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d43g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牧龍師 亂-第624章 聖闕領袖閲讀-sx1fb

牧龍師
小說推薦牧龍師
北面是北绝岭。
将来是要面对着天枢神疆的一个重要位置。
黎云姿一直都很有远见,攻占下了之后并没有将北绝岭的一切摧毁殆尽,而是迅速的将此处作为了自己的离川军卫军塞,并令人修好那银色岭墙。
“何人在此!”突然,一个严厉的声音质问道。
祝明朗被地底的浊气弄得有些脑袋昏沉,感知比平常弱了一些,刚才也专心在辨别自己位置,没有留意到有一群骑乘着飞龙的人正在靠近。
“定是外疆贼人图谋不轨,先拿下再说!”
“不要鲁莽,立刻点燃山岭烽火台,全军戒备!”
为首的人倒是谨慎,没有让飞龙营的人直接落到地面上,而是一直盘旋在空中与祝明朗这个危险人物保持一定的距离。
能提前踏入极庭的,多半也是外疆强者,即便对方只有一个人。
“统领,别点火,是自己人!”祝明朗高声说道,并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祝尊者???”
飞龙营如今没有不认识祝明朗的,北绝岭一战,祝明朗是当之无愧的龙尊,主宰着整个战局。
“真是祝尊者!”
飞龙营的人落向了地面,看清了祝明朗的模样,其中几个较为年轻的飞龙小将更是激动不已,仿佛见到了一位传说中的大英雄一般。
“尊者怎么会在此处,难道也是巡逻戒备吗,这种事情交给属下们就好。”副统领彬承说道。
彬承是郑俞在皇都中拐来的一名高手,凭借着三寸不烂之舌,生生的将一位被皇族排挤冷落的大统领拐到了离川,成了郑俞的部下,并单独率领一支森林飞龙营。
这家伙的实力,还远在飞龙营首领徐备之上,而且行事谨慎,为人正直,郑俞极力举荐他来统领离川大军。
景临长老都对此人赞不绝口,说是祝天官早就看中,结果别人发誓不再染指皇都的纷争,于是最后被郑俞说服了。
这位副统领,在极庭名气不小。
彬承修为可能还比自己高一些,难怪他一开始靠近自己的时候,自己根本没有察觉。
“我救了一些人,统领麻烦帮我安顿好他们,当然也不要对他们放松警惕。”祝明朗说道。
“是。”彬承说道。
“时间有些紧迫,我回头再与你解释。”祝明朗道。
“尊者不用与我解释,属下奉命行事即可。”彬承根本不多问,只要确定了是祝明朗,一切就按照祝明朗吩咐的执行便可以。
祝明朗点了点头,发现此人实力雄厚,却没有过多的傲气,难怪郑俞极力举荐。
……
返回到了地底,祝明朗让头巾女子将她的那些子民们带出洞窟。
洞窟下四通八达,浊气弥漫,而且虚雾也在飘荡,很多人都已经头昏目眩、口吐白沫了,必须有干净舒适的环境,还得有食物、水源、药物、被褥……
头巾女子起初也相当谨慎,不敢轻易让灾民们现身,但发现自己其实没有什么选择后,只能够接受祝明朗的提议。
“这座山岭上有一座城邦,你们先在那里住下。”祝明朗说道。
头巾女子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些病的病,伤的伤的人,最后点了点头。
祝明朗亲自带着他们到了绝岭城邦,有飞龙营的人护送,抵达城邦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当所有人看到了一座城邦,看到了宏伟的城墙,看到了房屋与街道后,眼睛里都闪烁起了光芒。
“这些屋院你们自己随意选择,一会有人会送来水、食物、棉被、药草……有什么别的需要,也可以和那位副统领说。”祝明朗对头巾女子说道。
这里的黑夜,没有那些恐怖的生物,虽然夜空略显几分浑浊,但至少能够感觉到久违的宁静。
而且这里的人,明显没有恶意,尤其是看到他们第一时间就送来了许多物资后,头巾女子那戒备之心也终于放下了许多。
“我们还有人在陨落盆地,你能将他们都带过来吗?”头巾女子语气柔和了很多很多。
“可以,这座城邦可以接纳你们所有的人,但你们也得听从我的安排。”祝明朗认真的说道。
“我夫君为领袖,你可以和他谈一谈。”头巾女子说道。
“他在裂窟处抵挡那些黑暗之物吗?”祝明朗问道。
祝明朗知道圣阙大陆的那些强者都在裂窟处,自己和宓容躲入的那地穴,等于是绕过了他们。
头巾女子却摇了摇头。
永福门
她领着祝明朗走向了一名躺在担架上的人,此人被布缠着,身体显然被大面积的烧伤,宛如一位垂危者。
祝明朗之前根本就没有留意到这人,毕竟他看上去和别的难民没有半点分别,甚至比正常健康的人看上去状况还差很多。
然而,当祝明朗靠近这位重度烧伤的男子时,他能够感觉到对方气息……
修为极高!!
