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諜戰生涯 ptt-第一千二百八十一章 是吳正柯?

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我的谍战生涯
然而。
事情的发展总是出人意料。
负责监视饭店伙计的那些人还没有太大的发现,但跟踪狗狗的那些人却出了意外。
因为这条狗走的不是正道,选择的竟是些小道之类的。
特务处的这些人根本没办法开车去追,只能靠脚就追踪。
虽然没有跟丢,但距离也离的越来越远。
“这么下去迟早会跟丢,到时候可就麻烦了”负责追踪的首领说道:“立马通知钱科长,让她调军犬过来”
“是”
而就在钱慧文调军犬的时候,这些人终究还是失去了这条狗的踪迹。
“该死的,军犬什么时候能来”追踪的人恼怒的说道。
“已经收到通知,说是马上就到”
说话的功夫,一辆军车停在几人眼前,车门打开军犬跳了下来。
“目标在哪?”牵着军犬的士兵问道。
“已经失去踪迹了”特务处的人回答道。
“那还有没有别的线索,或者和目标有过亲密接触的物品和东西”士兵问道。
“有,不过需要请示”特务处的人随即将消息汇报给钱慧文。
事已至此。
钱慧文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下令道:“把饭店里面的那个伙计给抓了,记住不要闹出太大的动静”
“是”
很快那个伙计就出现在钱慧文眼前叫屈道:“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抓我”
“看来你是不打算自己交代了”钱慧文冷哼一声,随即对着门外道:“进来”
士兵带着军犬进来,军犬在这个伙计身上不断的嗅了几下,然后就朝着外面走去。
一群人在军犬的带领下,再次展开追踪。
而钱慧文则看着眼前的伙计道:“招了吧,否则等待你的将会是比死亡更可怕的事情”
闻言,伙计看着钱慧文忽然嘿嘿嘿的笑了起来。
“你在笑什么”钱慧文古三座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你们什么都不会得到”伙计阴狠的说完这句话以后,忽然嘴里吐血,直接倒地。
这个伙计竟然自杀了。
这个结果是钱慧文如何都没有想到的,这家伙竟然这么刚烈,心里不由一泠。
收敛心思,随即对着旁边人吩咐道:“动手吧,既然这家伙宁死都要保护秘密,那么我们的行动说不定已经被饭店里面的其他人得知”
“记住,一个都不允许放过,另外千万不要再让人自杀”
根快一群人就涌出监视点,直接将饭店给围起来。
而钱慧文并没有在饭店这边多的心思,而是来到军犬跟踪的目的地。
“科长,目标就在眼前的这栋别墅里面”钱慧文一来,就有特务处的人回报道。
“知道这栋别墅的主人的情况吗?”钱慧文问道。
“这个人叫杜涛”特务处的人回答道。
“还有呢?”钱慧文看着吞吞吐吐的手下,追问道。
“这个人是吴正柯吴大队长的小舅子,是吴大队长在外面养的小妾的弟弟”手下解释道。
“你确定?”钱慧文一脸严肃的问道。
“已经确定好几遍了”手下苦笑的解释道。
事情竟然牵扯到吴正柯,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多次确定。
钱慧文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沉吟片刻后,眼中闪过一道狠色:“既然确定这条狗就在这里,那么无论涉及到谁,都不能置身事外”
“所有人听令,马上将别墅围起来,然后进去抓人,出什么事情我担着”
“是”有了钱慧文背书,特务处的这些人不再犹豫,直接扑向别墅。
行动很成功。
无论是杜涛还是那条狗都被特务处的人给抓了,只是此刻狗脖子上却空荡荡的。
看着这一幕,钱慧文脸色一阵难看,来到杜涛跟前道:“东西了?”
