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前方高能 愛下-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惡戰(求月票)鑒賞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前方高能
“不能让她脱困!”
孟芳兰自说自话的时候,下方的老道士咬紧牙关,喝了一声。
她已成大患,本体受束的情况下,还能在沈庄两次屠城。
若是本体一旦脱去束缚,天下可能会因此而生灵涂炭,不知还要死多少生命。
此魔物越成气候,越难对付。
她戾气如此之深,至今半点儿没有反悔之心。
与沈择宁当年的白首之约已经成为了她的执念,若一日得不到满足,不知将来还会杀多少人。
宋青小听到了老道士的话,可是嘴中却有些发苦。
若是可以,她自然也想要将孟芳兰制服。
可这女鬼虽说被当年的沈择宁骗得团团转,可却实力异常的可怖,甚至将东秦无我的境界压制。
“哼!”
孟芳兰也听到了老道士的话,轻哼了一声。
这一声哼音如同泰山压顶,令得老道士身体跪趴在地,吐出大口鲜血,只能急急喘息。
好在她并不急于杀死这些蝼蚁一样的普通人,似是决定先收拾两个试炼者。
东秦无我的身体被一股大力击飞,还未落地,又像是被一股力量攫起。
鬼啸声中,一只黑色的鬼头成形,往他碎裂的胸膛直咬而去。
他咳出大口鲜血,危急关头沉着出声:
“义!”
太昊天书上的‘义’字出列,化为无边正气,往那鬼头砸落下去!
同时他飞快的打入数道灵力进入太昊天书之中,将另外两道字令也召唤而出:
“道!德!”
两字化为金芒加身,护持在他身周。
孟芳兰冷冷的笑声传来,无边戾气散逸,滔天黑雾将东秦无我气势压制。
‘义’字落到那鬼头之上时,两股力量撞击,黑气混淆进金芒之中,使得双方攻势一滞。
但东秦无我身受重伤,境界又不如这女鬼,终究棋差半步,落了下风。
鬼头张开巨口,将‘义’字吞入进去。
黑气将金芒吞并,阵仗惊人。
片刻之后,宋青小见到那散发着荧荧微光的玉佩之上,消失的‘义’字重新浮现。
而东秦无我身体重重一震,接着脸色如雪,气息迅速萎靡。
鬼头重重撞上他的身体,发出尖厉的啸声。
黑气围绕在他身侧,消磨着他的灵力。
‘道’、‘德’二字很快也在这攻势之下失控,最终化为字符回到太昊天书之内。
那鬼影幻化为一只黑色巨掌,重重往东秦无我的胸膛拍了下去!
此时的东秦无我已经完全失去攻击力,仅能勉强支撑,见那鬼爪抓来,当即勉力抓住玉佩,挡在自己的胸侧。
‘噗嗤!’
鬼爪插入他胸膛之间,掌心被那白玉所挡,再难寸进。
可是那黑色的巨爪已经洞穿肺腑,就算没有将其抓裂,阴气也开始侵袭他的肉身,拉扯着他的身体飞快往先前孟芳兰出现的位置疾飞而去。
“宋青小……”
东秦无我嘴角的血像是断了线的珠子,顺着下巴往衣裳上滴。
他这会儿发髻已散,灵力像是已经耗尽,再难维持住先前仙风道骨的样子。
正如苏五所说,儒家的术法威力虽说惊人,可缺陷也明显得很。
这会儿他被打得很惨,几乎小命都要丢失。
他勉强唤出宋青小名字的刹那,宋青小也紧跟着出手,提起长剑斩了出去。
这一剑她没有再留手,而是施展了十成灵力。
剑光如虹影闪过,将那抓拽着东秦无我的鬼爪斩裂。
黑气不甘不愿的散逸开来,东秦无我的身体失去控制,直往下坠,最终‘砰’的一声摔入乱骨堆里。
狂暴的剑气冲击着地下墓葬,发出不绝于耳的切割声、颤鸣声。
碎石声中,空间都似是被强大的攻击扭曲。
尘烟再度飞扬而上,但其中夹杂了一股令人极为压抑的气息。
‘咚咚咚咚咚——’
地面开始颤个不停,像是魔煞即将出世。
灵力也受到了这种力量的影响,开始不稳。
宋青小甚至差点儿稳不住自己的身形,一头栽落到地。
地底裂缝中像是有大股煞气冲涌而出,阴森森的鬼气从裂缝的边沿溢了出来。
下方如同是一个无尽的地狱,要将所有的生灵吸入进去。
宋青小强提灵力,飞身而起:
“看好他们!”
