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火影之神級系統笔趣-第846章 時間長河推薦

火影之神級系統
小說推薦火影之神級系統火影之神级系统
“这里是哪?”
叶良在一片茫茫的虚无中睁眼。周围什么都没有,没有物体,没有空间,甚至连所谓的时间都感知不到!
“宿主,这里似乎是某处奇怪的地方,我无法从这里感知到任何能量,仿佛连您的身体都不复存在。”
叶良看了看四周,赫然发现,自己居然真的变成了一抹意识!
“怎么可能,难道我是真的死了?”他稍加疑惑。他最后的记忆是被男子打中,随后悄无声息的朝着身后飞去。
本来他还打算借着男子的力道,赶紧趁机逃生,可是后背一凉,就再也没了知觉。
“我记得那名男子好像提到了什么时间长河的声音,具体我也不懂,恐怕这里就是他所提到的时间长河。”
“时间长河?”叶良楞了一下,他还是首次听到这个名字。他往着旁边看了看,压根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
“不管如何,我都必须要从这里走出去。既然我的意识还能存在,就说明我还没有真正的被消灭,恐怕是被封印到了什么地方而已。”思虑了一下的叶良,就开始朝着没有目标的地点而去。
就这样,他大概了很久,很久,久到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到。
叶良的胡子长了出来。
“系统,我到底走了多久了,怎么周围还是这么雪白?”
“没有参照物,我也不知道多久。但我在心里计过时,似乎我们已经走了个把月的时间。”
“个把月!”叶良大声了起来:“你确定你没有说笑,我真的走了个把月?”时间固然很久,但叶良并没有感知到一丝的劳累。
他在虚无的环境移动,要不是旁边有个系统在身边,他也不会出声询问。
“系统,帮我数个数,等我走到一年的时候,记得提醒我一下。”叶良出声道。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才如此吩咐身体里的系统。
系统沉默不语,但还是答应了叶良的话。
叶良开始走动。他继续前进,并没有算计时间,而是凭着一股子冲劲在前头走着。慢慢的,他的胡须越来越长,他的头发也在加长,很快就长到了耳根。
叶良没有停。
他感知不到任何的劳累,反正一个劲的走,连脸上的沉着都没有消失。就这样,真的走了很久!
可叶良就跟毫无所知一样,没有半点的反应!
终于。
系统出声了!
“宿主,您已经走到了一年的时间,根据计算,您的情绪方面没有半点波动,是否真的没有任何反应?”
叶良的脚步停了,他沉着的握紧拳头,在地上缓缓的蹲了下来:“确实没有反应。如果我猜想的没错,这个空间并不存在时间这个概念,我在这里走了如此之久,可完全没有察觉出来!
如果没有你的存在,我恐怕会无休无止的陷入无尽的徘徊之中。”
走了一年时间,却不知道。即便走了再久,叶良都感觉是在瞬间发生的事。这便是这个空间的可怕!
时间长河?
这便是所谓的时间长河嘛!
叶良担心自己永远的被困在这,他赶紧动了非常手段。瞬身术连闪!叶良为了出去,已经穷尽的手段。
此时,飞雷神的苦无也投了出来。可不论叶良如何加快速度赶路,他的周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没有物体,没有活物甚至连半点微不可查的泥土都没有!
这就是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空间!
精彩都市言情 火影之神級系統 起點-第846章 時間長河熱推
“宿主,快停下!你已经走了三百年,在这么继续下去,你的寿元会在这里完全耗尽的!”系统的声音大喊到。
可叶良已经听不尽系统的话,他像是魔怔了一样,一直不断的往前方走,嘴巴也是失神的念叨。
“我不能死,我要离开!我不能死在这个虚无的空间,外面还有大把的妹子等我来泡呢!”他眼瞳凸起在,整个人就跟发了疯似的在原地奔走着。
系统无奈了,她只得露出了人身,稍微一抓,就从叶良的背后抱住了他。
叶良一顿,马上停了下来。系统的身体让他重新回到了现实。现在还是虚无,他的内心也是空荡。
叶良一屁股坐了下去。
他蹲在地上,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系统没有说话,因为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样,继续过去了良久。
就连系统都不知道多久的时候,一名衣衫褴褛的老人从远处走了过来,他手里拄着一根拐杖,眼神麻木的在路上走着。
他也失神!
他也不能判定时间!
这个褴褛的老人跟叶良一样,他也在这个时间长河里,彻底迷失了。就在老人即将走过的时候,他的腿忽然被蹲在地上的叶良绊了一跤。
直接从地上甩了下去。
“矮油,是哪个混球敢坑害老子!”他一声怒骂,忽然从迷茫中清醒了过来:“奇怪,身体怎么这么虚弱?难不成老子才走几步,身体就虚了?”
他诧异的看了看自己,忽然被自己破烂的衣衫吸引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老子的金缕玉衣怎么变成这个吊样了?还有老子的皮肤!老子光光滑滑,冰清玉骨的皮肤怎么变成了鸡皮!”
他摸了摸脸颊,顿时傻眼了。
“我老了?”
男子惊疑不定。此时,他突然被路边的石墩吸引了。他在这里行走,还是第一次看见一个圆形的石墩。刚刚走过去,他就发现这不是石墩,是一个蹲在地上,身体几乎佝偻的年迈人类。
他也跟自己一样,身体已经尽数腐朽。
“老爷爷,快醒醒。这里不能睡觉,你在外面睡觉是要着凉的。”古怪老人拍了拍叶良的肩,似乎是觉得不对,又恭敬的拱了拱手。
可是叶良并没有理睬他。
他目光无神的蹲在地上,只是呆呆的看着地表。
“好爷爷?”古怪老人再次问了一句。他见叶良还是没有回答,便伸手叹了叹对方的鼻息。
“奇怪,呼吸匀称,没有死啊?”他诧异了一下。此时,他在叶良旁边,又看到了一位半蹲发呆的年轻美貌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