“什么东西了”杜涛故作糊涂的问道。
“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所以不要和我耍滑头,你的靠山不一定能保住你”钱慧文意味深长的提醒道。
“我真的不知道钱科长你什么意思”杜涛脸色微变,神色有些不太自然的说道。
“哼,真的不知道?需要我给你提醒一下?”钱慧文的话语刚说完,旁边的特务处人员就直接拳脚招呼起杜涛来。
对此,钱慧文没有阻止,只是转过身体,给大家留出足够多的空间与时间。
片刻后。
杜涛终于不在坚持,快速道:“我说,我全都交代,别打了”
钱慧文嘴角掀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缓缓对着众人道:“先暂停”
“钱科长,你想要知道什么?”杜涛松口气对着钱慧文道。
“狗脖子上的东西在哪?你背后的人是谁?他要你做什么,类似于这次的事情,你以前做过多少”
“还有,你是如何和饭店那里联系的?”钱慧文一连窜问出许多问题。
杜涛倒也爽快,直接道:“我会派人或者自己去饭店吃饭”
“如果饭店门口的灯笼换了两个,那就意味着联系时间到了,我就会派狗狗去哪里”
“然后将情报取回来,转手将东西交给我背后之人,这人是谁,你们应该猜到了”
“他就是吴正柯”
“至于狗狗身上的情报,我不会查看,所以我不知道具体内容”
“类似的这种联系情况,我只做过三次,今天是第四次”
杜涛说完以后,钱慧文继续道:“这么说情报已经落入吴正柯手里了?”
“应该是,毕竟已经过去有段时间了”杜涛不太确定的说道。
钱慧文点点头:“还有没有什么别的要交代的?”
“没有了,不过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们可以保护我的安全,毕竟吴正柯的势力不小”
“现在我将他供出来,他肯定不会坐以待毙,肯定会出手把我灭口”杜涛担心的看着钱慧文。
“放心,你对我来说还有用,所以我不会让你被人刺杀的”钱慧文保证道:“我会将你秘密关押的”
“多谢”杜涛内心不由松口气。
“以后要是想起什么没交代的事情,可以直接联系我”钱慧文说完以后,就让特务处的人把杜涛带走了。
忙碌了一天,终于到了收尾的时候,钱慧文不由松口气。
随即一个人开车来到戴老板的住处,亲自汇报关于今天事件的结果。
“处座,已经可以确定,这个人就是吴正柯”钱慧文将一切证据与口供讲述完以后,肯定的说道。
“没想到竟然会是他”戴老板轻声的嘀咕一句。
随即对着门外的护卫道:“吴正柯现在在哪?”
“处座,吴队长现在应该在家里”护卫回答道。
“很好,现在他应该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你通知他来我这里开会”戴老板吩咐道。
“是,处座”护卫很快就联系到了吴正柯。
时间缓缓的流逝。
在等待吴正柯的时候,戴老板问道:“这次多亏了白泽少,他现在情况如何?日本人有没有怀疑他”
“应该没有,不过就是可惜了石大爷,现在我们既然已经揪出卧底,要不要说手将祥和旅店也给端了”钱慧文提议道。
“不用,祥和旅店不过是我们嘴边的一块肉,什么时候都可以吃下去,不急在这一时半刻”
“而且留着这个鱼饵,说不定我们能够收获更多的大鱼”戴老板摇头道。
“倒也是”钱慧文点点头:“不过这样一来的话,白泽少原本来山宁的任务恐怕无法完成?”
