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4nkf精品小說 踏星 txt-第兩千四百七十二章 天上宗的神-cbbj4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
陆不争呵斥,“寒仙宗也想插手我陆家之事,自古以来,道主唯我陆家可称”。
白望远皱眉,他本来不在意陆隐是否自称道主,甚至巴不得他自称道主,但就在不久前,白仙儿联系了他,告知必须阻止陆隐自称道主,道主这两个字有着特殊的意义,冥冥之中会有变数。
这才是他来阻止的原因。
来到这片星空,看到无数人被陆小玄调动热血后,他确认绝不能让此子自封道主,不知道为什么,道主这两个字一旦在星空响彻,会让他相当的不安。
就好像在苍茫的大海上点亮了孤灯,这两个字如同一种信号。
陆隐盯着白望远,此次召开天上会,主要目的是振奋第五大陆,不能让修炼传承就这么断绝,当然,更主要的还是以始祖之剑解除时间之毒,但如果失败,刚刚说的那些话正好派上用场,振奋人心,如果成功,那些话就是锦上添花,让他的威望更上一层楼。
而在这之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试探。
平头哥的直播生活 水鱼要吃素
道主的身份貌似相当不一般,三界六道,用命女的话说,三界永远取代不了六道,他倒想看看六道有什么特殊,树之星空是否有人知道道主的特殊。
白望远的出现让他确定了,道主两个字,很特殊,有人不希望他成为道主。
我的美女總裁
越是不希望,他越要成为道主,看看谁会站出来阻拦。
“白望远,看看这第五大陆,以你祖境威能望遍第五大陆,看是我陆隐要成为道主,还是他们让我成为道主”,陆隐指着星空,“你以为你能阻止吗?”。
“道主”,有人大喊。
萬象星羅 夜湘南
紧接着,无数人大喊道主二字,哪怕白望远有祖境威压,也阻止不了,在这第五大陆,陆隐打退了无数强敌,包括祖境,他的存在给了第五大陆所有人太大的信心,近乎于信仰的信心,这种信心即便曾经的陆家都给不了。
白望远淹没在无尽期盼之下,他听到的是一个个人对陆隐的狂热崇敬,看到的是那一张张激动地面孔,这些人无视了他这个人类修炼巅峰的强者,只看着陆小玄。
这种感受是白望远从未体验过的,如果当初陆家在树之星空也有此等掌控力,他们如何推翻?主空间又如何帮忙?
陆隐昂首,“白望远,你们四方天平想要掌控人类,但你们想的永远是掌控,你们永远做不到这一步”。
白望远看向陆隐,“黑暗的大海上,有一艘船,孤独的面临风暴海啸,那艘船渴望得到帮助,所以船上的水手点燃了灯,他很幸运,有更大的船只看到了,救了他,他以为等待他的是友善和食物,却不知等到的是死亡盛宴,在那场巨大的风暴下,没有人可以幸存,食物,水,都没了,想活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互相蚕食,那个水手刚好就是让其他人活下去的食物来源”。
“陆小玄,你在点燃那盏灯,你带着整个第五大陆,在向死亡盛宴靠近”。
陆隐看着白望远,带着不解,“灯,在哪?”。
白望远郑重道,“道主”。
陆隐眼睛眯起,“仅仅是道主这个身份?”。
白望远其实也不清楚,他问过白仙儿,白仙儿说她也不清楚,但道主这两个字带来了强烈的不安,他知道白仙儿修炼了命运之法,所以很多事才特别相信白仙儿,并认为白仙儿总有一天可以取代曾经的陆家,执掌树之星空。
这次也不例外,陆小玄一旦成为道主,就会引起主空间的注意,如同当初的陆家,他一个人还远远比不上那个时候的陆家,连陆家尚且被放逐,何况是他,他会引火烧身,会被主空间灭掉,这是白望远希望看到的,但因为白仙儿的忠告,让他放弃了这个想法,前来阻止陆小玄。
道主这两个字同样带给了他不安。
“你我星空击掌盟约,我不会阻止你,只是来劝告,宇宙太大了,大到没有人可以说能随心所欲的活着,自天上宗时代后,道主皆消失,你陆家老祖常年闭关不出,就连陆家被放逐都没出现过,唯有一个第三大陆古道主还背叛人类,这就是三界六道的下场”,白望远道。
陆隐当然不可能相信白望远的话,如果成为道主对自己真的不利,他怎么可能阻止,但他无法确定白望远究竟是在阻止自己成为道主,还是在阻止成为道主后,给第五大陆带来的变故。
如果是后者,他就要慎重考虑了。
痕心那些人刚开始苏醒的时候就说过,有一个秘密唯有道主才知晓,命女也说过,三界永远成不了六道,他猜测与始祖之剑有关,而白望远的话,让他越发忌惮。
这其中究竟存在什么?
