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重生浪潮之巔笔趣-第一千二五二章 “新晉世界首富”回國了!相伴

重生浪潮之巔
小說推薦重生浪潮之巔重生浪潮之巅
说真的,此时梅特苏·洛克菲勒跟方辰拼个你死我活,甚至同归于尽的心都已经有了。
他要让方辰这个出尔反尔,不讲信用的家伙,付出惨痛的代价。
至于说,叔叔的那些教导,他已然全部抛之脑后了。
因为方辰不配!
不配获得洛克菲勒家族的善意!
不配称为洛克菲勒家族以及他的朋友!
见梅特苏·洛克菲勒这幅气急败坏,分分钟就要跟他同归于尽的模样,方辰无奈的揉了揉脑袋,脑壳疼,真的是脑壳疼。
“梅特苏,你大概忘记了一件事情,我当时给你开的是三个条件,你现在满足我两个条件,就想要让我把索罗斯给放掉,你觉得合适吗?”
方辰瘫倒在椅子上,有些生无可恋的说道。
“三个条件。”
梅特苏·洛克菲勒一愣。
过了数秒,他的脸上瞬间染上了淡淡的红晕。
的确是三个条件,他误会方辰了。
不过第三个条件是什么?
他怎么有点不记得了。
好像是个无足轻重的东西,反正在他向族内汇报的时候,也只汇报了头两个条件,第三个条件压根就没提。
所以,以至于他到现在,如果不是方辰提醒,他真的已经忘记,当时还有第三个条件。
“方先生,抱歉,我好像忘记了第三个条件是什么了。”
没办法,梅特苏·洛克菲勒只能摊开手,满是歉意的坦然道。
“我第三个条件是,索罗斯手下那些伤害过我的人,必须交出来,受到惩罚,以伤抵伤,以命偿命。”方辰突然表情严肃,一字一顿的认真说道。
哦,对,以伤抵伤,以命偿命。
方辰这么一说,梅特苏·洛克菲勒瞬间想起来了。
但说实话,他对方辰为什么会专门再次将这个条件提出来,甚至摆出一副,如果他们不同意,就谈判破裂的架势,表示由衷的怀疑和不解。
甚至,他觉得方辰都不应该提,毕竟之前他们洛克菲勒家族已经退让了许多,方辰在这种小事情上,退让一点,又有什么不可以。
但想了想,他还是将这些话咽了回去,然后朝着方辰问道:“方先生,你觉得这些很重要吗?”
“很重要。”
方辰神情坚定的说道。
不管梅特苏·洛克菲勒是怎么想的,为他手下的人报仇,为那些为他拼过命,流过血,甚至牺牲掉的人报仇,对他很重要。
要不然,他也不会单独将其列为一个条件说出来。
梅特苏·洛克菲勒沉吟了一下,然后对方辰说道:“方先生,这样吧,你把你当初受过伤,牺牲过的手下数量告诉我一下,我可以给他们一笔巨额的,足够他们整个家庭一辈子都衣食无忧的补偿,然后这件事就此了结,你觉得如何?”
说完,梅特苏·洛克菲勒一脸笑意的看着方辰,他觉得这样应该足够让方辰满意了。
说个不好听的,人死不能复生,他就是把索罗斯的手下抓过来,给方辰手下的人偿命,又能如何?
那些人也不能重新复活,但他们的家人却还需要继续生活,所以说,他觉得这样才是最好办法。
而且他现在真的是想清楚了,钱吗,啥也不是。
如果花钱能获得方辰的友谊,将索罗斯尽快的放出来,其实是个不错的买卖。、
“我觉得并不太好,以伤抵伤,以命偿命,至于说我手下那些人未来的生计,以及他们家庭未来如何生活下去,那是我的事情,就不劳梅苏特你挂心了。”
方辰淡淡的说道,但语气中的坚决和斩钉截铁,却是任何一个三岁小孩都能感觉出来的。
他缺钱吗?
的确是缺的!
