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txt-1233、死因蹊蹺閲讀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小姑娘似乎是饿了,这才从房间内走出来,跑到沙发角落处,从纸箱里,搜出两包夹心吐司面包来。
见大家都盯着自己,小姑娘倒也不觉得尴尬,自顾自的吃起来。
此时此刻,卢薇薇的肚子也有些不争气,咕咕的叫了两声。
见大家转而将目光投向自己时,卢薇薇也是没好气道:“早知道把我的薯片带过来,这些人怎么还没回来?”
顾晨低头看表,现在已经是晚上6点。
眼看也是吃饭时间,却不见刘琴,刘万财,以及刘琴大女儿动向。
顾晨也是颇感好奇。
看着小姑娘只能啃着吐司面包充饥,顾晨好奇问她:“小姑娘,你中午吃的是什么?”
“这个呀。”小姑娘躲在沙发后边,将自己手里的吐司面包举高高。
“中午也吃这个?难道中午没人给你做饭吃吗?”顾晨也感觉有些蹊跷,最起码在家中没看见熟食饭菜的存在。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討論-1233、死因蹊蹺閲讀
小姑娘摇摇脑袋,躲在沙发后边与顾晨解释:“外公让我饿了就吃这个。”
“那怎么行呢?”卢薇薇见家中无人做饭,想想这孩子吃能吃面包充饥,有些于心不忍。
于是走到家中冰箱旁,打开一瞧,见还有些鸡蛋的存在。
另外卢薇薇又在冰箱里找到仅剩的一根胡萝卜,以及一大碗隔夜饭。
想想都拿了出来,开始在厨房一阵倒腾。
“你在干什么卢薇薇?”见卢薇薇已经在厨房开始倒腾,王警官不由好奇问道。
“给小姑娘做蛋炒饭啊,看着孩子饿成这样?”卢薇薇长叹一声,也不知道这一家人是怎么带孩子的。
王警官摸摸自己的肚子,也是提醒着说道:“要不是等刘琴,咱们可以在外边吃点,也罢,点外卖吧。”
“这时候点外卖,送过来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还是再等等吧,处理完这边的事情,我请大家去外边堂食。”顾晨说。
王警官想想:“也行。”
于是大家继续在家中等待。
而卢薇薇则开始了蛋炒饭模式。
小姑娘感觉挺稀奇,靠在厨房门口,手里拿着夹心吐司面包,安静的看着卢薇薇倒腾。
没过多久,卢薇薇起锅,将一锅香喷喷的蛋炒饭倒进饭碗中,取来一只勺子,这才将蛋炒饭端到客厅。
“小朋友,过来吃饭。”
闻言卢薇薇说辞,小姑娘快步跑到她身边,突然有些小崇拜。
“呐,姐姐帮你做的蛋炒饭,你尝尝看,估计应该还挺好吃的。”
小姑娘盯着卢薇薇,这才接过勺子,开始小心翼翼的尝试一口。
“不会很难吃的,我刚才尝过,味道还过得去。”卢薇薇对于自己的蛋炒饭厨艺还是有相当的自信。
果真。
小姑娘在战略性尝试一口后,忽然眼睛一亮,便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看着小姑娘饿坏的模样,卢薇薇也是一脸欣慰:“看把这孩子给饿的,一天没吃饭,这怎么行呢?”
“难道刘琴和刘万财一天都没在家?而且大女儿也不见了,难道是大女儿生病在医院?”