她说这话没有点名道姓,可她知道此时失去战斗力的东秦无我会在她未明显落败相前,办到她说的事。
地下墓葬颤抖不已。
正在这个时候,宋青小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一般,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她的目光顺着裂开的地缝望去,只见最初孟芳兰出现的地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幽幽的身影。
这种情况十分诡异。
血月被毁,太昊天书失去灵力加持,‘仁’、‘义’、‘道’、‘德’被相继收回玉内。
没有了光芒的照耀,地下墓葬之中原本应该是一片漆黑才对。
可是孟芳兰身影出现的刹那,却清晰的映入了此地的每一个人的眼里。
她好像已经脱离了光、暗法则的影响,独成一个世界。
在她的身周围仍是漆黑一片,可那黑暗之中却又诡异的融了一抹红影,散发着无尽的死亡之气。
她身着一套红色嫁衣,那衣服想必是当年她殉情之时,为赴沈择宁所说的白首之约而穿的。
衣服暗红如血,像是吸饱了不甘的无辜怨灵的精魂,带着一种难言的邪性。
一条长长的白绫绕于她脖子之上,将她脖子勒得微微变形,头往一侧偏垂。
看起来既是有丝脆弱,又是格外的瘮人。
她明明站在那里,但却没有一丝生气,散发的全是死亡、绝望及暗无边际的恐惧。
‘嗖!’
宋青小才看了她一眼,耳中便听到风声。
“又来!”
一道白绫从她头顶垂落下来,形成一个结,想将她的脑袋套进去。
她已经吃过这样的亏,自然不能再落进孟芳兰的手里。
“不能让她脱困!”
孟芳兰自说自话的时候,下方的老道士咬紧牙关,喝了一声。
她已成大患,本体受束的情况下,还能在沈庄两次屠城。
若是本体一旦脱去束缚,天下可能会因此而生灵涂炭,不知还要死多少生命。
此魔物越成气候,越难对付。
她戾气如此之深,至今半点儿没有反悔之心。
与沈择宁当年的白首之约已经成为了她的执念,若一日得不到满足,不知将来还会杀多少人。
宋青小听到了老道士的话,可是嘴中却有些发苦。
若是可以,她自然也想要将孟芳兰制服。
可这女鬼虽说被当年的沈择宁骗得团团转,可却实力异常的可怖,甚至将东秦无我的境界压制。
“哼!”
孟芳兰也听到了老道士的话,轻哼了一声。
这一声哼音如同泰山压顶,令得老道士身体跪趴在地,吐出大口鲜血,只能急急喘息。
好在她并不急于杀死这些蝼蚁一样的普通人,似是决定先收拾两个试炼者。
东秦无我的身体被一股大力击飞,还未落地,又像是被一股力量攫起。
鬼啸声中,一只黑色的鬼头成形,往他碎裂的胸膛直咬而去。
他咳出大口鲜血,危急关头沉着出声:
“义!”
太昊天书上的‘义’字出列,化为无边正气,往那鬼头砸落下去!
同时他飞快的打入数道灵力进入太昊天书之中,将另外两道字令也召唤而出:
“道!德!”
两字化为金芒加身,护持在他身周。
孟芳兰冷冷的笑声传来,无边戾气散逸,滔天黑雾将东秦无我气势压制。
‘义’字落到那鬼头之上时,两股力量撞击,黑气混淆进金芒之中,使得双方攻势一滞。
但东秦无我身受重伤,境界又不如这女鬼,终究棋差半步,落了下风。
鬼头张开巨口,将‘义’字吞入进去。
黑气将金芒吞并,阵仗惊人。
片刻之后,宋青小见到那散发着荧荧微光的玉佩之上,消失的‘义’字重新浮现。
而东秦无我身体重重一震,接着脸色如雪,气息迅速萎靡。
鬼头重重撞上他的身体,发出尖厉的啸声。
黑气围绕在他身侧,消磨着他的灵力。
‘道’、‘德’二字很快也在这攻势之下失控,最终化为字符回到太昊天书之内。
那鬼影幻化为一只黑色巨掌,重重往东秦无我的胸膛拍了下去!
