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起點-第九百二十七章 嚴厲的懲罰讀書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霍格沃茨,拉文克劳公共休息室。
窗外的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喧嚣热闹了一整天的霍格沃茨逐渐回归宁静。
不过相比起城堡其他区域而言,在这一天的静谧最终来临前,挤在镜子前叽叽喳喳地思考着穿衣搭配、交流着校园八卦的拉文克劳小巫师们还有最后一个日程活动:
【霍格沃茨魁地奇联谊晚会(格兰芬多承办)】
除去全校性的宴会外,霍格沃茨学院层级的社交宴会并不算太多。
令人遗憾的是,此前少有的那几次小范围宴会——譬如说斯莱特林的冷餐会、差点没头的尼可的忌辰晚会、赫奇帕奇学院的丰收祭——拉文克劳学院都因为各种原因错过了。
因此,这次的联谊晚会对拉文克劳学生们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你真的也打算去吗,玛丽埃塔?”
“为什么不,如果我们不去,那不是反让秋·张她们看笑话了?”
玛丽埃特·艾克莫一边对着镜子调整着耳环,一边漫不经心地说道。
“况且,虽说今天晚会的由头是魁地奇联谊晚会,但是你不会真以为主题就是大家傻乎乎在那里聊魁地奇吧?我听说赫奇帕奇学院的塞德里克也会来,除此以外,那些返校进修的毕业生应该也会到场参加宴会,这可是一个好机会——”
“反正我们说好了,塞德里克归你,但是比尔·韦斯莱是我的。”
斯凯莉·福斯特耸了耸肩膀,颇为认真地勾勒着眼线,忧心忡忡的说道。
“听说这位韦斯莱学长在校期间还没有谈过女朋友,也不知道他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女孩子,但愿别跟他那个喜欢火龙的弟弟一样,那可就太让人头疼了……”
“但是查理·韦斯莱真的很帅啊——”
又一名拉文克劳女生凑了过来,有些花痴地说道。
“而且这样的男生有安全感,不会花心,听说他一个人能与好几只火龙周旋——这比某些不中用的花花公子强多了,”说话间,这名女生瞥了眼沉闷地坐在壁炉边上下棋的“前拉文克劳队长”罗杰·戴维斯,有些嫌弃地扬起眉毛,旋即继续花痴地想着查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你们有看到查理·韦斯莱手臂、胸口那些强壮结实的肌肉吗,那可实在是——”
“可惜就是太黑了,而且太闷了些。”
玛丽埃特撩了一下头发,有些遗憾地说道。
“说起来,除了那个笨头笨脑的小男生,韦斯莱家另外那几个男生都不错,无论是那位平时看起来正正经经的格兰芬多级长,还是那对双胞胎兄弟——”
“嗯哼?”
“咳哼——”
就在这时,她们耳边忽然响起两声略微不满地咳嗽声。
玛丽埃特等人猛地回过头,这才发现女生级长佩内洛和女学生会主席梅丽尔两人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她们身后,相比起表情无奈的梅丽尔,佩内洛的眉毛几乎快要竖起来了。
佩内洛早就知道自家学院中有人觊觎她的男朋友,这下可被她逮到现行了。
“你们——”她面色不善地抱着手臂,正准备开口宣布一下主权。
“晚宴快要开始了,姑娘们,你们还没在我这里登记——”
这学期晋升为女学生会主席的“桃子小姐”扬了扬手中的本子,语气平静地说道,仿佛没有听到她们刚才的交谈内容,“鉴于今天正好是周六,以及联谊晚会的缘故,今晚城堡的宵禁时间临时延后到了晚上十一点半,但前提是必须得提前登记才行。”
“我和佩内洛准备出发了,如果你们不打算去的话,之后——”
“要去!当然要去的!”
“嗯,那好吧——玛丽埃特、斯凯莉、纳莎……我记住了。”
梅丽尔目光在玛丽埃特等人的脸上徘徊了一下,意味深长地说道。
一边说着,梅丽尔从胸前口袋抽出一支圆珠笔——这是乔治暑期送给她的小礼物——在手中本子上飞快的写下了这三个女生的名字,然后额外在边上画了一道小横杠。
她倒是没有想到,乔治那个幼稚鬼居然也有人想抢。
“好了,佩妮(Pene),我们走吧……你家那位可能等傻了吧?”