顾晨也不太清楚刘家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只能大概的猜测。
大家在客厅继续等待……
时间很快来到6点20分。
当小姑娘将碗里最后一粒米饭舔干净后,楼梯口终于传来一阵动静。
顾晨几人见状,也都纷纷站立起身。
“咔嚓!”房门被人用钥匙打开,一名白发老者,直接推开了房间大门。
可刚跨进方面,就发现鞋垫上多了不少成人鞋子。
再抬头一瞧,四名警察正站在面前。
吓得白发老者一个踉跄,险些没摔倒在地上。
“老人家你没事吧?”卢薇薇见状,赶紧先前去扶他。
白发老者摆摆手,赶紧穿鞋退回至门口。
可再一瞧大门,看看周围的环境,顿时一脸纳闷道:“不对呀,这是我家啊,我没走错啊。”
“外公。”屋内忽然传来一阵奶声奶气的女童声。
小姑娘直接冲到门口。
白发老者这才发现,自己的确没走错啊。
“外公你怎么才回来?”小姑娘似乎有些抱怨的样子。
白发老者将小姑娘一把抱起,也是哄着小姑娘道:“外公在外边有事,耽误不少时间,没饿着我们小公主吧?”
“没有。”小姑娘笑着摇头,指着身后的卢薇薇道:“那个姐姐给我做了好吃的。”
瞥了眼卢薇薇,白发老者也是一脸疑惑。
卢薇薇则是赶紧主动走上前道:“您应该就是刘琴的父亲对吧?”
“没错。”白发老者点点头。
卢薇薇笑孜孜道:“我们是芙蓉分局刑侦队的,是这样的,有件事情想找你女儿了解下情况,但你们都不在家,只有这个小姑娘在。”
“而且这不是到饭点了吗?看着小姑娘饿着肚子,只吃面包,我就随便在冰箱里找了点食材,给她做了顿蛋炒饭。”
“原来是这样啊?”听闻卢薇薇说辞,白发老者也是感激道:“真不好意思啊警察同志,之前一直在外头办事情,没空在家里,就让这孩子饿了吃点面包,想着回来给他做点吃的。”
“没想到,警察同志这么热心,真是太感谢了。”
“应该的。”卢薇薇淡淡一笑,瞥了眼老者身后,却不见有人进来,顿时咦道:
“对了老人家,你女儿刘琴和她大女儿呢?”
闻言卢薇薇说辞,白发老者似乎也明白了,警方似乎对自己一家比较了解。
可忽然却情绪失落的叹口气,拍拍手里的小姑娘道:“小公主,外公有事跟客人聊,你先去房间玩会儿积木。”
“嗯,不嘛不嘛,我都玩一整天了,玩腻了。”小姑娘见外公又要让自己去房间,顿时耍起了小脾气。
白发老者眉头一蹙:“听话,你都吃了警察姐姐的蛋炒饭,应该要听话的,外公很快就来陪你玩,好吗?”
见外公如此一说,小姑娘犹豫了两秒,这才嗯道:“好吧。”
“嗯,我们小公主真乖。”白发老者咧嘴一笑,直接将小姑娘抱回房间,这才轻轻将房门关上。
回头看了眼客厅的众人,他这才走到大家对面,找了一处空余沙发先坐下。
“您是刘万财先生对吗?”顾晨打开执法记录仪,掏出笔录本问他。
白发老者默默点头:“没错,我就是刘万财,也是刘琴是父亲。”
“那您女儿刘琴?”卢薇薇问。
刘万财摇摇脑袋,瞥了眼身后的房间,这才转过身,压低语调小声道:“我女儿刘琴刚过世,这小姑娘还不知道她妈妈出事了。”
“死了?”袁莎莎一呆,瞥了眼身边的卢薇薇,也是不由分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刘万财搓了搓脸颊,一脸憔悴的道:
“本来前两天,我女儿刘琴才刚带着两个女儿,从她家牧场那边返回城里。”
“昨天下午6点多,刘琴去做了晚饭,一家人吃完没多久,刘琴就说肚子不舒服,早早就去房间躺下了。”
“可到了晚上9点多,刘琴的情况不仅没有好转,反而还更加严重了。”
“我当时看着情况就不对劲,想起我儿子刘鹤今天中午刚从牧场回来,说是在城里办事。”
“想想应该跟朋友在KTV唱歌,所以就赶紧给他打电话。”
优美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ptt-1233、死因蹊蹺分享
顿了顿,刘万财也是没好气道:“当时我那儿子刘鹤听罢,当即开着车赶了过来,一同来的,还有他两个朋友。”
“这时候我女儿刘琴,已经处于昏迷状态了,我儿子刘鹤让我留下来守着两个外孙女,他和朋友把刘琴送到附近的社区医院。”
“可医生也查不出病因,建议转院,所以昨天晚上快11点,刘琴又被送到市第六人民医院,医生检查确认,她已失去了生命体征。”
说道这里,刘万财忍不住掉下眼泪:“昨天深夜,我等了很久,才终于接到我儿子刘鹤的电话,说姐姐刘琴已经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顾晨表示不解。
感觉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就这么没了?
