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線上看-749 你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法爺永遠是你大爺
小說推薦法爺永遠是你大爺法爷永远是你大爷
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圣女的身上。
圣女很淡定,也很理所当然地解释道:“所有的圣武士,都是直接受女神注视的。我们检测圣武士,岂不是在怀疑女神?”
这话说得很有道理。
怀疑光明女神,本质上,就上动摇了‘教本’。
几乎所有人都在赞同这话。
除了舒克。
“但也曾发生过圣武士堕落事件吧,据记载以来,不止一起。”
这就是典型的揭教派伤疤。
无论是哪一次的圣武士堕落事件,都引起了整个人类世界的轰动。
圣武士啊……最受光明女神宠爱的孩子啊。
正直勇敢善良的代表啊。
几乎能和勇者齐名的职业者。
这样一名圣武士的堕落,给人的感觉,不亚于勇者投靠了魔王的感觉。
这样的事情,光明神教的历史上,发生过好几次。
一般情况下,就算教皇在公共场合,高层会议上说出这样的话,也会被人怼上两三句。
可所有人听着这话都有点难受,却也无可奈何。
因为说这话的是舒克,圣武士中最受宠的孩子。
上一次光明女神神降的时候,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吻了舒克额头,赐福于他。
光明神教有史以来,第一个受此殊荣的人。
他说话,在很大程度上,比圣女和教皇更能代表光明女神的意志。
可如果让圣武士接受测试,又和他们的理念不合。
就在众人沉默的时候,教皇说道:“不管怎么样,我先和红衣大主教们检测吧。”
这才让会议的气氛缓和许多。
他们也明白教皇的用意,就是先检测自己这批人,按理说,内奸就应该出现在他们这些红衣大主教里面。
教皇立刻就瞬发了大范围的阵营检测术。
将自己和所有的红衣大主教笼罩,不给舒克再说话的机会。
神术操控地很完美,完全没有波及到圣女和下面一点的十三名圣武士。
几乎所有人都对教皇的神术能力感到佩服,同时戒备地看着自己周围的人,想看看是谁成了内奸。
然而……阵营检测术下,包括教皇在内,所有的红衣大主教都是头冒绿光。
没有一个人是别的什么颜色。
这下子气氛更沉默了。
躁动和不安在所有人心间升起。
教皇不敢看下面的圣武士,他只得把视线的投向圣女。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他即希望是圣女堕落,也不希望是她。
在所有人的目光中,圣女露出了不安的神色,她的右手颤巍巍地举了起来,给了自己一个单体的阵营检测术。
脑袋上面也是一片绿光。
圣女的表情绝望了。
“我现在倒是希望是自己。”
她惨青着一张脸,自言自语地说道。
如果有内奸,那么就是剩下来的十三名圣武士中的某人了。
这对整个光明神教来说,都是件可怕的事情。
之前已经有三次的黑暗潜伏事件了。
现在再暴出圣武士堕落,这对整个神教的信仰来说,都是一次致命的打击。
空气在焦灼,所有人都越来越不安。
包括之前都很淡定的圣武士。
也就在这时候,舒克说话了:“对我们也实行阵营检测术吧。”
教皇没有说话,只是定定地看着舒克,眼中隐约有哀求。
这种情况下,谁敢对圣武士用阵营检测术?
做那个把事情揭露出来的吹哨人?
