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7aay優秀玄幻小說 皇兄萬歲-1.歷史長河裏的神話(第一更)展示-n65mz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九千年时光,
沧海桑田,物是人非,王朝更替。
基于“蒸汽机改革”,人间竟已经是彻底变了模样,铁轨之上唯见蒸汽火车冒烟而行,海洋之上,帆船亦已被蒸汽轮船所取代。
先鋒獵人團參上
各种精巧的器械,以及兵器相继问世,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展到了繁华的程度,那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文明。
一个武道与机械,共存的文明。
武者自然存在,然而法相境便是所有人的极限了,无论多么的天纵奇才,却也无法再越那百尺竿头一步了。
亦曾有惊艳绝伦的天才隐隐感知,那法相境之后应该还存着新的天地,可无论怎么努力,却已经踏不过了。
天才们,郁郁而终。
而其中不少天才都曾与夏极有过交集。
或师,或友…
但,他们知道的都只是夏极的化名。
而若是有幸,他们之中不少人在临死时,还会看到夏极再度出现,为他们送行。
那时候,他们会见到夏极从未老去的模样,先是愕然,然后惊奇,最终却会露出微笑。
人间自有人间的洒脱,求不得长生,又如何?
….
而,历史书上,几乎有一半圣人与推动历史的人都是夏极,剩下的也或多或少和夏极存在着关系…
他是传奇,是神话,是行走在时光长河阴影里,推动着整个人间的文明所前行的存在。
而在这些时光里,
五大世家的小世界因为长时间没有灵气补给,终于耗尽,化成废墟,再不可入。
世家弟子们亦早不是当初那般的纨绔,而是入了人间。
再过了千年,世家也只成了传说,存在于少部分世家后代的脑海里,然后…则是被遗忘了。
神灵,亦被遗忘了。
如此种种…
夏极于红尘之间,早就不知历经了多少事。
而正常来说,这些所历之事只会让人从兴奋到麻木、厌倦,觉得自己已经看透了一切,便是生出了一种超然的、窃喜的、却又被可笑掩盖着的、甚至不自知的、若是被捅破了却又会恼羞成怒的优越感。
慢慢地,优越感也没了,剩余的唯有漠然的情感。
答案
再俯瞰红尘一眼,却已不见喜怒哀乐,不见生老病死,不见善恶正邪。
凡人若是恨善恶不报,恨天穹太高,恨黄泉路远…
真相偵探所 眼鏡甲
却也不见不听不闻不问…
入目凡人皆蝼蚁、何须再看?
何须再问?
“这就是天道吗?!”
夏极摇了摇头。
这是天道,但不是他。

九千年时光,悠悠而逝,如今已到尽头了。
夏极踏步上了这人间最高的山峰,看两道风雪化作长龙,垂天而落,掠过身周。
一万八千年前,他来时,是一个坐于深宫冷殿藏经阁的少年。
九千年后,依然是这般的少年。
再过九千年,至如今,少年变了吗?
没有。
远行归来,此心从未变。
他还是他。
星辰,山河,天地,万物,皆已变化。
唯他不变。
魔鬼总裁的小新娘:豪门弃妇(全本)
呼~~~~
呼~~~~
狂风怒号,白雪乱舞,天地一片苍茫,而在那厚积阴云之后,星空亦是苍茫。
夏极闭上眼。
万物变幻。
呼~~~~
再睁开时,他已经不在山巅,而在天上,在星空之中。
这深邃、冰冷、黑暗、无人能见无人能知的世界里,
这混沌已经停止了扩散,却只是化作一个合围的混沌之球包裹着的世界里,
轮回台停止着运转,
黑潮、太阳与天道的诸多力量达成着平衡,
无穷星辰,便似一颗又一颗的棋子,
宇宙则是漆黑的棋盘。
两道玄之又玄的黑影,坐于这棋盘的两侧,分立于宇宙的边缘,盒子的边界。
悠悠的声音以一种无法被人类理解的形式响起:
“道友若是合于我,这宇宙苍生,依然还存一丝生机,
若是执迷不悟,进入下一场,败北之后,却是再无回头的机会了。
这宇宙,只能覆亡了。”
“开始吧。”
夏极道完简简单单三个字,便是开始促成第二场了。
这是他与天道的因果之战,却还不是道战。
道战是无比复杂的法则之战,而此战却是因果之战。
我有壹個屬性板
唯有斩尽一方的所有因,那一方便会因为没有了过去,而失败。
天道如今,在某种程度上与他已是一体。
两人之因亦已一体。

宇宙开始变化了。
它在一种自然而然、无需促成的变化之中,被玄妙无穷的伟力淹没了。
那伟力如是开天辟地之初那般的壮观而雄伟。
我的诡异新郎官 桃花三月夭
很快…
宇宙进入了一种匪夷所思、不可能被理解的状态里。
大商发生过的因果并没有被彻底抹去,只不过却以一种奇异无比的方式开始了逆转…
过往的一切彻底消失,被擦去。
这一次,宇宙将回归到最后一个因果点。
那是…
阿弥陀佛的冥古时代,距离大商近千万年之远。
第一次虚劫才刚刚开始。
那是…
这宇宙最繁华的时候,是百家争鸣、强者无数的时候。
……
玄异的伟力,宇宙盒子里极其特殊的力量撞击碾压,淹没逆转。
终于,到了尽头。
危險愛火,殿下的親密敵人
轰!!!
夏极只觉脑海一阵轰鸣。
然后,便是恢复了可以动弹的感觉。
但他并没有立刻睁眼。
而是脑海里闪过无数画面。
这些画面,都是如他自己度过的一般,随着在脑海之中的闪过,而把一幕又一幕的感受传递到了他心灵和记忆之中。
那是一个男孩成长的过程。
似乎这男孩原本还是一个皇子。
只不过在这个时代,国家极多,男孩这样的皇子并不算多稀奇。
尤其是,很快那国家就被灭了之后,便更加不稀奇了。
甚至,敌国都没有追杀他们。
男孩被姐姐提前带着,逃到了遥远的地方,重新安下了家,过上了普通的日子。
姐姐学过剑法,在剑道乃是一等一的天才,便是接一些小任务,赚取钱财,聊以度日。
如此…
便是一梦十六年。
初剑 偶然的烟客
十六年后…
夏极睁开了眼。
他看到了一个被夕阳笼罩的小院子,这与他在之前阿弥陀佛封存的记忆里看到的院子一模一样。
夕阳柔和,暖色而略显陈旧的光,把屋檐、以及庭院前一棵老树的影子往东投落。
风一吹,便卷落几片枯叶,飘零着落在了夏极身前。
夏极仰起头,心中轻轻道了声:
这就是近千万年前的冥古时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