刘万财吸了吸鼻子,也是伤心欲绝道:“我也问过我儿子,问他刘琴是怎么死的?我儿子说,是突发性心脏病。”
“突发性心脏病?”卢薇薇和王警官异口同声,两人也是一脸惊奇。
刘万财默默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所以没办法,我当时已经伤心欲绝,但人没了,要入土为安。”
“所以昨天夜里,我儿子便把他姐姐刘琴的尸体,直接拉回到乡下的牧场,准备埋葬。”
“所以您这一整天都在忙碌这个事情对吗?”顾晨闻言刘万财说辞,也是好奇问他。
刘万财没有否认,直接点头嗯道:“对呀,所以今天一大早,我就带着刘琴的大女儿,一起前往牧场,处理刘琴的后事。”
“反正后面要买的东西还有很多,所以会比较忙,但是带着这个小外孙女,又特别不方便。”
瞥了眼房间方向,刘万财也是小声说道:“她姐姐已经读初中了,在牧场那边都哭一整天了,这小家伙要是知道她妈妈去世,估计得吵翻天。”
“所以,我到现在都一直没敢告诉她,就说她妈妈去乡下有事,让她今天一个人待在家里,饿了就吃点面包什么的,反正零食家里也都有。”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1233、死因蹊蹺看書
吸了吸鼻子,刘万财也是幽幽的叹口气道:“这孩子,本来也不太喜欢吃饭,零食也能够她撑一整天的。”
瞥了眼四名警察,刘万财又道:“对了,你们找我女儿刘琴做什么?”
“呃……”卢薇薇一时间不好开口。
毕竟,刘琴现在已经死亡,调查肯定会遇到阻碍。
现在跟刘万财说这些,似乎也不适时宜。
于是卢薇薇扭头看了眼顾晨。
顾晨心领神会,于是淡淡的说道:“是这样的,银行那边发现你女儿刘琴的银行账户有些异常问题,所以需要我们警方配合去调查一下。”
“所以我们今天过来,就是想了解一下基本情况,没想到……我很遗憾。”
“原来是这样?”刘万财默默点头,却是认真回道:“不过我女儿刘琴的银行账号什么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平时都是牧场那边的买卖,也不懂你们说的账号异常是只哪方面?”
“就是有些钱,或许是转账人失误,误将原本不是刘琴的资金,汇到了她的银行卡上面,所以我们得过来确认一下,看看哪里有误会。”
顾晨而已是足够委婉的解释,竟可能保证一名死者的尊严。
但毕竟刘琴是调查对象,现在一死,似乎感觉有些蹊跷。
可就在顾晨思考之际,刘万财也是眉头一蹙,摇了摇头:“奇怪,最近的怪事真是一件接着一件。”
“您是指?”见刘万财有所暗示,顾晨赶紧问他。
刘万财短暂思考了几秒后,这才抬头看向顾晨:“警察同志,我怀疑我女儿刘琴的死有蹊跷。”
“嗯?怎么说?”见刘万财主动提起,王警官顿时来了兴趣。
刘万财则是直接解释:“是这样的,我今天一早,把昨天那些刘琴吃剩下的饭菜拿去喂狗,不久后,那条狗也死了。”
“狗也死了?”
