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從殺豬開始修仙討論-第二百六十七章巍巍崑崙,欲開山門推薦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昆仑…”
勃尔德目露痴迷喃喃自语,不知为何,听到这个名字,一股敬畏之情油然而生。
“没错,昆仑!”
礼部星官段江眼神肃穆,语调豪迈沧桑:“大哉昆仑,德始开元,下连河岳,上接日星,承天地之桥,御八荒六合,巍巍浩然兮长存…”
鬼戎国太子勃尔德已经激动得不知该说什么,正了正衣冠,恭敬地双膝跪地,三拜九叩。
身后大群骑士随从们也早已神魂震荡,跟着跪了下来,诚心礼拜。
草原血祭年年举行,杀羊宰牛,人祭魔神,他们被迫对着禁地朝拜,但这次却是心甘情愿。
礼部星官段江吓了一跳,脸色难看,连忙上前扶起,“勃尔德太子快起来,莫要害了本官。”
勃尔德太子一脸懵逼,心中忐忑,低声道:“段大人,小王可是犯了什么忌讳?”
段江深深吸了口气,沉声道:“太子殿下,张真人早已通传天下,我人族,不跪!”
“别说是那些邪祟,即便是天上仙神,即便是这巍巍昆仑…也不许跪!”
勃尔德两眼发红,心中莫名情绪酝酿,嘴唇颤抖,豪气升起,腰杆渐渐挺得笔直,转身厉声呵道:
“诸位听到没有,张真人说我人族不跪,管他什么血海狼山,今后即便是死,也要给我直挺挺站着去死!”
“不跪!”
“不跪!”
草原汉子们一个个早已热泪盈眶,拔出弯刀,拍着胸膛,满脸赤红,粗着脖子疯狂嘶吼。
这番动静闹得不小,虽还是荒野大路,但神州各地如今大兴土木,尤其是靠近灵山平原之下,车流往来者众多,顿时引人侧目。
有人一副看傻子的模样,有人则会心微笑,心中感叹。
一老头戴着斗笠,抽着旱烟赶车而过,看到后爽朗一笑:“呦,这么大阵仗,是草原来的客人吧,老汉车上还有点土烧,请诸位喝杯水酒。”
说着,跳下车辕,拎起几个酒坛子放在地上,也不多话,摆了摆手,驾车离去。
礼部星官段江连忙说道:“老丈留下姓名,随后自有小吏送去银两。”
老头扭头眼睛一瞪,“你这星官真不爽利,要什么银两,莫让草原客人小瞧了我神州百姓!”
前方拉车的健牛突然低声说道:“老东西,装什么大方…”
老头猛然回头大怒:“好啊,你这厮什么时候开了灵智,也不快去登录妖籍!”
说着,啧啧摇头,“真是走了狗屎运,可怜老头我气血衰败,也没子嗣,赶上这个机缘…牛儿啊,去修炼吧,说不定能一窥长生大道…”
精彩絕倫的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討論-第二百六十七章巍巍崑崙,欲開山門展示
老牛冷冷瞥了他一眼,“急什么,你这老东西孤单一人整天喝酒,等你死了我再走。”
老头眼睛微红,抽了抽鼻子,“娘得,我说买的酒怎么醒来总会少,你若早说,还能缺你一口不成…”
看着一人一牛晃晃悠悠离去,勃尔德一群人目瞪口呆,嘴巴张的老大。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從殺豬開始修仙-第二百六十七章巍巍崑崙,欲開山門閲讀
礼部星官段江微微摇头感叹道:“神州大阵初成,天降无数机缘,还好神道镇压天下,群妖不敢妄动,百姓也早已见怪不怪,否则不知会酿成多少悲剧…”
勃尔德张了张嘴,“妖物竟能如此,还有这百姓…不卑不亢,也是不凡。”
段江微微一笑,“神州灵韵盎然,万物生灵成妖机会更甚从前,虽说有我人族神道镇压,但若肆意残杀,与曾经的邪祟有何区别,怨恨积累,神州未来永无安宁,因此也纳入神道,归妖神殿管理。”
“至于百姓…”
段江摇头苦笑,“我神州百姓不跪仙神,若有冤屈,焚香祷告便有神道追查,这才多长时间,就天不怕地不怕,胆大的很。”
“还有这等事…”
勃尔德听得乍舌。
众人一边走一边聊,不多时已到了昆仑山脚下,但见广袤平原之上,到处人头攒动,既有百姓挑土刻木,也有巨妖肩扛大石,玄阁白袍测绘指挥,黄阁羽士计量功德,人人尽力,各个忙碌,一派热火朝天蒸腾景象。
其他草原骑士左右乱看,觉得新鲜,但鬼戎国太子勃尔德早已目光炽热,盯着昆仑半山上连绵不断的庭台楼阁。
开元神朝万象更新,那里会有草原的希望吗?