正常情况下,集体的吹哨人,只会落得在街上被重甲战车撞死,或者背后中七箭,自杀而亡的下场。
这样的事情虽然没有发生在光明神教中,但很多王国都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这也使得,没有人想当吹哨人。
沉默了一会后,舒克说道:“那我来吧。”
所以人都松了口气。
身为最受宠的圣武士,他即使做吹哨人,也有光明女神保他。
而且身为黄金之子,舒克也不会真正死亡。
此时,所有人看向舒克的目光,都有了更多的认同。
“赦令:阵营检测。”
舒克大手一挥,巨大的阵营检测术,将所有人都笼罩其中,包括之前已经测试过的教皇,红衣大主教和圣女。
当然也包括所有的圣武士。
然而……所有人的脑袋都是在冒着绿光。
这下子,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原来敌不在高层,还好还好。
连教皇都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既然我们这边已经排除了嫌疑,那么就开始往中层排查。”教皇捏了捏手心的汗水,继续说道:“舒克,王室那边,希望你能调教一下。女王的手被斩断了,我们必须得赔礼道歉,付出些代价也无妨,只要女王别太过份。”
“为什么会让舒克去?”圣女有些不解:“教皇你应该知道,舒克对外边的女性,影响力有多大。”
很多人发出会心的轻笑。
教皇看着圣女那诘问的目光,苦笑着解释道:“你放心,丝特芬妮女王对舒克不感兴趣。我之所以想让他过去,是因为女王的男人也是黄金之子,似乎还是舒克的好朋友。或许看在朋友的份上,丝特芬妮不会对我们有太多的责难。”
这理由相当合理。
圣女便没有了意见。
然后舒克便带了一支神教外交礼仪队,约二十多人,向王宫走去。
通报过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守卫将情况上报,很快就有个女宫出来,看着舒克,先是眼睛一亮,随后将一行人都带向王宫的右侧,那里有处国王会见外国使节的行宫。
在法兰斯王室看来,光明圣域虽然就建在王城中,但他们就是外国势力。
舒克原以为自己会见到断臂的女王,结果没有想到,却见到了自己的老友。
罗兰正坐在会客厅中,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着书籍。
舒克愣了下,随后兴冲冲地跑过去,捶了一拳罗兰的肩膀,惊喜地叫道:“什么时候过来的,也不说声。”
“轻点轻点。”罗兰揉着自己的肩膀,要不是他从安多娜拉身上拿到了‘传奇体魄’的能力,现在估计已经要吐血濒死了,正常的法师,身板就是这么脆弱:“昨天就到了,然后在王宫里待了一晚上。”
“哦。”舒克露出会心的微笑:“你现实中的工作怎么样了?”
以前他们几个基友,在双休日的时候,总能聚上一聚的,但现在少了个罗兰,少了个人,总感觉少了点什么,怪怪的。
气氛都没有以往好了。
“还行,工作轻松,有五险一金不说,福利也相当好。自带高级食堂,时令水果任吃,吃不完。还有世界顶尖的健身房。”
舒克知道罗兰不是那种强撑的人,闻言放心不少:“那挺不错的。”
“你是来代表光明神殿,向丝特芬妮道歉的吧。”罗兰问道。
舒克点头:“对,不过你在这里,多半应该比较好说话了。”
“东西按你们之前商定的留下就行了。”罗兰微笑道:“丝特芬妮已经把这事交给我全权处理,看在朋友的份上,我就不要求赔偿更多了。”
“行,痛快。”舒克把一张白纸交给对方。
作为堂堂光明神教,还是这种国与国的正式场合,用羊皮纸这玩意,当然不太合适。
罗兰拿起瞄了一眼,随后放下。
不得不说,光明神教给的赔偿挺不错的。
要钱有钱,要地有地。
然后还让出了一些局部的传教区域。
见到罗兰满意,舒克松了口气。
然后舒克问道:“罗兰,我有个问题。”
“说呗。”
“你对魔法比较了解,那你觉得阵营检测术,是不是百分百能鉴定出人的善恶,或者说立场的?”
“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有‘绝对’这个说法的。”罗兰想了想,说道:“你可以这么想,你既然有检测了,那就是一种‘进攻’,当然就会有防御的手段。就算是增益魔法,如果我不想要,我一样可以用意志力豁免掉它,更何况是阵营检测术呢?你们在用这个方法查找内奸?”
“你怎么知道?”舒克有些惊讶。
罗兰嘿嘿笑了声:“用膝盖都能想得出来啊。”
“你厉害,反正我的膝盖是想不出来这些东西的。”舒克说完话,就沉思起来,甚至自言自语:“也就是说,敌人可能掌握了如何骗过阵营检测术的方法?”
