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603章 鬱鬱寡歡,守財奴展示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相鼠有皮,人而无仪!人而无仪,不死何为?”
陈句在奋笔疾书。
陈舒在边上如热锅上的蚂蚁。
“相鼠有齿,人而无止!人而无止,不死何俟?”
陈句书写的越发的快,鼻息咻咻。
“相鼠有体,人而无礼!人而无礼,胡不遄死?”
他直腰抬头,把毛笔掷于地上,骂道:“无德无礼,不死何为?”
陈舒哀求道:“阿耶,贾平安只要寻到咱们进货的地方,随即就会发现和咱们的货物不同,他会来抓咱们,阿耶,跑吧。”
陈句负手走出去,管事站在台阶下,回身道:“阿郎,还未传来消息。”
陈句点头,“让人乔装从四面走,百骑来的就那么多人,只要跟上去,咱们最后走……再无人能阻拦。”
陈舒心中一松,“阿耶,那县里呢?”
管事笑道:“郎君放心,县尉是咱们的人,不会有人来了。”
“可怜。”
陈句看着屋子,“陈家在此百余年,如今却不得不逃窜……”
“阿郎,这一路有过所,只要到了西北就不怕了。”
管事笑吟吟的。
“你对陈家的忠心……老夫知晓。”陈句含笑道:“回头到了西北,老夫不会亏待你,还有他们。”
几个大汉进来了。
这些大汉身材魁梧,神色平静,让人看了心中凛然。
“这些都是陈家的家底,可惜在酒肆里被那三个府兵弄死了五人。”
陈句颇为遗憾。
一个男子急匆匆的进来,“阿郎,他们都出城了。”
“好!”
陈句笑道:“任你贾平安奸猾如油,可在老夫布下的疑兵之前也得顾此失彼。可惜老夫并未从军,憾甚!”
他回身,“二郎,我们走!”
父子二人随即牵马从后面出去。
“没人。”
几个大汉查看了一番。
“走!”
他们专门走小巷子,当看到城门时,陈句低声道:“二郎,若是有拦截,你别管为父,只管跑,切记了。”
陈舒身体微颤,“阿耶,一起走。”
“听话!”
一行人缓缓出城。
“没人。”
陈句深吸一口气,“列祖列宗保佑,我们走!”
一行人打马而行。
“阿耶,到了西北就不怕了。”
陈舒笑道:“那些人会保护咱们。”
陈句欣慰的道:“是啊!咱们有学识。吐蕃人想在吐谷浑搅风搅雨,就得咱们这样有计谋的。回头给他们出个主意,咱们也算是能寻个立足之地,最后寻机去逻些城……大唐再厉害也去不了那个地方……”
“是。”陈舒眉飞色舞的道:“我去西北时,和我交割的商人说逻些城就是天神之地,一般人上去就会气喘吁吁,没几日就吐血而死。”
“安心!”
陈句刚想说话,前方有人喊道:“阿郎!”
这个喊声很突兀,带着巨大的绝望。
陈句只觉得心脏呯呯呯的跳,好像要从嘴里蹦出来。
他努力抬头,见到前方出现了十余骑。
为首的那人笑吟吟的拱手,“陈句……这是要去哪?走亲戚?”
陈句低声道:“二郎,晚些为父大笑你就跑,啊!”
陈舒浑身颤抖,“阿耶,你别去。”
陈句微笑道:“我的儿,咱们做的事死有余辜,没有生路了。记住,我一笑起来你就跑,跑得远远的,寻个大山钻进去,一辈子都别出来了,记住了?”
陈舒剧烈的颤抖着,“阿耶!”
“好好的。”
陈句看了他一眼,目光慈祥,随后策马上去。
“武阳侯拦路这是何意?”
“演技不错。”贾平安勒马,目光扫过那几个大汉,“这便是陈家圈养的死士吧,没有这等人,也打不死那三个府兵,这最后剩下的几个都被带出来了,也好,一战而灭,正好慰藉那些府兵。”
“哈哈哈哈!”
陈句仰天大笑。
一骑悄然从后面转向,随即疾驰。
贾平安没动。
陈句一直在笑,直至笑的咳嗽不止。
“弄死他!”
陈句策马往右侧跑去。
几个大汉冲杀了过来。
贾平安摆摆手,百骑蜂拥而上。
管事毫不犹豫的下马跪地,“陈家走私兵器,贱奴都知晓里面的勾当,只求活命。”
“杀!”