“道主”。
儒道至尊 書香莫語
“道主”。
“道主”。
无数声音依然在耳边回响,白望远阻止不了无数人的狂热,陆隐抬眼,看着一双双眼睛盯着他,这些人中有启蒙境,有星使,更有半祖,还包括祖境,但无论这些人有多高的修为,都在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决策,跟随他的方向走。
为什么一定要想那么多?
为什么局限在一个称呼上?
为什么在意白望远的话?
失忆后,自己从一个普通修炼者走到如今的位置,很多时候靠的就是无畏无惧,管他星空多大,管他外界有多危险,人类也不是软柿子可以随便捏的,天上宗时代,人类可以做到辉煌鼎盛,万族来朝,现在一样可以。
是自己爬的越高,在乎的东西就越多吗?
陆隐失笑,想太多了,很多事尚且没有搞懂,就再三顾忌,实际上根本毫无意义。
道主二字代表了什么与自己有什么关系?愿意就自称道主,不愿意就罢。
命运在哪,死没死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她真能谋划自己的未来?如果可以,她就不是命运,而是始祖,永恒族也走不到如今这步。
三界六道都死了吗?师父曾说,未来或许在太古城可以一见。
辰祖死了吗?未必,自己在葬园看到了,而且秘祖出手,也是被辰祖打退。
符祖死了吗?那符文道数文明如何笼罩星空?
枯祖死了吗?有着物极必反,很难想象枯祖就死了。
师父在,师兄也在,一个个曾经光芒星空的人杰未必都死了,他们或许在某个地方看着自己,等着自己,如今看来自己好像很孤独,偌大的第五大陆唯有禅老能与自己并肩,但往下看,陆不争,痕心,命女,魁罗,上圣天师等等,一个个人都在接近,这其中有多少人可以破祖?
自己并不孤单。
想那么多,究其根本就是无人与自己并肩,无人与自己承担这人类的未来。
实际上并非无人,而是自己还没看到。
白望远说点燃这盏灯会带来死亡盛宴,然而或许点燃这盏灯,带来的,是光明。
没有人可以确定始祖死了,三界六道也未必一定都死了,陆家也还在,辰祖,枯祖,符祖等等,一个个人未来或许都会出现,既然如此,自己怕什么?
是啊,自己在担心什么?惆怅什么?目前看到的星空有限,但人类的未来,无限,有着无限的未来,什么事都能解决,就算有危险,那也不是自己一个人的事,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瞻前顾后了?
陆隐陡然抬头,扫视所有人,“道主?无所谓”。
星空寂静,所有人都看着他。
白望远同样盯着,这一刻的陆隐,似乎变了。
“愿意就是,不愿意,就不是,我陆隐带着第五大陆走到今天,无论是不是道主,这第五大陆的天,都是我撑起来的,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说着,他自凝空戒取出始祖之剑。
当始祖之剑出现的刹那,无形的震动延绵,波纹以极快的速度扩散向整个第五大陆。
掠过天上宗,掠过狱蛟,祖龟,掠过白望远,掠过星空无数星球,瞬间将整个第五大陆扫过。
众人迷茫对视,什么东西?
白望远警惕,怎么回事?他连忙感受自身,没觉得有什么变化。
陆隐抬起始祖之剑,遥指星空,唯有他能感受到这第五大陆的星空变了,始祖之剑在颤动,近乎握不住。
波纹顺着剑锋不断掠过星空,将整个第五大陆的平静搅动,偏偏没有任何变化,无论是谁都察觉不到半分变化。
“我的力量,稳定了”,澜仙震撼开口,望向陆隐,目光充满了不可思议。
紧接着,上圣天师,彩儿等半祖都察觉到自身力量稳定,他们身为半祖,只要内世界稳定就能很快察觉。
在半祖之后是第二夜王这些人,他们尝试吸收星源,同样稳定。
星空中,白望远惊诧,稳定了?这片星空星源宇宙恢复了?
天上宗角落,邬君侍张大嘴,呆呆望着,然后腿一软,竟直接跪拜了下去。
他看到了陆隐手持长剑,遥指星空,瞬间驱散时间之毒,恢复了整个时空的秩序。
那是时间之毒啊,是时间的力量,这个人居然可以稳定。
筆頻傳奇
神,他是神,是凌驾于君主之上的神。
这里是天上宗,那个人,是天上宗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