但缺的都是大钱,像这样抚恤金的小钱,他还真不缺。
并且抚恤,他也早就安排好了。
受伤的人,全部上调两个级别,该重用的重用,该提拔的提拔,如果真的因为伤势太重,导致工作能力下降,不能承担原有安保工作的,上调级别后,安排到二线后勤工作。
实在是连自理能力都失去的,公司负责安排护工终生照料。
至于说那些牺牲的,不但发放上百万的抚恤金,并且擎天还可以为其直系家属提供新的国籍和住所,也就是说,他们如果想要居家搬迁到法国,德国,美国之类的,擎天也会帮忙。
除此之外,牺牲人员直系亲属的上学,养老问题,由擎天全部负担,并且如果直系亲属中有人愿意来擎天工作,立刻免试安排工作,并且原则上提高两个级别开始做起。
也就是说,高中毕业的,原本是要安排T12,现在直接安排为T10,大学毕业是T10的,直接安排成T8。
除此之外,他跟盖达尔,丘拜斯商量过了,专门为这些人申请了俄罗斯英雄奖章等等一些荣誉称号,被纳入俄罗斯的保障体系中。
可以说,他已经在尽力的弥补这些人,让这些人未来能有个更好的生活条件。
他把擎天做的这么大,如果连保障几十个为他出过力,流过血,牺牲过的人生活,都保障不了,那擎天也就没有什么存在的价值了。
“既然这样,那也行,你看你需要那些人,我把这些人交给你。”
梅特苏·洛克菲勒耸耸肩,有些无奈的说道。
说真的,他到现在也不明白方辰为什么要坚持这么做。
但无所谓了。
手下这种东西,在犹太一族是不值钱的,随随便便就能找来一大堆愿意为他们效命,甚至赴汤蹈火的人。
为了这些人,跟方辰起冲突,他脑子有毛病啊?
再说了,那也不是他的手下,而是索罗斯的手下。
这样一来,他就更没有负担了。
虽然,梅特苏·洛克菲勒答应第三个条件是对方辰极为有利的事情,但方辰还是有点被梅特苏·洛克菲勒这样轻描淡写,视手下之人如草芥的态度震惊了。
他本来以为,梅特苏·洛克菲勒还会跟他再争辩,又或者讨教还价一阵子。
毕竟,他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以伤抵伤,以命偿命,索罗斯这些手下落到他的手中,会是怎么个下场,已然不言而喻了。
这些人将一个个的被他送到俄罗斯的法庭上,接受俄罗斯法律的审判。
而按照俄罗斯的法律,以及他的影响力,那些手上有人命的家伙,大都逃不过一个死字。
就跟他之前将抓到的,鲁茨科伊那一批手下的处理结果是一样。
而这些人虽说是索罗斯的手下,但同样是为犹太一族出过力的,可竟然说被抛弃就被抛弃了。
说真的,现在让他对敌人下死手,他下得去手,但对于自己人,说真的,他做不到。
念头一转,方辰自嘲的笑了笑,这大概就是他这种草根出身,跟梅特苏·洛克菲勒这种含着金汤匙,贵胄子弟最大的区别吧。
再者,他替索罗斯那些手下担忧什么?