優秀言情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起點-第二百六十七章巍巍崑崙,欲開山門展示
…………
“出兵之事需谨慎!”
普阳老道面色严肃,“草原之大,狼山与血海两处禁地绵延万年,大乘境至少有三十位,若不能一举歼灭,说不得就是长时间的动乱。”
“如今我神朝初立,百废待兴,正是蒸蒸日上,积攒实力的时候,若是因此损了气运…”
“道友此言差矣!”
赫连伯雄看了看周围,神色威严,“张真人立的可是人族神道,如今虽神州安宁,但草原上亿万人族也不可不顾,若能平定祸乱,与我神道大有好处…”
这里是开元神朝中极殿,天圆地方环形搭建,不仅有开元神朝高层元老,还有六部星官、天地玄黄阁和妖神殿代表列席,共同商议国之大事。
虽然神朝建设发展基调早已定下,各项计划甚至排到了百年之后,但谁也没想到神朝成立第一年,就遇到了这种事。
出兵?还是不管?
神朝没有皇帝,一切都要商议表决,虽然各人想法不同,但都万分慎重。
他们掌控神朝运转,上有神道煌煌,下有万民人心,无论做出什么决定,都会被记录在史。
况且想要以功德列入神位者众多,若是出了差错,将来必然损伤功德,即便成了神也要受罚。
有人希望打,有人希望先处理神朝内部事物。
如今天阁中,大部分都是原先禁地大妖,若要出兵,他们是最重要战力,但虽有力量,但也要受神道节制,毕竟神州结界内神道无敌,背后更有那深不可测的张真人。
他们同样各怀心思,有的不想管事,一心修道,有的则大限将至,迫不及待立下功德,列入神位。
这便是群策群力的坏处,虽有神道威严监管,但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思。
昆仑山之上,穿过层层云海,空气早已万分稀薄,大日煌煌,灵气浓郁的惊人。
张奎一人结了草屋,放了丹炉,每日或喝了灵酒观周天星斗天机运转,或勾勾画画各种忙碌。
不过此刻他也停了下来,两眼神光四射,透过层层云海,中极殿内的情况一览无余。
这件事,他不准备插手。
还是那句话,这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他能揪着人族站起来,难不成今后还要背着跑?
如今天道混乱,万族争雄,一个种族不能没有英雄,但若是全靠英雄,那才是彻底玩完!
不过神朝如今这体制,不仅结合了他前世的所见所闻,也有这个世界人族的众多智者参与,更有前所未有的神道监管。
能不能正常运转,能够走多久,都是未知数。
这算是神朝开辟第一件大事,张奎不免也要关注一下。
大殿内,开元神朝高层人物都已经各抒己见发言完毕,华衍老道突然开口笑道:“诸位,鬼戎国的那位太子已经来到,我们还是要听听他的看法。”
恢宏的中极殿外,勃尔德正了正衣冠,心中忐忑。
他为此行秘密准备了许多,礼物、说辞、拉拢…总之务必要请到开元神朝出手。
谁知,却是闷头一棍。
那位传说中的张真人根本不管事,他连见都见不到,这神朝居然没有皇帝,大事需要神朝议会决定,甚至闻所未闻。
很快,便有侍卫来请,勃尔德神色肃穆,深吸一口气,缓缓走进了大殿。
虽然目不斜视,但余光所见那是让他心神震颤,那一看就是禁地大乘的妖物,竟然老老实实收敛了气息,和一众人族星官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更令人敬畏的是,大殿后方,一个百米高的金色虚影缓缓飘荡,面色威严,头戴冠冕,身着日月星袍,双目淡然,中正毫无感情。
勃尔德知道,那便是人族神道正神首领太始,虽然不会参与发言,却会监管整个神朝议会,人心鬼蜮,百般因果,功德缺失,全会记录在案。
被这么多目光盯着,勃尔德越发感觉到肃穆,站到台上后,沉默了一会儿,微微拱手:
“诸位,其实我来求助神朝,是存了一份私心,为了复仇…”
他语气低沉,将自己的事说了一遍,最后神色渐渐变得激动,“一路行来,小王感慨良多,这里是神州,这里有秩序、有公正、有希望,更有尊严!”