“他已经完成了”戴老板冷声道:“研究所被炸,外界都以为姜毅已经死亡”
“无论过程怎样,对于日本人来说,最后的目的达成就可以,姜毅死了,白泽少的任务当然完成了”
“这么说,白泽少要不了多久就会离开山宁”钱慧文一惊,问道。
“应该是,而且我也希望他能够早点回去,山宁对于此刻的他来说,有些危险”戴老板缓缓的说道。
刚说完,门在就传来吴正柯熟悉的报告声。
戴老板看了一眼对面的钱慧文道:“进来”
“处座,听他们说您找我有急事,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吴正柯进门以后,冲着钱慧文点头笑笑,然后急切的问道。
“带枪了吗?”戴老师却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莫名其妙的问了一个别的不相关的问题。
“带了”吴正柯一愣,反应慢了一拍,不过还是如实说道。
“把枪交出来”戴老板命令道。
“处座,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吴正柯一边掏枪,一边试探的问道。
他又不傻,戴老板的话语,让他感到有些不安,甚至是某种危机。
“不用多想,没发生什么事情,只是我需要你陪我去一个地方,那里戒备森严,任何人不能携带武器”戴老板瞥了一眼动作缓慢的吴正柯,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吴正柯松口气再次问道:“钱科长也和我们一起吗?”
“不,她不去,她负责保管你的枪”戴老板摇头道。
而就在钱慧文拿起吴正柯的配枪的时候,戴老板忽然道:“来人”
门打开。
一群荷枪实弹的护卫走进来,一片肃杀的等待着戴老板的命令。
“把人给我拿下”戴老板冷声道。
在吴正柯猝不及防的情况下,护卫们直接将他摁倒在地上。
“处座,这到底怎么回事,难不成我做错什么了吗?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吴正柯一边反抗,一边不服的怒吼道。
对于他的反抗,戴老板只是摇摇头,并没有解释什么。
倒是旁边坐着的钱慧文悠悠的说道:“吴队长,杜涛这个人你应该熟悉吧”
“杜涛?”吴正柯嘀咕一句,随即脸色一变:“难不成是这小子做了什么事情连累到了我?”
“处座,这小子虽然借着我的名义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可我真的是无辜的”
“杜涛在哪,我要和他方面对峙”
看着吴正柯尽力的表演,钱慧文淡淡的说道:“吴队长又何必自欺欺人,杜涛已经全部交代出来,你就不要再狡辩了”
“真要那样的话,可就让我和处座真的看轻了”
“所以还是说说你为什么要那样做,毕竟以你的身份地位,没有必要和日本人勾结啊”
“钱科长你们到底再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我什么时候和日本人勾结了”吴正柯一脸茫然的看着钱慧文。
“吴队长,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都走到今天这一步,你难道还存在侥幸心理?”
“如果没有确切证据,我怎么会动你”戴老板忽然出声道。
“处座,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些什么啊”吴正柯满脸的着急。
他可以肯定自己被人算计了,否则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就轮落到这一步。
随即眼前一亮道:“处座,我要见杜涛,我要和他方面对峙”
“放心,我会满足你的要求,只是希望你最后能够配合我们,毕竟你是一个国人”戴老板淡淡的说道。
但是看着吴正柯的眼神却一片杀意。
随即对着钱慧文道:“让你的人把杜涛给带到这里来”
“是,处座”钱慧文应承下来,随即拿起戴老板桌上的电话安排起来。
没过多久。
桌上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在戴老板的示意下,钱慧文接起电话。
然而没多久,钱慧文的神态就变得的非常严肃起来:“到底怎么回事?”
电话那边的人的快速的解释起来,可惜钱慧文根本没有听下去的意思,直接挂断电话。
“怎么了?干嘛发这么大的火”戴老板好奇的问道。
钱慧文看了一眼吴正柯,略一犹豫,最后还是道:“处座,刚刚收到消息,就在杜涛离开关押之地没多久,就毒发生亡”
“目前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杜涛石被人下毒的,至于凶手是谁,目前还不清楚”
听到这里,戴老板脸色难看的一拍桌子,盯着吴正柯道:“看来你早就有所准备,否则不会这么急切的要见杜涛”
“目的不过是为了杀人灭口,然后来个死无对证吗?”
戴老板的话语,让的钱慧文不由想到一些事情。
从饭店伙计自杀,到杜涛被毒杀,一切的一切都证明一点,背后有人在把控这些。
如今线索全部断裂,她只能再次蛰伏。
对面。
吴正柯听到戴老板的话语,内心一片翻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