此时的东秦无我已经完全失去攻击力,仅能勉强支撑,见那鬼爪抓来,当即勉力抓住玉佩,挡在自己的胸侧。
‘噗嗤!’
鬼爪插入他胸膛之间,掌心被那白玉所挡,再难寸进。
可是那黑色的巨爪已经洞穿肺腑,就算没有将其抓裂,阴气也开始侵袭他的肉身,拉扯着他的身体飞快往先前孟芳兰出现的位置疾飞而去。
“宋青小……”
东秦无我嘴角的血像是断了线的珠子,顺着下巴往衣裳上滴。
他这会儿发髻已散,灵力像是已经耗尽,再难维持住先前仙风道骨的样子。
正如苏五所说,儒家的术法威力虽说惊人,可缺陷也明显得很。
这会儿他被打得很惨,几乎小命都要丢失。
他勉强唤出宋青小名字的刹那,宋青小也紧跟着出手,提起长剑斩了出去。
这一剑她没有再留手,而是施展了十成灵力。
剑光如虹影闪过,将那抓拽着东秦无我的鬼爪斩裂。
黑气不甘不愿的散逸开来,东秦无我的身体失去控制,直往下坠,最终‘砰’的一声摔入乱骨堆里。
狂暴的剑气冲击着地下墓葬,发出不绝于耳的切割声、颤鸣声。
碎石声中,空间都似是被强大的攻击扭曲。
尘烟再度飞扬而上,但其中夹杂了一股令人极为压抑的气息。
‘咚咚咚咚咚–’
地面开始颤个不停,像是魔煞即将出世。
灵力也受到了这种力量的影响,开始不稳。
宋青小甚至差点儿稳不住自己的身形,一头栽落到地。
地底裂缝中像是有大股煞气冲涌而出,阴森森的鬼气从裂缝的边沿溢了出来。
下方如同是一个无尽的地狱,要将所有的生灵吸入进去。
宋青小强提灵力,飞身而起:
“看好他们!”
她说这话没有点名道姓,可她知道此时失去战斗力的东秦无我会在她未明显落败相前,办到她说的事。
地下墓葬颤抖不已。
正在这个时候,宋青小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一般,下意识的抬起了头。
她的目光顺着裂开的地缝望去,只见最初孟芳兰出现的地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幽幽的身影。
这种情况十分诡异。
血月被毁,太昊天书失去灵力加持,‘仁’、‘义’、‘道’、‘德’被相继收回玉内。
没有了光芒的照耀,地下墓葬之中原本应该是一片漆黑才对。
可是孟芳兰身影出现的刹那,却清晰的映入了此地的每一个人的眼里。
她好像已经脱离了光、暗法则的影响,独成一个世界。
在她的身周围仍是漆黑一片,可那黑暗之中却又诡异的融了一抹红影,散发着无尽的死亡之气。
她身着一套红色嫁衣,那衣服想必是当年她殉情之时,为赴沈择宁所说的白首之约而穿的。
衣服暗红如血,像是吸饱了不甘的无辜怨灵的精魂,带着一种难言的邪性。
一条长长的白绫绕于她脖子之上,将她脖子勒得微微变形,头往一侧偏垂。
看起来既是有丝脆弱,又是格外的瘮人。
她明明站在那里,但却没有一丝生气,散发的全是死亡、绝望及暗无边际的恐惧。
‘嗖!’
宋青小才看了她一眼,耳中便听到风声。
“又来!”
一道白绫从她头顶垂落下来,形成一个结,想将她的脑袋套进去。
她已经吃过这样的亏,自然不能再落进孟芳兰的手里。
“不能让她脱困!”
孟芳兰自说自话的时候,下方的老道士咬紧牙关,喝了一声。
她已成大患,本体受束的情况下,还能在沈庄两次屠城。
若是本体一旦脱去束缚,天下可能会因此而生灵涂炭,不知还要死多少生命。
此魔物越成气候,越难对付。
她戾气如此之深,至今半点儿没有反悔之心。
与沈择宁当年的白首之约已经成为了她的执念,若一日得不到满足,不知将来还会杀多少人。
宋青小听到了老道士的话,可是嘴中却有些发苦。
若是可以,她自然也想要将孟芳兰制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