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txt-第六百二十七章 年輕人閲讀

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
小說推薦變成血族是什麼體驗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吃完晚饭,一行人再次回到崇云村的“智能互联养殖研究基地”,回到了上午方苹芳等人跟夏离冰开会的那间位于地下的会议室中。
老何先跟夏离冰开了个会,远程连线了向坤,然后代表“非常态生物研究中心”确定了夏离冰的身份,签了几份例行的协议。
接下来变是和方苹芳的团队进行整体会议,将官方涉及“变异生物”研究的组织结构、过往的一部分研究成果和研究计划,跟众人做一个简答的介绍。
不过越是听老何的介绍,方苹芳等人越是发现,夏离冰好像掌握的“变异生物”相关信息和研究要更成体系一些,很多细节也要更加丰富。
这也让他们愈加的疑惑,到底是哪边才是权限更高的上级啊?
或者老何是因为是负责行政和管理的,所以对技术层面的东西了解的不多?
而且按着老何的说法,接下来的研究计划和整体研究方向,将会由夏离冰来主持和确立,她可以代表向坤也可以代表良先生,老何则会代表“非研中心”对他们的研究进行必要的监管和帮助。
很明显,以后他们将要成立的研究机构,设立的研究项目,将会在夏离冰的管理下。
哪怕没有老何的明确表示,单就“所有变异生物样本的获取都需要由夏离冰或她掌管的研究机构提供”这一点,就已经能够体现她的地位了。
接下来,便是夏离冰对未来新组建的研究机构的设想,身后的投影屏上又是一系列的规划图标和特效图像,将未来的研究方向和思路、他们需要做什么、有哪些可能遇到的困难都列得清清楚楚。
其中有一些部分,方苹芳、周锐、米乔等人都觉得好像是上午跟夏离冰开完会,提出的相关疑问和设想,没想到晚上就看到了直接的特效图,这让他们有些迷惑,因为夏离冰下午也是一直和他们在一起,傍晚去接老何,然后回来吃饭,也是在一块,根本没有时间去做这个视频——当然,光凭一下午的时间,也不可能做的好。
难道他们提出的那些疑问和设想,是夏离冰及其背后的团队,本就已经想到的?
因为白天已经开了一整天的会了,晚上夏离冰说的内容自然少了很多,很快就说完。
晚上基本是趁着老何在的情况下,提出了未来研究机构的基本组织框架,现在“神行科技”秘密部门仍将自成一体,但是方苹芳他们将会在接受一定时间的培训后,独立出去从“神行科技”的秘密部门里抽调人手,组建新的部门和团队。根据他们擅长的不同专业,让他们负责不同的项目和团队,很显然,夏离冰对他们每个人的特点都非常了解。
如果是上午刚见面,一上来夏离冰就亮出这套设想,哪怕有老何这位官方代表的背书,哪怕有良先生的授权,方苹芳、周锐等人的第一反应,也是——夏离冰和她背后的团队夺良先生的权,要是攫取“神行科技”的研究成果。
但经过夏离冰对他们的一通信息输出,特别是和老何的发言做了对比后,他们却是明白,夏离冰及其背后的团队,对于“变异生物”的研究、掌握的硬资料,却是比官方“非研中心”,比“神行科技”的秘密部门,都要多得多。
这种情况下,夏离冰的安排,就是“技术支持”、“研究指导”、“学霸带后进”的行为了,他们也没什么好质疑的。
不过米乔还是忍不住问道:“老何、夏小姐,良先生什么时候能回来?”
夏离冰看向两臂抱胸坐着的老何,显然是准备让他来回答。
“阿良还有事情要做,暂时不确定回归时间。不过你们放心,回头阿良一样会在新成立的机构做事。”老何说道。
本来按着向坤跟他的沟通,老何以为向坤是要让夏离冰建立一个和“神行科技”秘密部门一样的、针对“变异生物”的独立调查和研究机构,让方苹芳他们的小队过去,只是代表“神行科技”来进行对接与合作。
但现在看起来……怎么夏离冰好像直接把“神行科技”的秘密部门划拉一下,当成自己这边的下属部门似的?而且方苹芳、周锐、米乔他们这些“神行科技”原本的阿良嫡系,竟然也没有一点反抗,很是理所当然地接受了?难道是因为自己那句“一切听夏小姐安排”给影响的?
