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5g7v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ptt-第七十三章 風風光光推薦-f29ah

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小說推薦大秦之開局截胡易小川
不管学生们一头雾水的模样,楚阳直接丢下樊哙,一个人来到吕府这边。
这段日子他忙的昏天黑地的,实在是有些冷落了吕家姐妹。
刚一进府,院子里便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一个相貌与吕公有几分神似的老者,正贪婪地享用着茶水,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在老者面前,往日神采奕奕的吕公仿佛换了个人似的,弓着背,脸色有些为难。
至于吕家两姐妹,则是站于堂下,全都低着脑袋,看不清表情。
“我说阿弟啊,为兄口苦婆心说了这么多,可都是为你好呀,吕家传到咱们这一辈,只剩下我家阿勇一个男丁,现如今他跟着孟大人做事,正是建功立业的时候,只要有两位贤侄女的帮助,想要百尺竿头绝非难事,一旦博得孟大人开心,说不定还能捞到一个爵位,那咱们吕家可就光耀门楣了……”
老者押了口茶,嘴上滔滔不绝,目光却总在吕家姐妹神身上打转。
这孟大人可是陛下身边的红人,最近更是升了爵,已经做到了公大夫的位置。
前几年孟家妇人病逝,一直未有续弦,如果能将这两位侄女送过去,那他吕峰可就成了孟大人的岳丈,而他的儿子吕勇自然就水涨船高,成为了对方的小舅子。
如此一来,吕家想不发家都难啊!
“兄长,此事咱们能否再议,雉儿和素儿已有婚配,那位楚……”
不等吕公将话说完,吕峰直接打断道:
“不就是一个小小的郡尉外加大夫爵嘛,我说阿弟,你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了,怎么连这点事情都看不清楚?”
“再说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个姓楚的到现在都没说什么时候娶咱侄女过门,算得上哪门子的良配!”
“其实楚公子他……”
吕公急得满头大汗,事实上对于婚事,楚公子那边已然提起了很多次,他也打算等到一个黄道吉日,让孩子们将此事办了。
没想到自己兄长却突然来访,执意要将他两个女儿说给那位国都的孟大人。
俗话说长兄如父,别看吕公一把年纪了,却不太敢忤逆兄长的意思,更何况古人对于家族传承的事情极为看重,自己这边只生了两个女儿,在话语权方面,自然就要弱上许多。
“行了,话便说到这里了,三个月后我再来正式替孟大人求亲,你们做好准备吧!”
眼见吕公一直推脱,吕峰脸上有些不悦,没想到几年不见,这老小子的脾气倒是见涨了。
看来还真是钱壮怂人胆,有了钱到底是不一样了。
如果这些钱都归我们家阿勇,那该多好啊!
卜筑 争斤论两花花帽
吕峰走后,楚阳才从外面走了进来。
刚才的话他自然已经听得清楚,不过从自己这位岳父的神情上就能看得出,对于这位兄长,吕公还是很尊敬的。
楚阳之前当然可以冲出来据理力争,但这样以来,吕公怕是夹在中间难做了。
“哎呀,楚贤侄你来了,你们两个还不快去倒茶!”吕公收拾了下心情,吩咐道。
吕家姐妹看见楚阳,脸上顿时便多了笑容,连忙喜滋滋地下去准备了。
“吕公!”楚阳恭敬地行了一礼。
吕公摆了摆手,叹气道:
“方才的事情,贤侄都看到了?”
楚阳点了点头。
“我这兄长为人极为强势,小时候我便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只是眼下这件事情却有些难办,我自然是很看好贤侄你呢,也想雉儿和素儿有个好的归宿,但兄长那边……”
吕公一阵长吁短叹,一副天人交战的模样。
楚阳却轻轻笑了起来。
“吕公不必担心,这件事情楚某自然会办的漂漂亮亮,保准叫他无话可说。”
“哦?”
吕公闻言眼神中多了一抹惊喜。
如果楚阳有办法完美解决这件事情,那边再好不过了。
想起自从相识以来,这个年轻人的本事,吕公也顿时有了信心。
“如此,老夫便静候贤侄佳音了。”
没过多久,吕家姐妹便端着茶水送了过来,吕公陪楚阳聊了一会,便识趣地给三人留下空间。
吕公刚一走,两个女孩便坐在了楚阳左右两侧。
“楚郎,那位伯父的话你可不准往心里去哦,我和雉儿都是向着你的!”
吕雉一脸埋怨道:
“他给儿子找前途关我们姐妹什么事,当初笑话我爹没有生下男孩时的嘴脸真当我们忘记了?这时候一口一个贤侄女的也不嫌恶心!”
吕素捂着嘴巴,在一旁偷笑,与楚阳四目相对时,虽然什么话都没有说,却已经表明了心志。
“此生非君不嫁……”
看着两姐妹含情脉脉的模样,楚阳心中不禁一暖,心道:
“放心吧,我一定会风风光光地娶你们过门的!”
……
此时已是深夜,郡守府里仍是一片灯火通明。
白元脸上冷若冰霜,气得将好几个上等的漆器砸了稀烂。
“败了?又败了!老子每年拿出那么多钱,你墨家就给我看这个?”
钱晨一脸憋屈地跪在地上,想到自己老师还在家中重病在床,不由看向白元乞求道:
“非是我等不尽力,而是那楚阳确实太过厉害,现如今家师卧床不起,还望大人看在以往的情分上,派人过去医治一番,我墨门上下必将感念大人大恩,永世不忘!我……”
“呵,输了比试还想找我爹看病?做梦去吧!”
不等钱晨把话说完,一旁的白途已经跳了出来。
詭異筆錄
“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你们还有什么用,从今日起,我郡守府将不再对你墨家进行援助,限你们三日内离开泗水,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公子您不能这样啊!您……”钱晨脸色剧变,着急得雨泪俱下。
“滚!别特么给脸不要脸!”
在下人的搀扶下,钱晨被‘请’了出去。
白途看向白元,讨好道:
“爹,接下来咱们该怎么办呀,这楚阳处处与您作对,要是长此以往下去,这泗水郡谁还听你的呀!”
都市戰神
白元脸色沉重地点了点头。
虽然自己这个儿子平日里有些不着调,但今日这些话却是在理的。
没想到这楚阳如此厉害,一连军营和墨家两条计策都失算了。
素描大唐 壹無憂壹
看来得从别的方面想办法了。
就在这时,下人们突然前来禀报,说是郡监李平过来拜访。
“李平?他来做什么?不是让他去安排灾民的事情么?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故?”
想到这个,白元脸色微变,竟有了几分期待。
这李平自从楚阳来了之后,就自甘堕落地成为了对方的附庸。
如果能趁此机会拿住李平,那就等于断了楚阳一条胳膊。
“你先下去吧,楚阳的事情咱们再从长计议。”
白元摆了摆手,让白途先下去了,又让家仆们摆上酒宴。
李平刚进门,便一脸笑容地说道:
“恭喜大人,贺喜大人啊,那些灾民都已经安置完了!就等着您一起上折子,给咱们楚郡尉请功呢!”
“什么!”
听到这句话,白元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良久,他才惊疑不定地问道:
相由心生
“你……你说给谁请功?楚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