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校花的貼身高手 txt-第9247章鑒賞

校花的貼身高手
小說推薦校花的貼身高手校花的贴身高手
“该死的混蛋,我一定要杀了你!你的招数对我已经没用了,我已经看穿了你的手段,再想伤害到我,没门!”
他的实力毫无疑问又提升了一大截,可惜和林逸的差距依然存在,想靠现在的实力等级对付林逸,根本是痴心妄想!
“好的好滴,我都知道了,既然你要杀我,那就赶紧过来啊!现在换我站在这里不动,等你来攻击了!”
林逸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刚才你说躲一下就跟我姓,现在换我,如果我躲一下,你就不用跟我姓了!怎么样,我够意思吧?给了你翻盘的机会!”
对面的家伙就好气,你特么分明是嫌弃我跟你姓,所以故意这么说,就是为了让我不跟你姓是吧?
说什么站着不动让我打,你摆明是已经在说要躲了!当我傻子么?
心中的咆哮不甘,不太好意思宣之于口,人家就是把他当傻子,他总不能上赶着去对号入座吧?
“话说回来,你的实力还是不够啊,我站着不动让你打,你估计也打不死我,要不然我再打死你一回?要是你能再次复活,说不定就能和我差不多厉害了!”
林逸继续口头挑衅,反正自己没什么损失,能气死那家伙就最好了!
那家伙心里狂吼冷静冷静,脑子却依然在发热,怒发冲冠啊!
现在的局面有点尴尬,他倒是想干掉林逸,奈何实力摆在这里,还不是林逸的对手,确实如同林逸所言,根本奈何不得林逸啊!
想要继续提升实力,就要让林逸再弄死他两三次……可刚才那种恐怖的场面,想想就心尖儿发颤啊!
再承受一次?真的会死啊!
可能没有两三次的复活机会了,一次就彻底凉凉,那该如何是好?
别看他现在嘴上叫的凶,脚下却好像生根了一般,寸步难移!
到底该怎么办才好?
上,还是不上?这是个问题!
“喂,我等你来杀呢,你在想什么?赶紧过来啊!”
熱門連載小說 校花的貼身高手討論-第9247章讀書
林逸歪着脑袋挑着眉,继续对他勾手指:“等啥呢?你倒是过来啊!”
略微一顿,抬手拍拍脑门:“我明白了!我说的话不对,失误失误,我们重来一遍啊!”
勾手指的动作没变,林逸这次不说话了,而是用清脆悦耳的口哨来配合手势。
对面的家伙脸一下就涨红了,特么你真当老子是狗么?这招猫逗狗的口哨和手势是什么意思?老子今天跟你拼了!
人氣玄幻小說 校花的貼身高手 起點-第9247章熱推
堂堂黑暗魔兽一族的精英高手,什么时候受到过如此羞辱?简直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老子就算是看门狗,今天也要咬死你丫的!
“小兔崽子,受死吧!”
受到林逸伤害性不高,侮辱性极强的挑衅,那家伙终于忍无可忍,怒吼着冲向林逸,哪怕这次干不过林逸,也要为下一次复活光荣就义!
只要能有一片血肉留存,他就能复活重生!不死之身,可不是那么容易死的啊!
林逸眼神一凝,神识感应中似乎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想要仔细探查,却被星辰之力给隔绝了。
无奈只能先专注于眼前的敌人,趁着对方主动冲过来,林逸催发超极限蝴蝶微步,不退反进,瞬间迎上了对方。
背后的左手闪电般推出,掌心凝聚的新式超级丹火炸弹轰然炸裂!
眼前的区域化为漆黑的虚空,将一切存在都湮灭为虚无,那家伙经过重生实力大进,但表现还不如上一次,连丝毫躲避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新式超级丹火炸弹给干掉了!
林逸缓缓收回手掌,神情肃然,眉头微皱……真的,干掉了么?
星云塔并没有提示考验通过,所以那家伙并没有被干掉,依然还能重生复活?
这一次,分明已经彻底湮灭了所有的血肉细胞啊!这样都能无中生有重新凝聚身体么?
林逸想起刚才神识探测中一闪而逝的那个什么东西,或者是和那玩意儿有关?
那东西确实是从对方身上飞射出去的,因为有极其微弱的元神波动,所以才会被林逸的神识注意到,但仅仅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就消失了。
速度快到能让人怀疑是不是出现了错觉,林逸意志坚定,对自己的神识深信不疑,自然不会有这样的怀疑。
所以那一闪而逝的东西,是对方留下的后路?某些附着了元神的血肉组织?用来作为复活重生的基础么?
念头转至此,不远处空间再次出现波动,气息暴涨的不死黑暗魔兽重新闪亮登场,只是脸色实在有些难看。
输人不输阵,那家伙稍稍收拾心情,马上哈哈大笑起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你杀不了我的,老子都说了,你那招对我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
怕归怕,他不能表现出来!
“真是打不死的小强,确实有些麻烦啊!”
林逸摸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你刚才发起攻击的同时,从脑袋那边分离出一小片血肉组织,附着了一丝元神,等到身体被我干掉,就利用这一小片血肉组织重生了是吧?”
对面的家伙脸色一僵,装出来的大笑顿时停了下来,就好像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般,那种尴尬难以掩饰。
他以为做的很隐蔽,没想到依然被林逸给看穿了!
“为什么你不是早早准备好更多的复活素材,而是要临阵才分离一份出去当做退路呢?是不是提前准备的都没用?有时间限制?很短暂么?一分钟之内?还是只有十几秒之内分离的才有用?”
林逸又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一个个问题犹如一支支利箭,嗖嗖的扎在对面那家伙的心上。
特么你是魔鬼吧?怎么什么都知道?
他背后冷汗涔涔而下,有种被林逸彻底看光光的错觉,实在是心惊胆战的厉害!
“哈哈哈哈,你说什么呢?老子的底细怎么可能被你摸清楚,你就死了这条心,乖乖引颈就戮不是很好么?”
笑的有多大声,就说明他有多心虚,可他没有办法,只能用这种方式来掩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