听闻刘万财说辞,似乎大家也意识到什么。
刘万财默默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所以今天我一直在想这件事,那条家犬的死亡,和我女儿刘琴的离世,会不会有什么关联?”
“反正思来想去,我都感觉应该去报案。”
“可没想到,你们警察却率先找上门,所以我才感觉这两天的事情真是太蹊跷了,或者说巧合吧?为什么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按照您所说的这种情况,我估计,你女儿刘琴很可能死于食物中毒。”
顾晨也是根据刘万财的大概讲述,给出一种较为靠谱的解释。
刘万财默默点头,也是主动承认道:“你说的这种可能,我也想过,所以我刚才也去社区医院,问过昨天给我女儿刘琴接诊的医生。”
“医生怎么说?”卢薇薇问。
刘万财若有所思道:“那个医生说,有四种原因是可以造成刘琴昨晚的症状。”
“分别是什么病毒性脑膜炎、狂犬病、破伤风感染和中毒。”
“而刘琴生前身体很好,也没被狗咬伤,更没有受伤。”
“所以前三种可能基本被否定,所以那个社区医生认为,刘琴的最大死因就是中毒。”
“因为昨天晚上太过匆忙,社区医院也差不多问题,所以只好建议转院。”
“这个没关系。”见刘万财此刻也是一头雾水,顾晨主动解释说:“我们可以将那条家犬的尸体,拿起市局技术科进行毒物检验,应该很快出结果。”
“所以,你家那条死亡的家犬在哪里?方不方便给我们带走?”
“当然是可以的。”见顾晨都这么说了,刘万财也是主动答应,不由感慨的道:
“不过那条狗,现在埋在小区后边的一处荒地里,要不我待会带你们过去吧。”
“行,不急。”见刘万财同意警方将死犬带走,顾晨也暂时不急。
刘万财摇摇脑袋:“反正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
“毕竟我家那条狗,吃了刘琴的剩菜就死了,说明那菜里有问题。”
“可奇怪的是,昨天刘琴是跟她两个女儿还有我一起吃的饭,那怎么偏偏就她一个人中毒了呢?”
“您是说,你们一家人都是在一起吃饭的?”卢薇薇问。
刘万财嗯道:“那是肯定的,我们一家人平时都在一起吃饭。”
“所以我说搞不懂嘛,明明大家都有吃同样的饭菜,那为什么偏偏就刘琴没了?还有那条狗?”
“而我这把老骨头,还有两个外孙女都没事呢?这也没道理啊?”
“会不会是哪个环节出错了?”感觉这事情必有蹊跷,顾晨顿时颇感兴趣。
主要是现在所能掌握的线索极少,需要抽丝剥茧般查明问题根源。
想到这些,顾晨直接说道:“所以刘大爷,您还是将那条家犬具体的埋藏地点告诉我,我们带回去好好检测一下。”
“行,要不我现在带你们过去?”刘万财说。
“可以。”顾晨默默点头,与之达成一致意见。
随后,刘万财返回房间,跟小外孙女商量一番后,将手机拿给小姑娘,让小姑娘安静的在那观看《海绵宝宝》。
这才让小姑娘静下心来,继续待在房间。
而刘万财则带着顾晨几人,直接走下楼,朝着小区侧边的围栏走去。
围栏的外头,是一处荒地,杂草丛生。
许多居民在荒地处开垦菜地。
因此杂草与菜地交错。
刘万财带大家来到一棵大树下,指着一堆凸起的泥土说道:“这个地方算是荒地里最偏的一块地方,所以我就把那条家犬在这边处理。”
“装进麻布袋里,挖个坑,把它埋了下去。”
“就怕有些贪小便宜的人,把这死狗又带回去吃。”
“你的做法是对的。”见刘万财处理家犬尸体的方式还算可以,王警官默默点头,随后接过刘万财从地下室取来的锄头,摆摆手道:“都让开,让我把它挖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