼。
“既然到了不赶快进殿还在外面磨磨蹭蹭的作甚,速速落座去!”
虽然被刘禅这一着断了下节奏,可是刘备这股火气可不是那么容易就消下去的!
气在正头上,若不得发泄一会儿,那恐怕是容易憋坏了身子,更别说刘备也完全没有要忍气吞声的必要,曹丕逆贼胆敢如此,那作为汉室宗亲的他要是依旧跟平常一样将这消息视若无物,这才是真正的奇怪!
“呼……”
轻轻的吐了口气,刘禅咧着嘴心下一阵侥幸。
他都以为自己要成为老爹发泄怒火的对象了呢,甚至就在刚刚那一瞬间身子都是紧绷的状态,总感觉好像有一股暴风雨要降临到头上而且还没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
可是让刘禅意外的是,原本预料的雷霆震怒没有出现,反而老爹还是十分克制的并没有随意的找个宣泄口,只是态度有些严厉而已。
这点严厉程度在刘禅眼里简直就是小儿科啊,从小大大这么多年了,老爹故作严厉也不是第一次了,虽然这次是真的但也同样并不少见。
心中庆幸自己逃过一劫,刘禅可是不敢再整什么幺蛾子了,低着头脚步飞快的移动,闪身之间便是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位子上。
作为老爹之下仅次于老师诸葛亮的次席,正值当下场面比较微妙的时候,刘禅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老老实实的低着头装鹌鹑,越是没有存在感那越是安全。
就这儿刘禅便已经开始觉得自己刚才的那一番举动是有多么的愚蠢,老爹虽然暴怒可并没有真的失去了理智,早点进殿来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何以至于在殿门外面偷偷摸摸的趴门窥视呢。
没落到什么好不说,还因为自己一时被老爹气势所慑而露馅了,差点就真的变成了坏事!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心中庆幸之余刘禅也是真觉得自己刚才干了件蠢事,毕竟与其在殿门外面担惊受怕的,却还不如坐在大殿中无事发生。
虽然要正面老爹的雷霆震怒,可明摆着有更大的宣泄对象存在,曹操曹丕这父子两人就是现成的,哪轮的到自己上去挨骂啊!
老老实实的做好,刘禅悄悄的看了眼两侧的其他人,看着老师诸葛亮跟法正他们现在的状态,这不正好就是可以学习的对象嘛。
微微的抬起点头来,不至于低着头表现的那么明显。
脸上不要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动作,只需要做出一副专心致志没有分神的样子来即可。
这种状态的保持对于刘禅而言简直就是小菜一碟,稍微微调整了一下,刘禅就是学的有模有样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早就坐在了大殿之中好久了呢……
刘禅和简雍的插曲无甚大的干系,刘备虽然心中是有那么一瞬间的怒火要偏转到他们两人的身上,但是当曹操那张老脸莫名的浮现在他面前的时候,这怒火就自然而然的找到了正确的方向!
曹操老贼挟天子以令诸侯,曹丕小儿弑帝以图天下。
有这么两个纯天然的发泄对象在,刘备还真的很难将注意力转移到其他的人身上去。
要知道在天子刘协暴毙的消息传到他耳中的时候,刘备双眼登时便布满了血丝,怒火中烧是血气上涌,真就是差那么一丁丁点便要当即下令出兵北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