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我的鋼琴有詐 巴赫不愛練琴-868. 關於出版,謝萌的就業壓力熱推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出版翻译作品必须要取得版权所有者同意。“
廖林君建议,“考虑到原作者「涅高兹」已经过世,你可能要和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出版社见面详谈这一问题,不过问题应该不大。”
秦键算了算时间,“林君姐,你觉得我去维也纳之前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吗?”
电话里,“具体时间要看柴院那边的反馈,只要你拿到版权许可,国内这边你就可以直接找华院音乐出版社就行了。”
廖林君告诉他这事得慢慢来,“你回头先写一份简单的出版策划案让我看看。”
秦键:“等我这几天再校对一下内容吧,年后回燕京您先帮我看看,那个出版策划案我查了查,好像还挺麻烦,现在我手上只有一份完整的翻译笔记。”
廖林君:“好,那就等你回来再说”
秦键:“那林君姐,拜。”
挂了电话,秦键揉了揉太阳穴。
如果四月之前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似乎就更不用着急了。
嗯。
把桌子收拾了一下,秦键穿戴整齐离开了卧室。
客厅里,方雪华和秦刚正在看电视,隔壁卧室何静还在练琴。
“妈,那晚上我就不在家吃饭了。”
方雪华:“嗯嗯,没事你忙你的,我们等你,晚上还开车吗?”
秦键拿起鞋柜上的车钥匙:“开吧,不然小鱼他爸又要和我喝酒。”
秦刚插话:“他爸一看就能喝。”
秦键苦笑:“可不吗?喝白酒和喝水似的。”
说着秦键穿上鞋拉开客厅的门,正巧谢萌也穿戴整齐的推门而出。
“大明星出去啊。”谢萌调笑
秦键呵呵:“出去吃饭,你呢。”
“高中同学聚会。”谢萌答道
秦键一副了解的样子,两人说笑着下了楼。
车子就停在楼下,秦键客气了一句,“去哪?送你一段。”
“你往哪走?”谢萌问。
秦键:“雨花路。”
“那就不客气了,”谢萌嘿嘿一笑拉开了副驾车门,“福林总店。”
“总店开了得有三十年了吧。”秦键感慨,他初中毕业聚会就在那吃散伙饭,“安全带。”
车子驶出小区。
——
“秦键,你哪个高中的。”
“三中,你呢?”
“一中。”
“啧啧,学霸啊。”
“学霸有什么用,现在连工作都找不到。”
又说起工作问题,谢萌叹了叹。
秦键打着方向盘第一时间没接话。
片刻,“萌姐,你过完年还回奥斯陆吗?“
谢萌:“不回了,可能六月份回去一趟,可能直接在家等毕业证了。“
秦键点点头。
片刻
“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工作?”
“哈?”谢萌一怔,“什么工作?”
秦键整理了一下,把丹尼尔古钢琴公司要在羊城开分厂的事情简单的和谢萌说了说。
谢萌问:“公司老板是挪威人?”
秦键:“法国人,从小在卑尔根长大,在当地还是挺有名气的,你回去可以查一查,丹尼尔.波特。”
谢萌:“哦哦,那假设我入职的话,要做什么岗位。”
秦键解释:“这个我暂时没有办法给你答复,一来厂子还在投建当中,二来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就我知道的目前公司只有五个外国人,都是生产线上的技术人员。”
“不过厂子建成肯定要在国内招聘一批工作人员,其中一定会有翻译岗位和销售岗位,这两个岗位都适合你。”
顿了顿他继续补充,“工资待遇方面我也不好说,只能说两个合伙人都比较有实力,同时也都是我的老师。”
谢萌:“那你呢?”
“我?”秦键看着远处福林酒楼门前聚集的一群人缓缓放慢了车速,“我也算半个合伙人,出人不出钱那种。”
谢萌:“哈哈哈——”
秦键踩下刹车,认真说道:“国内目前还没有古钢琴生产商,个人角度觉得市场前景应该还不错。”
“明白了。”谢萌背起背包,“我回去考虑一下。”
秦键:“不着急,过两天大老板就到羊城了,你如果感兴趣可以当面和他聊聊,挺风趣的一个老头”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谢萌:“okok,先谢谢啦,拜拜大明星。”
秦键:“不客气,拜。”
车子再次发动。
——
谢萌下车和几个老同学打了声招呼。
立马有一人凑过来,“萌萌,老实交代,送你来的那个帅哥是谁?”
谢萌:“邻居。”
另外一人久久的看着驶向街道拐弯处的车,嘴里喃喃道“那人好像是秦键。”
秦键的名字一经出现,现场几人立马沸腾起来。
“真的假的?”
“什么情况?”
“你邻居是秦键?!”
谢萌无语。
不过也能理解,在羊城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秦键绝对算得上是家喻户晓的顶级大明星了。
原因无他,秦键是土生土长的羊城人。
“服了你们了。”
谢萌摇了摇头,一盆冷水泼下。
“大过年的人家哪有功夫送我来陪你们这几个家伙吃饭。”
顿时众人觉得这话实在有道理。
只是其中一人有些丧气,“哎,还想让你帮我要个签名来着。”
“哎哟,以后肯定有机会。”
谢萌说这率先迈进了餐厅大门,身后几人跟上。
——
一年一度的寒假同学聚会,基本上属于8090的春节必选活动项目。
学生时期的聚会,大家谈论校园与恋爱。
毕业之后的聚会,大家谈论更多的是工作家庭
整晚,谢萌听着老同学们一个个讲述着这一年来的工作,有的同学连孩子都能叫妈了,一时间他觉得自己都有点跟不上大家的进度了。
“萌萌,你呢,今年毕业有什么打算,燕沪深吗?”
谢萌作为在座唯一的高学历海归,对于这样的问题她感到了压力。
往年还好,那时她还没毕业,只是今时不同往日。
再想想邮箱里那一份份没有收到回复的邮件,她很想说海归早就不吃香了。
可她又不后悔出国留学这几年。
“暂时还在考虑。”
虽然她的答复语气中没有什么底气。
一好友宽慰:“反正以你的条件去哪都比我们几个强,羊城这个破地方真是没什么可呆的。”
“话也不能这么说。”
谢萌反驳道,“其实留在羊城也有优势啊,家门口,物价低,生活节奏慢,相对的压力也小。”
说着说着,她不自觉的又想起了下午秦键的提议。
对于她的本职专业和语言优势而言,似乎真的是有一份不错的选择正摆在自己面前。
——
另一边,秦键吃饱喝足给方小鱼上了节课。
刚下课,钢琴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师徒二人同时看向屏幕。
一通来自宇哥的电话正嗡嗡的叫嚣着。
“小鱼啊。”
“师傅您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