那几个死士果然身手不凡,但在百骑的面前依旧不够看。
疾驰中的陈句回头看了一眼,见自家的死士纷纷落马,不禁绝望的喊道:“救我!”
贾平安轻松策马从侧面绕圈追击。
再往右就是回城,往左就是百骑,陈句再无第三条路可走。
贾平安拔刀,“下马跪地!”
陈句骂道:“奸贼,你不得好死!”
“阿耶!”
陈句身体一震,回头看去。
两个百骑就像是驱赶小鸡般的把陈舒驱赶了回来。
贾平安冷冷的道:“你那些小手段以为能瞒过贾某?雕虫小技,班门弄斧!”
“阿耶救我!”
“武阳侯饶命。”陈句毫不犹豫下马跪地,“都是老夫的罪责……”
……
县廨,杨洁有些坐立不安。
“陈家如何了?”
小吏摇头,“百骑就在外面,还是没进去。”
晚些,杨洁坐不住了,起身出去。
“县尉!”
一个小吏冲进来,“百骑的那个中官来了。”
明静带着几个百骑昂首进来,见到杨洁就冷笑,“杨洁!是你说还是回长安说?”
杨洁面色煞白,身体摇摇晃晃的,“是……是陈家,是陈句……”
“带走。”
县城挂起了一阵风,百骑四处出击,陆陆续续带走了二十余人。
驻地外戒备森严。
“是走私。”
包东带来了口供,“陈家老早就在走私货物,最早是书籍,路子走顺了就开始走私铁器,后续觉得兵器更挣钱,就走私兵器……”
“许多事一旦开了头,就再也无法回首。”
贾平安觉得这都是人心不足惹的祸。
“弓都是在城中悄悄做的,就藏在那个酒肆里,酒肆就是陈家暗中开的。”
三个府兵去喝酒,其中一个喝多了去撒尿走错了地方,撞开了一个房间。
“里面全是兵器,那府兵的酒意都化为冷汗出来了,刚想叫喊,就被人从身后捅了一刀……”
“陈舒得知露馅,就令人突袭了那两个府兵,可即便是如此,依旧被他们弄死了九人。我大唐府兵……威武!”
包东唏嘘不已,“陈句说他都已经安排好了一切,本以为此事能平安度过,谁曾想却被查了出来。”
一个傻逼!
“对了,陈句想见你一面。”
“怎地,还不服气?”
贾平安起身出去。
临时开辟的刑房里,陈句浑身是鞭痕,让贾平安突然生出了自己就是恶人的感觉。
“老夫自问布置的滴水不漏,没想到……你从何处得来的消息?”
贾平安摇头,“你的布置漏洞百出。你唯一的手段就是灭口,就是扫清证人,可根源你却忘记了。一次杀三个府兵,这本就是极为不正常之事,你却自己脑补着把证据给补没了……自信到了你这个份上,实则蠢笨如猪。”
他转身出去,陈句嘶声道:“都是老夫做的,和二郎无关!”
贾平安止步,“你那儿子心狠手辣,三个府兵皆死于他的命令之下。而始作俑者便是你,若非你贪心不足去走私,怎会有破家的今日?”
破家!
陈句仰头喷出一口血来。
“看好他!”
贾平安走出了刑房,杨大树跟在身后,“武阳侯,这是什么手段?”
“分析法!”
杨大树捂嘴不敢再问。
“没这么夸张。”贾平安笑道:“一件事有表象和内因,一般人喜欢去探索表象,一旦被卡住之后就再无头绪。可为何不去想想内因?”
他站在堂前说道:“此事看似冲突,可从一开始就觉着不正常,是什么能驱使陈家胆大包天去杀死三个府兵?这才是此事的内因。顺着这个思路,你就知晓该如何去查探。”
“多谢武阳侯!”
在学识垄断的现在,这番话就类似于神功秘籍,被贾平安随意说了出来,让杨大树兴奋不已。
“好好干。”贾平安突然问道:“盗墓有趣吗?”
“有趣。”杨大树眼中放光,“先是寻到墓穴,随后打洞下去……里面的味道很古怪,掀开棺木的那一刻最紧张……”
……
一场马毬打下来,高阳酣畅淋漓。
“回家。”
回家洗澡更衣,浑身轻松啊!