“我明白了。”舒克站了起来,对着罗兰说道:“抱歉兄弟,我得回圣域里了,这事我得赶快处理掉,我总有不安的预感。”
罗兰也站了起来:“那我就不送了。”
“啧,这话说得,好像你是这里的主人一样了。”舒克打趣道。
罗兰呵呵了声,不屑与舒克争辩。
等舒克走后,罗兰拿着白纸回到了寝宫,然后看到丝特芬妮还在床上睡觉。
今天没有朝议……其实也没有什么好朝议的,领主分封制,领主自己就能处理领地的事情。
国王勤快些,懒惰些,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的。
“这么快回来啊。”听到开门的声音,躺在床上的丝特芬妮张开眼睛:“你不和朋友多叙叙旧?”
“他有急事先走了。”
罗兰把白纸放到枕头前:“这是他们给你的赔偿。”
丝特芬妮慵懒地坐了起来,丝质的睡衣下,身体若隐若现。
她瞄了几眼,笑道:“他们确实比较公道了。我最惊讶的是你,居然没有倒向你朋友那一边。”
“手心手背都是肉,我怎么会乱来。”
“谁是手心,谁是手背?”
“这还用问。”罗兰笑着捏了一把对方的前置装甲。
接下来两天,罗兰一直待在寝宫里。
丝特芬妮两天都有上殿参加朝议,但结束后,她就会回到寝宫不出来。
吃的喝的,都让女宫送到卧室里。
两天后,她的手已经完全长好了。
然后罗兰传送去了‘制作魔力方砖’的地下室。
收了三块魔力方砖后,他就制作了更多的‘模拟星系’。
得益于‘魔力结晶’这个半神身上刮下来的神级天赋,罗兰现在的蓝量上限真是高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多开几条魔力方砖‘生产线’,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
“这样下去,只要再过一年左右,就能把浮空城的核心底盘给整出来了。”
罗兰得意地笑了声,然后传送回德尔邦城。
阅读完从红色魔法塔得到的大裂解术心得后,又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他终于将‘大裂解术’这个魔法完善了许多。
现在对中低级的魔法装备,有高达70%的完全破坏机率了。
而且覆盖范围大大增加。
同时,在这半个多月里,他又利用之前对付盖伦的手段,策反了三名‘倒罗兰’组织的外围成员。
看着已经算是大成的大裂解术图标,静静地躺在自己系统法术书里,他露出迷之带感的笑容。
而在一边的安多娜拉凑上来,她双眼发光地摸着罗兰的脸:“我就喜欢你这种阴森霸气的样子,太有男人味了。很有安全感。”
呃……然后两人就在床上滚了大半天。
话说到三百多公里外的塔尔泽城,这是座中型城市。
这座城市的特色,就是黑麦酒。
这里的黑小麦长得很多很好,而且可能是土质的原因,用这种黑小麦酿出来的酒,比其它地方好喝许多。
而且这里还有个保留节目,就是选出城里最漂亮十名十四岁少女,然后让她们咀嚼黑小麦,再吐到二十桶准备好的酒桶中。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然后这两百桶小麦酒,就是来年最贵的货,只有贵族才能喝。
而现在,正是在选美少女的时候。
这是个男女老少,贵俗贱雅都会参加的节目。
这天,城里所有十四岁的少女,都会被打扮得漂漂亮亮,送到会场上去。
供城里的名人老爷们打分。
此时……身为土豪兼UP主的加德纳,也坐在了裁判席上。
他在这里混得很不错。
颇有名声,即是黄金之子,又是职业者,又有钱,买了个准男爵的身份,过得逍遥自在。
“兄弟们,看到左边那个穿红衣裙子的妹子没有……那是我的菜,我会给她投一分。”
一边观察着会场里的少女们,他一边和网友们互动。
直播间中,看到这么多美少女同时出现,自然也是一片鬼哭狼嚎。
而在他的头顶,有朵挺大的白云,正缓缓飘过来。
此时,加德纳还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