简单地更新了一下潜在的小碧池名单后,梅丽尔没有继续理会那三个小家伙,转过身有些轻佻地拍了拍佩内洛的屁屁,宛若一个女流氓一样打趣着这位她的接班人。
相比起因为“卖身契约”提前确立关系的她和乔治,佩内洛和珀西的进展显然要慢些。
倘若不是上学期她和乔治的撮合,说不定那个拧拧巴巴的格兰芬多级长连表白是啥都不知道——有了这层关系后,本来私交就不错的梅丽尔和佩内洛直接成了最亲的闺蜜。
“诶?别这样叫我啦……而且……梅丽尔学姐,你现在可是女学生会主席啊——”
佩内洛的脸上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红晕,有些生气地咬了咬嘴唇。
自从梅丽尔不知道打听到了珀西对她的昵称后,她就没少被这位学姐调戏取笑,而最让她气恼的是,珀西那个笨蛋到现在都还没能从乔治口中套出可以让她回击的武器。
“怎么了,现在这成了那只呆头鹅的专属称呼了么?”
“珀西才不是呆头鹅,他不过是特别认真——”
“好吧、好吧,特别认真的呆头鹅,不过我是真没想到,他居然真的傻乎乎地在暑假每天坚持给你写一封情书等到开学……相比起来,乔治那个莽撞家伙实在是太——”
“太……太怎么?”
佩内洛眼睛猛地一亮,旋即立刻后悔自己反应太迅速了。
注意到自己差点说漏嘴,梅丽尔迅速岔开话题,并没有继续聊自己那个小男朋友了。
这么多年来,梅丽尔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胆大包天的男生,居然敢趁着她爸爸不在家偷偷开着飞车接她出去兜风——唯一遗憾的是,由于在外边玩得忘了时间,结果在送她回家时直接被抓了个现行,差点没被她愤怒的老父亲当成偷菜的野猪直接当场打死。
万幸的是,韦斯莱家那一边的应对还是相当得体的。
在得知自家儿子闯祸了后,韦斯莱先生特地向部里请了一天假,与妻子一起亲手把“肇事逃逸”的“偷菜野猪”押到了斯特里普家中,毫不犹豫地卖掉了这只养了十几年的猪。
“没、没什么……太幼稚了而已——”
梅丽尔视线游离了几秒,有些不自然地随口敷衍道。
乔治·韦斯莱那个精力旺盛的小混蛋,明明比她小了三岁,但是在某些时候偏偏强势得让人无可奈何——而最让人恨得牙痒痒的是,撩拨了一半后还要固执地表示清白。
“噢——”
佩内洛意味深长地噢了一声,目光在梅丽尔微红的脸颊上扫了扫。
或许珀西那个傻东西没办法问出什么,但是她现在的帮手可不止是珀西——她早就弄清楚了韦斯莱家的“家庭食物链”,今年刚入学的金妮可以把哥哥们全都吃得死死的。
稍微压迫、欺负下珀西,就能收买小金妮,这样的交易实在太划算了。
…………
与此同时,麦格教授的办公室。
“……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我希望你们能明白自己给学校惹了多大麻烦。”
麦格教授神色严峻,微微透着些许疲惫。
在邓布利多的好言劝说之下,脱凡成衣店的玛琪夫人总算离开了霍格沃茨,不过作为安抚她的交换条件,斯莱特林学院队成为了学校里第二支承接赞助的队伍。
“而且,我也答应了那位夫人会严厉进行惩罚——”
她紧紧地抿起嘴唇,目光在乖乖坐成一排的韦斯莱家孩子们脸上扫过。
“金妮、弗雷德、乔治,你们三个人——嗯,鉴于你们的恶劣行为,今天晚上你们不许进入霍格沃茨礼堂用餐——现在惩罚结束了,你们也受到了教训,可以回宿舍了……”
“回——这就结束了?”弗雷德忍不住愣了半秒,结结巴巴地说道。
麦格教授一向是以公正严厉出名的,不同于公认偏心的斯内普教授,如果格兰芬多学院的学生们违纪撞在她手中,结果往往好不到哪里去——反正从来没有特殊对待过。
“怎么了?韦斯莱……你难道不饿么——”
麦格教授不耐烦地皱起眉头,指了指门口的方向。
“联谊晚会就要开始了,作为今天比赛的优胜者,相比起我的办公室,或许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更适合你们——比尔你暂时留一下,有些关于你的额外处罚。”
“可您刚才不是还说要严厉处罚……”
金妮迷惑不解地说道,不知所措地看了看自己的哥哥们。
就在刚才,弗雷德和乔治可是绘声绘色地向她描述了一番麦格教授的严苛。
“咦,这不是已经非常严厉、过分地处罚了么?”