再拿起一本书看看,高阳觉得这便是神仙日子。
“小贾怎么还不回来?”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03章 鬱鬱寡歡,守財奴熱推
肖玲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
高阳不喜欢人吞吞吐吐的。
肖玲低头,“公主,要个孩子吧。”
高阳一怔,无所谓的道:“有就有,没有就没有。”
你说了和没说一样。
肖玲叹道:“那么多的田地钱财啊!公主,到时候……全都得交回去。”
高阳怒了,“到时候全部送人行不行?出去!”
肖玲灰溜溜的出来。
“去问问小贾何时回来。”
里面一阵忙乱。
“我的脂粉呢?还有那一条薄纱,小贾最是喜欢,看着和狼似的。”
肖玲笑嘻嘻的去问了。
“公主,说是还没回来。”
“那我要你何用?”
高阳怒了,想着去了新城家问。
“不知道啊!”
新城弱弱的道:“要不……我去问问吧。”
新城一路进宫,皇帝在议事,她就把王忠良弄出来问话。
“消息刚到,武功地龙翻身了。”
王忠良讲解的很精彩。
“……那陈句觉着自己是调虎离山,谁知道武阳侯一直在等着他,当即下马请降,随后只是一个拷打……走私兵器,大事件!”
……
贾平安回到长安后,第一时间被皇帝召见。
“陈家富贵够了,为何走私?”
李治的眼中有怒色。
“陛下,说是……这钱太好挣了。”
“这钱太好挣了?”
李治冷笑。
“陛下,臣听闻当利钱足够多时,商人甘愿冒着被处死的风险……”
这就是商人,不,其实都一个尿性。
只是看筹码够不够。
“陈句、陈舒处死,陈家男女全数发往安西为奴。”
大唐现在迫切的需要提高在安西的人口比例,李治这一道命令少说给安西增加了上百人口。
“臣告退。”
没啥事了,贾平安想赶紧回家看一趟。
“且等等。”
李治问道:“陈家走私,在西北为何无人查获?”
皇帝的疑心病犯了。
“陛下,臣不知。”
李治摆摆手,等贾平安走后说道:“让人去西北各处查查。”
一个内侍进来,“陛下,长孙相公家中说是闹贼,雍州不敢去……”
李治起身出去,外面两个千牛卫在,其中一个是李敬业。
“李敬业!”
“张廷琛!”
“臣在。”
李治吩咐道:“你二人去舅舅家一趟,看看什么贼人这般猖狂。”
张廷琛犹豫了一下……
千牛备身几乎都是权贵官宦子弟,从小家学渊博,对政治敏感。
皇帝和长孙无忌越走越远了,这一点张廷琛知晓,他担心会被卷进皇帝和长孙无忌之间的斗争中去,粉身碎骨。
李敬业却毫不犹豫的道:“臣这就去。”
李治看似平静,可早就把二人的神色看了个清楚。
果然,李敬业就是个憨直的。
晚些他和武媚说了此事。
“山东士族不要脸,朕让他们去,就是让舅舅知晓朕的善意……”李治冲着李弘招手。
武媚一听就觉得不对,“陛下,若是要表达善意让别人去也罢,那李敬业就是个爽直的性子,臣妾怕他得罪了长孙相公,到时候陛下的善意变成了恶意。”
李治皱眉,“不至于吧?”
武媚苦笑:“臣妾听闻英国公都被他气得想吐血,下毒手痛打。”
李治:“……”
……
李敬业先跑去了李勣那里。
“去那边要谨言慎行。”
李勣再三告诫,也担心孙儿卷进去。
“知晓了。”
李敬业看了李勣一眼,“阿翁,你最近说话越发少了。”
李勣含笑道:“话多何益?”
可话少不妥啊!
李敬业叹道:“话少就是郁郁寡欢,阿耶你时常说要心平气和,可你这般……我担心外面那些人知晓你郁郁寡欢,会笑话你。”
李勣:“滚!”
“是!”
走到门口,李敬业回身,“阿耶,其实被说中的才会恼羞成怒……”
李勣的修养崩塌了!
他抓起案几上的砚台,李敬业转身就跑。
“阿耶,莫要讳疾忌医啊!”
呯!
砚台落地碎了。
“阿耶这般真是恼羞成怒了。”
李敬业寻到了贾平安,“兄长,阿耶郁郁寡欢怎么办?”
“这个……”
我能说老来乐吗?