方辰和犹太一族终于达成和解,比尔盖茨不由松了一口气,甚至还让秘书去他的屋子里,取来一瓶珍贵的好酒,用作庆贺。
据比尔盖茨所说,这酒连他今天婚礼都没舍得用。
但说实话,好不好的,方辰也真尝不出来,甚至他就喝了两口,就浅尝即止了。
倒是比尔盖茨和梅特苏·洛克菲勒喝得烂醉。
以至于,方辰让人将比尔盖茨扛回去,交给梅琳达的时候,梅琳达的眉头瞬间就皱了起来,看向方辰的面色也变得无奈甚至不满了起来。
梅琳达看向方辰的眼神,就如同在看一个整日里带坏丈夫,和丈夫一起胡吃海喝,喝的烂醉如泥狐朋狗友一般。
可方辰真是冤枉,这酒是比尔盖茨拿过来的,酒也是比尔盖茨自己非要喝的,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看着躺在床上,玉山颓倒,酩酊大醉的比尔盖茨,梅琳达无奈叹了口气。
照顾烂醉的新婚丈夫是每个新娘子的宿命吧。
中午的时候,她逃过了这一劫,现在方辰为她补上了。
第二天,跟梅琳达打了声招呼,方辰就带着苏妍朝着华夏飞回去了。
到了家之后,方辰本来还想让苏妍休息两天,等旅途的疲倦消散一些,顺便他俩再在一起腻歪两天之后,再去学校。
可谁知道,刚一下飞机没多久,苏妍就迫不及待的回学校了。
用苏妍的话来说,她这一路都是在床上睡过来的,哪有什么旅途劳顿,简直跟在家睡了两天似的。
而且跟着方辰跑了这么多天,她的实验进度早就耽误了,现在必须追上才行。
只不过,方辰听苏妍给他们导师打电话的时候,隐隐听到了,什么“碳”啊,“钻石”啊之类的东西,着实令人有些细思极恐。
他算是看清楚了,苏妍早晚有一天要变成科研狂魔。
然而,方辰却不知道,他回到燕京的消息,如同核弹扩散一般,瞬间席卷整个华夏,几乎所有人都在默默的盘算着,如何跟方辰攀上关系。
而之前跟方辰攀上关系的,则想着如何跟方辰加强关系。
之所以造成这样的情况,还不是方辰成为世界首富的消息,从国外传了过来。
虽然华夏消息闭塞,但绝然不是大清时,闭关锁国的模样,所以没过几天,方辰去硅谷,发布JAVA编程语言,以及承认自己是世界首富的事情,就传到了国内。
并且还有方辰不知道的,福布斯的一位副总裁接受采访的时候,明确表明了,方辰的财富情况属实。
如此一来,怎么可能不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
甚至,大部分人过了好几天,才将这个消息给消化下来。
毕竟,虽说方辰虽然在国内名气很大,可谁也没往世界首富上想啊。
没办法,谁让国内太富裕了,“外国的月亮比较圆”这句话在此时此刻,不是嘲讽,而是现实。
国外随便一个人的收入,都是现在华夏人收入的百倍,而且国外那些大富豪动不动就是什么百年家族,富可敌国。
就这样一群存在,怎么可能让一个华夏人给爬到他们头顶上去了?
然而等大家将方辰成为首富的事情消化掉之后,几乎在所有人心中,方辰的声望都骤然提高了一大截。
不少国人都替方辰有种的自豪起来,甚至有种与有荣焉的感觉。
“看来,咱华夏还是可以,能富起来的,要不然怎么能出个这么年轻的世界首富。”
“可不是怎么的,往前数一百年,咱华夏哪朝哪代不是世界上最富饶的地方,也就是这百年才衰落了。”
“而且看报纸,方辰的钱比第二名多好几百亿呢。”
“好几百亿是多少钱?”有人好奇问道。
“咱一个省,一年挣的钱也就是这么多了。”
此话一出,众人顿时咂舌不已。
这样的讨论,以及遍布整个华夏。
可以说,最近几天,这十来亿华夏人嘴上提到最多的人名,就是方辰了。
这股风潮,顺便还将那些写方辰的街头杂志,再次给带火了。
其中记载着,方辰从小到大的各种糟烂事。
虽说里面的内容八成都是假的,但却极大了满足了人们对方辰的好奇心,八卦心。
这些街头杂志,地摊小报,倒也算是时代特色了。
然而此时。
大内。
许建树看着好不容易,闲暇下来,浮生偷得半日闲的朱院长,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
过了数息,他终于忍不住说道:“方总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呗。”
朱院长目不转睛的看着手中的书,浑不在意的说道,头连歪一下都没有。
“那您也不说见见方总,平日里您不是挺喜欢跟方总聊天吗,他现在成了世界首富,您怎么不见他了?而且您就不怕方总觉得国内怠慢了他?”许建树心中有些患得患失的说道。
“世界首富这种东西,说来也是稀罕,如果是其他世界首富来到华夏,我少不得要接见一下的。但方辰这种自己人,就大可不必了,至于说怠慢不怠慢的,他自己心里有杆秤,他自己掂量的清楚。”
“再者,他现在估计也在那焦头烂额呢。”
朱院长嘴角突然闪过一丝欢快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