麦格教授摆了摆手,故作惊奇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温和地笑了笑。
“别傻了,孩子……我们这些教授还没糊涂到,反过来维护一名辱骂学生的外来女巫。如果你们下次可以稍微聪明一些,算了……总之,你们先上去吧,大家都在等你们。”
“那比尔他——”
弗雷德和乔治两人对望了一眼,杵在原地没有动弹。
显然,在没有听到关于比尔的处罚结果前,他们并不打算离开办公室。
“好吧,好吧……”
麦格教授无奈地叹了口气,走到办公桌边上拿起一张纸条。
“鉴于比尔·韦斯莱在魁地奇看台上的恶劣行为,经霍格沃茨教授们商议,本学期每周六你都会被关禁闭——禁闭内容则是前往霍格沃茨厨房,配合家养小精灵完成日常工作。除此以外,每天晚上也要关禁闭,内容与周六一样。”
“呃——就这样?”
弗雷德看向麦格教授,等待了良久后,这才意识到她似乎已经说完了。
自从去年霍格沃茨厨房被洗劫后,学校很快新增了校规,霍格沃茨厨房现在几乎等同于霍格沃茨图书馆禁书区,除非有正式教授批条,否则任何学生都无法进入那片区域。
在弗雷德看来,这与其说是惩罚,不如说是赤裸裸地特权奖励。
“这可是相当严重、严肃的处罚决定了。”
麦格教授放下手中的羊皮纸,非常严肃地望着比尔,努力绷住笑意。
“作为一名纯血巫师,现在你不得不与家养小精灵一样工作——我明白这可能有些太过于难以接受,但是你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而玛琪夫人显然也觉得,唯有这样的处罚,才可以对等她此前所受到的伤害和侮辱……希望你之后可以吸取教训……”
“明白了!这确实是,太忍辱负重了——”
弗雷德表情严肃地点了点头,认真地回答道。
“没错,比尔,你之后一定要好好反思,为什么自己要承受这样的屈辱——”
乔治也松了口气,与自己的双胞胎兄弟一唱一和地演着双簧。
噗嗤——
看着自家两个活宝哥哥的表演,金妮忍不住笑出声来。
而麦格教授脸上的严肃终究也没能绷住,她有些无奈地摆了摆手。
“行了,别在这里耍宝了——如果你们想表演脱口秀,我相信格兰芬多休息室的壁炉边上会更适合你们……现在你们可以回去了吧,我有些话要单独和比尔谈一谈,如果你们还不打算离开,那这次我可是要扣分和真的关你们禁闭了……”
麦格教授的声音又恢复到了此前那种熟悉的干脆、严厉之中。
…………
看着弗雷德等人消失在办公室外,麦格挥了挥手,门自动关上了。
“好了,现在只剩下我们了。”
麦格揉了揉眉心,紧皱着眉头望着比尔。
“请解释下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韦斯莱先生,这并不符合我对你的了解。”
麦格教授的表情异常严肃,她的镜片上闪烁着奇异的光彩。
“因为玛琪女士非常恶毒地咒骂了格兰杰小姐,极为不巧的是,当时我和艾琳娜正好就在她们周围不远处,而最吓人的一点是,当时卡斯兰娜小姐的手背亮了……”
比尔挠了挠脸颊,有些无奈地回答道。
“……好的,我大致明白了。”
麦格教授恍然地点了点头,原来这就是邓布利多之前所说的保险么。
“干得不错,韦斯莱,辛苦了。你去楼上参加宴会吧,剩下的事情我来负责收尾吧……”
————
————
好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