不过对于老何、对于“非研中心”、对于官方来讲,在“后终极猎食者时代”,解除了深度科研的限制,未来研究机构、调查组织肯定要权归于一,要进一步的整合与重编。现在指挥体系和研究方向进行统一的话,也是好事,便于管理。
随后的几天,老何一直都待在崇云村,跟着方苹芳的团队一起接受夏离冰的“指导”。
因为都是待在崇云村的研究基地,他们自然不可能再回伍舒山景区附近的别墅住,所以也在崇云村找了一栋三层的民居租了下来。
本来他们还觉得这边的居住环境肯定比他们之前住了几个月的别墅要差很多,但没想到的是,住进去的第一天,就明显地感觉到了这个村子的与众不同。
不知道是不是空气中氧含量比较高、比较清新、灰尘比较少的缘故,原本一直有点鼻炎,每天早上起来都要擤鼻涕、打喷嚏的叶冲,竟然离奇地好了。而晚上总是有睡眠困难,很难入睡,早上又总是爬不起来、睡不够的米乔,也成功地改变了睡眠习惯,一觉醒来神清气爽。
这种立竿见影的影响,让他们对崇云村这个地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而通过他们的观察,确实发现了很多早前经过这里或短暂停留时没有注意到的细节,很多与众不同的特异之处。
不论从空气、从气温、从风、从小动物、从昆虫、从方方面面的来看,崇云村看似一个开放性的空间,实则有一种“封闭式的、独特的有序规则”,自成一体。
于是在住到崇云村的第四天,开始夏离冰的“变异生物研究教学课”前,周锐主动问道:
“夏小姐,当初你和向先生到崇云村来建这个研究基地,并且住在这里,是因为这里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吧?”
夏离冰表情淡然地回道:“不是因为崇云村特别我们才来这里,而是因为我们到了这里,崇云村才变得特别。”
这句话直接把周锐、米乔等人,甚至包括老何都给镇住了。这个自信无比的话,如果换个人来说,要么会让人觉得在吹牛,要么是在开玩笑,但在夏离冰这随意淡然又十分确定的语气说来,却是让人觉得理所当然、不容置喙。
特别是老何,其实在之前有做过崇云村的情况调查,所以知道夏离冰说的话没错,在她和向坤到这里发展之后,不仅是崇云村,铜石镇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很多发生在崇云山区、伍舒山的特异事件,出现的“变异生物”,也都是在向坤他们到来之后。
周锐本来还想着再追问一下夏离冰,她和向坤是怎么样让这个地方变得“特别”的,他们那些切实的感受、变化,又是怎么发生的,原理是什么,作用的机制是什么,但还没来得及开口,却见夏离冰从外套口袋掏出一团白乎乎的东西展示在他们面前,一下子吸引了所有目光和注意。
他们本来第一反应,是夏离冰拿了一个奶油蛋糕之类吃的东西,但再仔细一看,发现那白团团上的三个小点,并不是点缀的巧克力,而是两颗小眼睛和小鸟喙!
夏离冰手里的“白团团”,居然是一只小鸟!
两个女生方苹芳和米乔都是理科思维的专业技术人员,所以看到这只“白团团”的可爱小胖鸟,并没有惊呼好可爱之类的反应。
但还是有人“哇”地出声,却是周锐:“是银喉长尾山雀?纯白的?好稀有……”
在遭遇过“巨型猛禽”后,他不仅对蚂蚁感兴趣,对鸟类也开始感兴趣,之前一段时间研究和调查陷入停滞的时候,他就是靠看鸟类的书籍来打发时间,所以本能地就根据那“白团团”的特征来判断种属。
夏离冰却是说道:“它不是普通山雀,它是‘变异生物’。”
这次却是方苹芳惊喜道:“活体研究样本?”
