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笔趣-第三百三十五章 界域往事推薦

仙戀之雙生劫
小說推薦仙戀之雙生劫仙恋之双生劫
那由神力形成的“茧”将西门天裹得十分严实,其表面还散发少许携带法则的残余威能,一圈一圈涟漪状向外释放,周围星辰与之相比都黯然失色。
如果是换成当时刚刚掌控仙界成为仙帝的西门天,拼尽全力也休想伤这“茧”一分一毫;即便是如今,吸收神主部分力量的他突破束缚也十分困难。
仅仅是在“茧”的顶端开了一个小口,西门天就似乎累了,那“茧”也再无其他损坏。不过从略微颤动的幅度可以看出,他在“茧”内又尝试挣扎了一番。
“化茧成蝶,果真困难。”此刻西门天已经有了意识,可是在“茧”内动弹不得的感觉令他十分难受。
源自西门天丹田内极其刚猛霸道的力量已经足以扯碎虚空,覆灭万千星辰,但当这足以对抗规则的神秘力量外放之时,却像是打在了棉花上,再怎么努力也难以突破。
“你也是感受到蜕化之不易了吧。”龙皇的魂魄此时对西门天的作用微乎其微,乖乖躲在一个适宜魂魄幽居的角落感慨道。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里说风凉话。”西门天其实早就想要解开神剑的封印,但经过多次尝试发现困住他的东西就是约束他力量的法则,不破之根本就无法利用自己的神通解封神剑。
“不要懊恼了,彩蝶可没有这么锋利的神器。”龙皇苦笑了一声,言语中指的当然是那个剑形的小口。除此之外,它也没有什么解决的办法,只能大眼瞪小眼的看着西门天一次次冲击。
破茧,是神主给界主留下来的考验,也是帮助其掌控和使用这足以抗衡规则的力量。
毕竟一个界主挥手即可摧毁万千星辰,甚至可以强行抵御界域内的法则,一旦失手,不知要毁掉多少生灵。因此,破茧乃必由之路。
“唉,这神主真是的,借个力量都磨磨唧唧……”西门天数次力尽均为徒劳,刚想发几句牢骚,却想起了自己曾经发过的天道誓言,不由得乖乖的住了口。
天道誓言可不是开玩笑的,万一自己说错了话,被宇宙中的混沌神雷劈中可就得不偿失了。更别说现在自己被裹得像毛毛虫,根本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纵使心中万分憋屈,西门天只是不说,默默的又挣扎了几百年。在几百年间,他由一开始不定时释放狂暴力量变为有一定规律的突破尝试。
“滴水,方能穿石。天道,还当以天道规则来破。”
经过数百年的磨练,西门天显然在一次次的尝试中已经摸到了破解此茧的门路。
此茧,不过相当于大道之中两仪归于太极,自成一方天地,看似无解,实则当分而化之。
“要不是我提前悟太极之道,恐怕再过数千年,数万年,数十万年,仅以蛮力根本就无从突破。”
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 線上看-第三百三十五章 界域往事分享
西门天刺破手指,附于神剑之上,顺着剑槽一路划过。只见他额头紫黑色的神纹光芒大作,淡金色的鲜血流向剑锋的过程中分化为黑白两色,可谓是渭泾分明。
下一瞬,无数的裂纹自“茧”上呈现,巨大的太极虚影一闪而逝。那茧在神剑威能之下猛的炸裂,呈絮状在虚空中飘荡。
一人一剑一袭白衣,神躯之高足足有千万里之距,在他的面前,原本运转的星辰皆尽灰飞烟灭。
在他附近的虚空顿时空荡荡的一片,像是什么都不存在的寂灭域。界主威压浩浩荡荡呈碾压之势,使得向这里飞来的彗星亦凭空消失。
“凝。”西门天眼眸微抬,牵引使逝去的那颗星辰像是被时间定格了一样,静止在星空中没有任何变化,而周围的一切则被尽数摧毁。
“这个界域,从此以后就叫奉天界了。老朋友,你觉得如何?”
话音刚落,神剑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西门天的手中,随后堪比诸神般纯粹的威能撕裂虚空,凝聚成一个黑衣男子的模样。
“我觉得还可以,主人。”黑衣男子一屈膝,锋锐的气息足以刺破空间。直到此刻,它才真正的认西门天为主。
当神剑第一次见到奉天的时候,即便是它经历了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残酷战斗,破碎的快要维持不住形体,也根本对他不屑一顾。
因为仙族的极限只能操纵顶级造化仙器,而它是神器,只能用神的力量和寿元来催动它。
仙魔一役,奉天仙王耗尽了所有的寿元,却连它百分之一的力量都没有释放出来。可是经此一役,它却看到了一个对剑道至诚的心。
寓意深刻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 ptt-第三百三十五章 界域往事讀書
“你没有认牵引使为主,难道只是为了我吗?”
西门天扶起黑衣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番。如今被修复的它已经重回战前的风采,比破碎的它强上百倍。直到今日西门天才发现,真正的神器居然如此强大。
“是,也不是。”这是神剑对西门天的回答。
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仙戀之雙生劫 起點-第三百三十五章 界域往事閲讀
神器与仙器最大的不同就是有着不亚于仙族的自主思想。它承认,当牵引使向它抛出橄榄枝的那一刻,它心动了。
在界域之中,只有牵引使能勉强发挥自己那强大的威能,在须臾之间荡平一片星空。
可是在牵引使的身上,早已没有了那份变强的执着,只剩下了孤独和无奈。它知道,尽管老者足够强大,可是却永生止步于此,再无进步的可能。
事实证明,它选对了。西门天奋然崛起,经过近三万年的修行,终于成为了一方界域之主。
“我倒是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大战能使你这等神兵利器破损至此。”相比于惊叹神剑的眼光,西门天更好奇此前执神剑交战的究竟是何方神圣。
“那一战,这里整片界域被诸界主余波摧毁大半,还有许多至今尚未恢复。”
黑衣男子遥遥一指,正是模糊而又紊乱的界域边缘。在那里,时间和空间被交战的余波搅的一片混乱,即便是身为界主的西门天,也不敢轻易踏足此处。
“界主虽然各司其职,都拥有神主的部分力量,可是同样也会死。只要你死了,这片界域就变成无主之物了。”
“无主之物,就意味着其他界主可以觊觎了?”西门天脊背一阵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