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線上看-第0788章 一港元老古董的刺激相伴

重生資本狂人
小說推薦重生資本狂人重生资本狂人
PS:小年快乐啊!
……
显而易见,围绕着高爵士所主张的改良版货币发行局制度和外汇基金独立运作,展开的交锋,不可能在香江银行业公会的会议上,得出个确切的结论。
反正,香江银行业如何加息的详细操作已经具体制定下来了,没有耽误正事,就当免费欣赏一场精彩大戏了,所以,散会后,除了争吵的当事者之外的人们,都脸上带着淡淡的神秘表情,脚步匆匆地各奔东西。
完全可以相像到,一个关于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互撕的大“瓜”,很快便会无法避免地通过媒体,呈现在公众面前。
财政司彭励治紧走几步,追上惠丰大班沈弼,满腹牢骚地质问对方,为什么没有遵守承诺,帮助自己在会议上打压高弦的嚣张气焰。
结果,沈弼语气淡淡地回了一句,“我忽然觉得,搞清楚高爵士的真实意图,更为重要。”
财政司彭励治被沈弼的出尔反尔气得够呛,于是意有所指地提醒道:“别忘了,我们的立场,是一致的。”
沈弼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虽然正治谈判可以继续强硬下去,但刚才你也看到了,各家银行代表的反应,难掩怨气。”
财政司彭励治忍不住讥讽道:“恐怕是惠丰要动摇了吧。”
沈弼瞥了一眼财政司彭励治,“我也提醒你一句,还是好好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吧。高爵士明显把你和财政司,以及正府,做了一个切割,只是指责你不作为,失职,如果你还想保住财政司的位置,真需要一些技巧。”
一听这话,财政司彭励治的火更大了,“别人不清楚,你还不清楚?我为什么那么做,还不是按照伦敦的意思行事!”
沈弼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有时候,找人背锅,是各方想要平息事态的默契。”
望着沈弼的背影,财政司彭励治心里有些发凉,这种可能好像真的存在啊,说起来,港府财政司这个位置一直都从资深公务员里遴选,而自己是从太古高管,“空降”到财政司,可谓开创了先例,难免惹人惦记,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推出去当替罪羊了。
……
财政司彭励治开始如何心思复杂,外界不得而知,而香江银行业公会这边动作很快,迅速对外宣布,自翌日起,将存款利率提高一点五厘,即储蓄存款为七厘。
不出高弦所料,这项措施对稳定港元汇率没有什么实际效果,港元汇率继续照跌不误,最多只是帮着那些才摆脱银行业危机的中小型华资银行,暂时稳定了一下人心而已。
在这种情况下,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公开争吵的新闻,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了。
对于媒体的八卦,财政司彭励治自恃身份地没做理会,率先开炮的高爵士,也没有在公开场合进行正面回应,但一件小事,还是让公众对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公开争吵的兴趣,无比高涨。
有利银行宣布,刚刚接受了高爵士捐赠的一个藏品,面世于一九三五年的,香江第一张一港元纸币,其编号为A001,由高爵士早前出资五万港元,从伦敦收藏家处购得。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重生資本狂人 傑奏-第0788章 一港元老古董的刺激
根据有利银行向公众的介绍,这张一港元纸币可谓具有非凡的历史意义,因为正是在一九三五年,港府撤销以银元为发钞储备,改为以黄金和其它外币为发钞储备,即香江进入英镑汇兑本位制时期。
当年十二月六日,《外汇基金条例》生效。按照其规定,香江三家发钞银行,惠丰、渣打、有利,在发行新钞时,必须以等值的英镑,缴予外汇基金,以换取外汇基金发出的负债说明书,而发钞银行和外汇基金之间,按照一英镑兑十六港元的固定汇率进行兑换。
这就是流行于当时英国的殖民地和保护国范围内的,基础形式的货币发行局制度了,而香江的英镑汇兑本位制,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一本占领香江的那几年之外,一直运作到一九七二年七月六日,港府宣布,港元与英镑脱钩。
同时生效的《银行钞票发行条例》规定,惠丰、渣打、有利所发行的港元钞票,为香江的法定货币。
另有《一元券货币条例》颁布,港府授权当时的库务司,负责发行一元纸币,及一毫和五仙两种硬币,以维持小额面值货币的供应,避免通货骤然紧缩,影响金融市场的稳定。
高爵士向有利银行捐赠的这张编号为A001的一港元纸币,就是当时港府发行的第一张一港元纸币。
……
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重生資本狂人 ptt-第0788章 一港元老古董的刺激看書
媒体本来就对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的公开争吵到处刨根问底地打听,知道了有利银行的动静后,记者们立刻不约而同地蜂拥而至,想要见识一下陈列室里的香江第一张一港元纸币。
对此,有利银行安排专人,进行了耐心的接待,甚至堂堂的有利银行总经理陈祖泽,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亲自担任了一次现场讲解。
自然而然地,有记者好奇地询问,高爵士为香江第一张一港元纸币花了五万港元,是否意味着,这张将近五十年前发行的一港元,相当于现在的五万港元了?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简直太让人叹为观止了!
陈祖泽被逗笑了,“那五万港元,体现的是藏品所具备的,诸如历史意义等等的收藏价值。根据高益的核算,以实际购买力计,这张一九三五年发行的一港元,大约相当于现在的四百港元以上;当然了,如果港元还这么贬值下去,它所对应的购买力,也会相应提高。”
……
记者里财经专业只占一部分,未必全都能精确理解金融圈子里的真正门道,加上大家抢着发新闻,于是不少似是而非、博人眼球的报道,开始一拥而上。
比如,不到五十年港元贬值四百倍云云,甚至还有记者专门去找七八十岁的阿公阿婆,求证当年的情形,而得到的答复毫无例外地都是,那时候的钱,真值钱啊。
反正现在民众关心港元贬值,报纸只要有相关报道就能卖光,管它真伪对错呢,发就是了,这让严谨的人哭笑不得,但更多的普通人,则被刺激得,对港元汇率越发敏感了,自然也更关注,高爵士和财政司彭励治为什么争吵?又在吵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