“不。”夏离冰否定道:“它不是研究样本,它叫‘小馒头’,是我们的伙伴。今天带它过来,是让你们对‘变异生物’有一个基本概念。”
说着,夏离冰示意她面前的周锐、方苹芳、米乔起身让开,然后把手里的白色小胖鸟向那个方向轻轻一扔。
只见那小白鸟身体忽然一下缩成狭长的一个梭形,然后猛然加速,向前射去,眨眼间将前放一个桌子穿出一个大洞,连地砖都掀起了一层。
白色小鸟似乎自己也撞得有点晕,在地上弹跳了几下,又恢复成了一小团白胖的模样,坐在地上晃了下小脑袋,然后扑棱着翅膀飞回夏离冰肩膀上蹲着,看起来又是乖巧可爱、人畜无害,但那桌上的大洞和地上的狼藉,却说明了它的恐怖威力。
“虽然你们之前有看过一些‘变异生物’,但受限于接触的种类有限,对于‘变异生物’的特性还是有一些认知上的局限。和‘变异生物’接触,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再以体型外貌来判断它的危险性、攻击力。与传统生物不同,它展现出来的外形特征,很可能已经和它的实际特性天差地别。”夏离冰解说道。
方苹芳等人看了看地上的痕迹,再看看那只白色小鸟,都是若有所思。
而“小馒头”只是微微歪了点脑袋,娴静可爱,模样乖巧,如果这时候站在她肩膀上的是“金闪闪”的话,必然要嚣张地啾啾两声来表示得意。
……
晚上在铜石镇吃完晚饭后,老何没有跟夏离冰、方苹芳他们回崇云村,而是在步行街逛了一阵,找了个茶叶店进去喝茶。
这家店他之前几次来镇上吃饭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只是没有时间进去,今天夏离冰要跟方苹芳他们讨论一些新购设备的事情,他不懂,也没必要关注,所以就有空来过过茶瘾。
他进去的时候,茶叶店里已经有个清瘦精神的中年人坐在漂亮的女老板面前在喝茶。
那中年人他是知道的,在良先生当初跟他视频连线介绍向坤后,他对向坤进行了调查,除了夏离冰、唐宝娜、杨真儿、张倩、常彬、刘闯等人外,在崇云村有接触的齐豪国、刘飞宝、刘高上、刘正益、刘财福、楚修文等人,同样也都有了解。
此时在茶叶店里的清瘦中年人,就是楚修文了。
老何进店后,只是礼貌性地跟楚修文点了下头,但没想到的是,一坐下来,楚修文就开口道:“你是向先生的客人吧?你是老何?”
老何愣了一下,他认识楚修文是因为对向坤进行了暗中调查,所以很正常,但楚修文又是怎么知道他的?
楚修文显然看出了他的疑惑,笑道:“我经常去崇云村找村副主任刘财福闲聊,所以知道你带着一批员工在夏医生那培训,你们住的那房子,就是刘主任本家亲戚的。呵呵,而且夏医生的哥哥是我的合作伙伴,夏医生那研究基地的事,我自然也是能耳闻到一些。对了,我叫楚修文,你叫我小楚就行了。”
这么一解释,老何倒也释然了。也对,他们保密的是在研究基地内的研究内容,在外面他们的存在自然没法保密,崇云村又不是一个封闭的研究所。
“原来是楚总,幸会幸会。”老何笑道。
楚修文笑道:“别楚总,咱们这场合听着怪寒碜的,哈哈,叫小楚,小楚哈。老何,崇云村住着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崇云村是个好地方,很适合居住。”老何笑道。
“那确实。”楚修文点头道,然后若有所指地感叹道:“崇云村这一年来,变化很大啊……老何,听说你和方博士以前是在刺桐的研究机构工作的?”
“方博士他们是,我是其他单位的。”老何含糊道。
楚修文待漂亮的女老板给老何斟了杯茶才又问道:“老何跟向先生是怎么认识的?”
老何说道:“有共同的朋友,对了,小楚,你认识齐豪国吧?”
“当然,老何也认识齐总?”
“呵呵,有和他聊过,他对铜石镇、崇云村……很有些独到的看法呀。”老何之前调查向坤的时候,甚至亲自去见过已经在服刑的齐豪国,和他简单地聊过。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很特别,哪怕身陷囹圄也有种强烈的自信和笃定感,他很确定这种感觉肯定来自向坤。
“是的,他有一些很特别的感受,与其说是对铜石镇、崇云村,不如说是对……呵呵,老何或许知道?”楚修文语带深意地说道。
老何也是来了兴致,一边喝茶一边和楚修文闲聊天。
两人都觉得对方那里有自己不知道的信息,于是都是试图以最少的信息来把对方知道的情况钓出来。
电视上正在播放这段时间世界各地天气异常的新闻,楚修文顺势道:“老何,有没有发现崇云村的温差变化比镇上小的多,而且不冷不热,非常舒适,就像开了中央空调似的。”
“是啊,按理说山里温差应该更大才对,小楚,这也是今年才有的变化?是和向先生的研究基地有关?”老何说道。
正说着,有人走进了茶店,让两人的对话暂时停了下来。
老何看了眼那名走进店的年轻人,二十出头的模样,很精神的小伙。
现在的年轻人,也喜欢喝茶了?
不过这年轻人,怎么看着有点眼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