老李确实是年纪大了。
“夕阳红呗!”
“对了,陛下令我和另一人去长孙无忌家,说是家中有贼,可千牛卫不抓贼,为何让我去?”
李敬业觉得奇怪,“会不会是想让我进去,随后……”,他目露凶光,伸手挥动。
这个棒槌!
贾平安骂道:“自作聪明!让你作甚就作甚。另外,去了那里切记莫要随意行动,还有,谁想坑你,打了再说。”
“有数。”
李敬业撒腿就跑。
贾平安道貌岸然的道:“此事我觉着该去巡查一番,你等看好百骑,我这便去了。”
晚些他出现在了家中。
“嘤嘤嘤!”
阿福第一个出迎。
杜贺喜滋滋的道:“郎君有所不知,如今道德坊都知晓咱们家阿福了得,说是坊内连贼人都少了些。”
我的崽,你又立功了。
贾平安一阵揉搓,父子二人摇摇晃晃的进了后院。
“乖乖!”
贾昱蹲在台阶下,老龟在边上发呆。
“乖乖。”
这龟都说成了乖,贾平安笑了,“大郎!”
贾昱抬头,看着有些木然,“阿耶。”
“好儿子!”
贾平安抱起他,卫无双和苏荷出来,一家子团聚了。
贾平安简单说了此次武功之行,边上睡觉的兜兜醒了,“阿耶!”
小棉袄啊!
贾平安小心翼翼的把她抱起来,兜兜揉着眼睛,“阿耶,阿福。”
阿福在屋外犹豫不肯进来。
“阿福!”
贾家热闹了起来。
贾平安把阿福拖了进来,一会儿后阿福落荒而逃。
这样不行啊!
苏荷很是纠结,“夫君,阿福为何不喜欢咱们呢?”
这个……
当然是兜兜的缘故。
熊孩子连阿福都怕。
但贾平安也觉得阿福胆子太小了些,“其实也有办法把阿福引进来。”
“什么法子?”
苏荷挥拳,“我来弄!”
“阿福喜欢藏东西,把它藏着的食物拿来,它定然会进来。”
“是个好办法。”苏荷亲了兜兜一口,“兜兜你等着,阿娘把阿福引来。”
贾平安不知道熊猫是否有藏食物的习惯,至少蜀地的熊猫没有这个习惯。至于秦岭的就难说了。
“啊!”
尖叫声传来。
贾平安冲出去。
“夫君!”
苏荷尖叫,可阿福更快,一溜烟跑过来,抱着爸爸的大腿嘤嘤嘤。
苏荷一边跑,一边护着侧面。
“怎么了?”
苏荷一松手,侧面的裙子就散开了。
“我只是翻了一下它藏的东西,它就挠我。”
“阿福!”
贾平安板着脸。
阿福抱着他的腿,一脸憨厚无辜。
兜兜少年不识愁滋味,寻了个枝条在驱赶老龟。
“走!走!”
人说老龟通灵,这只老龟就是如此,它竟然缓缓爬动。
贾平安拍着阿福的头顶,“在家里不许撕咬抓挠,知道不知道?”
“嘤嘤嘤!”
看来阿福是个守财奴。
贾平安坐在院子边上,想着李敬业去长孙无忌家的事儿。
宰相家闹贼不是事,但为何李治让千牛卫去?
这还是表达亲切的意思。
舅舅,俺们还是一家人啊!
山东士族想下山来摘桃子,引发了一系列变化,这个大概也是其中之一。
……
李敬业和张廷琛在长孙家门外等了一会儿。
此刻已经是下衙时间了。
“陛下说让咱们在家中驻守。”
张廷琛很是客气。
管事冷着脸,“且等阿郎回家了再说。”
“我们并不想来。”李敬业觉得管事太吊了,心中不爽,“你有本事就说不许进呗!说一声!”
管事哪里敢说。
李敬业得意的道:“长孙相公怎么就寻了你这等没主见的做管事,换做是我阿翁,早就换人了。”
“咳咳!”
张廷琛在干咳。
李敬业皱眉,“受寒了?”
身后,长孙无忌淡淡的道:“让他们进去。”
长孙家自然非同一般,李敬业见了赞道:“长孙相公家怕是比皇宫都不差。”
这是暗指长孙无忌有篡位的野心?
管事的脸都绿了。
张廷琛更是拉开些距离,担心自己被长孙无忌的怒火波及。
……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