“神朝必将万世长存,同为人族,我愿放弃王位,鬼戎国重新依附神州,让草原百姓也能沐浴神朝荣光!”
勃尔德说的慷慨激昂,下方有人眼神激动,有人面色淡然,神朝议会自有其运转机制,背后是各种势力,汹涌民意大势驱动,并不会因为某个人的几句话就能决定一切。
当然,除了张真人,但这位看样子已经决定隐于幕后。
勃尔德发言结束后离开大殿,心情忐忑的进行等待。
人氣都市异能 從殺豬開始修仙 線上看-第二百六十七章巍巍崑崙,欲開山門展示
没一会儿,里面表决结束,传来个威严宏大的声音:“神朝决议发兵,剿灭狼山血海,解救草原百姓,传人族神道…”
勃尔德一下子蹦了起来,又哭又笑,对着天空疯狂怒吼。
昆仑山顶,张奎收回了目光,呵呵笑道:“这才对嘛,但行正道,该打就打,神州结界可不是乌龟壳…”
他喝了口酒,负手而立,脚下云海翻腾,两眼神光通天彻底,看到了神州许多景象。
春暖大地,百姓耕种,有妖物帮忙赚取功德,也有些潜藏深山大泽隐居修炼,不过神道威严下,再不敢屠戮人族。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從殺豬開始修仙 起點-第二百六十七章巍巍崑崙,欲開山門看書
荒野险境中,有玄阁修士挖掘古代遗迹,也有一个个古秘境若隐若现,等着探查。
即便外面依旧大道混乱,风雨飘摇,但神州结界内却是万物有序,天道运转祥和。
张奎看了许久,直到大日西沉,满天星斗闪烁。
神州如今能有如此景象,他付出了许多,但也得到了不少,最大的,便是关于自己所修之道。
修道若仅仅为长生,便是落了下乘,更应该求得真我,去伪存真,志向高远,才能不偏大道。
脑海中,七十二颗星辰越发闪烁,渐渐的,似乎要照破黑暗,但总差那么一点儿。
没错,除掉神尸怪虫后,技能点充足,他彻底学全了所有地煞七十二术。
若要成仙,如今随时可以,只不过要以物代形,成就尸解仙。
按照地煞七十二术中透露的许多信息,仙种类繁多,有天、地、人、鬼、尸解仙之分。
尸解仙最低等,前途有限,张奎自然不愿意。
同时,他也隐约知道了此界为何仙路中断。
他所修金丹大道,是一等一的法门,原本学满后,最差也是人仙,往后也能逐渐修炼至天仙。
但在这里,却始终缺了一样东西,以至于无法踏出最后一步。
此方世界与前世不同,这缺少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或许只有去了阴间才能找到答案。
不过在此之前,却有两件事要先做。
这首先便是改造龙骨神舟,至少能应付大部分情况。
其次,便是开山门。
如今神州大地,许多门派早已名存实亡,有些修士跑到了勃州种植灵药,有些跑到了沙洲炼器,也有些跑到江州,欲修剑仙之道。
但所有人都知道,开元神朝是个伪装成国家的教派,人族神道的符箓、神术,神州大阵,剑仙之术,一切迹象都表明,张奎掌握了一个厉害至极的完整传承。
所有人都在等待。
他开山门的那一刻,怕是天下所有修士都会齐聚而来。
张奎喝了口酒,忽然狡黠一笑,旁边肥虎一个机灵,浑身发毛。
“道爷,你咋了?”
“昔日有圣人传道,天花乱坠,地涌金莲,老张我没那能耐,也没那么大方,所以想要叫着天下修士吃点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