即便是受了重伤,祝明朗也能够从此人身上嗅到极度危险的气息!
“咳咳,原本我已经做好了拼劲最后一丝气力,与你同归于尽的,咳咳……”纱布男子说一句话也咳几次,显然肺部有伤。
“你是他们的领袖?”祝明朗也是心有余悸。
魔佛同修 半杯月光
这人藏得好深啊。
林家三娘子 藍艾草
要自己有歹意,估计他突然出手,自己未必可以安然无恙!
“我说我是圣阙的领袖,你信否?”纱布重创男子苦涩的说道。
“额……”祝明朗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圣阙大陆的领袖???
詭異復蘇世界的封靈師 懶在鄉村
这家伙是圣阙大陆的皇王!
竟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以他的修为,即便大陆粉碎他也最多受一些轻伤啊,怎么会……
他在大陆湮灭时,拼死护下了这些人!
难怪这群人明明修为不高,却能够在那样的大毁灭中存活下来。
没有想到这位领袖居然如此大义凛然,为了给圣阙大陆一些修为低的人一些生机,将自己弄成了这副样子。
“你们这里的地脉,经历过不止一次冲撞。”圣阙大陆的领袖说道。
“这里是离川,不久前才与极庭大陆接壤,算是一个独立的小领地吧。”祝明朗大致给圣阙领袖说了一下离川的处境。
“我们圣阙也有新接壤的大地,只是这些新的大地多半处境糟糕,你们这里已经很不错了,你领导有方啊。”圣阙领袖说道。
“是我家娘子领导有方。”祝明朗尴尬的挠了挠头。
圣阙领袖也愣了愣,随后勉为其难的笑了笑。
论生存之道,他这位圣阙的领袖连一块大地的女统治者都不如,至少在这样星陆相撞的格局下,自己和自己的子民们连最后的一条活路都是靠这位男子的善意。
“极庭的皇王,多半也会对我们赶尽杀绝,你真的打算违背他的意思,收留我们吗?”圣阙领袖开口认认真真的问道。
到现在他都还记得,那个被神明华仇踩在脚下的人。
只因为一点点的迟疑。
宏耿怎么也不会想到会给自己的星陆带来这样无可挽回的后果。
经受了这样一番摧残与折磨,他已经没有了一代皇王的雄心与壮气了,他只是想让这些人活下来。
烏龍秘錄
“在别的地方,你们确实没机会活下来,但离川应该正好适合你们,何况一两个月后,虚无之雾将会散去,我们离川也将面临一个巨大的考验,到那个时候,我也需要你们的力量。”祝明朗说道。
圣阙中有诸多强者,他们应该还在陨坑盆地中。
他们若是在神疆中找寻生机,那最后能够活下来的没有几个,他们连黑夜的法则都摸不清楚。
而将他们接引到极庭,他们至少还有时间休养生息,有时间去摸索。
祝明朗收留圣阙大陆的人,也是为了离川考虑,离川需要更多的强者,尤其是王级境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圣阙领袖宏耿点了点头。
一个人,若是纯粹因为发善心来救他们,其实是不能去指望的,因为善良也有一个底线。
但如果都是为了更好的生存,互帮互助,这份关系反而更加可靠。
“我们会安顿好你们的子民,而你们圣阙大陆的强者也为我们所用。”祝明朗说道。
安顿好子民,其实也可以理解为是人质。
祝明朗得确保这些人被自己接引过来后不会造反。
另外,祝明朗还得与这位圣阙领袖签一个诅咒契约。
这家伙修为高得离谱,养好了伤后,估计一人就可以将整个离川给灭了,甚至各大宗林、各大族门都抵挡不住这位圣阙皇王。
这种人,得限制着。
想当初岳母就是太信任绝岭城邦伍族的人,才落得那么一个下场。
有了这么一个血淋漓的教训,祝明朗怎么也不可能对这些人放松警惕。
曾经绝岭城邦接纳了伍族叛裔,如今祝明朗用它收留圣阙大陆灾民,历史可不能重演!
“我的灵魂已经罪孽深重,万劫不复,再多一份诅咒又如何,若这份诅咒可以给我所剩不多的子民带来一些生机,让他们在这乱世中得到一丝安宁,这便是一份恩赐。”圣阙皇王宏耿答应了祝明朗提出的所有要求。
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了。
即便是自己的尊严。
这份诅咒契约,虽然是向一个人的彻底臣服,但他现在已经不敢再有所迟疑了。
而且,相比于华仇的那暴君之神的方式,圣阙领袖宏耿相信祝明朗是一个更值得信赖的人,至少对方在可以随意杀戮,可以冷眼旁观时,却选择了伸出援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