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重生之財氣沖天討論-第2169章 114查臺讀書

重生之財氣沖天
小說推薦重生之財氣沖天重生之财气冲天
电话自然是可以打的。
都市小说 重生之財氣沖天-第2169章 114查臺閲讀
秦风不记得号码,不过却知道114查台。
这个号码,在这个时代是非常流行的。但是在未来,几乎没人打了。
后世,谁还会去打114频道,去查阅号码。
但现在,却很主流。
当然,这个114平台,你也不能直接询问个人手机号码。这个还是不行的。
保护隐私,你是查不到的。
当然,如今的社会,你要买张sim 卡,也是是不需要任何身份证明的。
不像后世要实名认证。
现在是不需要的。
包括银行开户什么的,都不需要实名认证。
只是后世才需要。
所以,现在你打114,也查不到手机号码机主是谁。
不过,座机号码是都能查到的。
秦风这边,想了想,直接问了应副府尹的座机号码。
不过尴尬的是,114不给。因为这是领导电话,不能私自给。
秦风无语。
想了想,这还有谁能直接认识自己。
这要不认识的,自己打过去,说自己是秦风,对方肯定不会相信。
毕竟你是谁啊,你说你是秦风,你就是啊!
我还说我是秦始皇呢!
这年头,诈骗犯可不少。
只不过,后世那是通过网络诈骗,现在都是流行面对面诈骗。
秦风家里,曾经还遭遇过一次上门诈骗的。
对方说自己是某某医院的,跑上门来跟秦风父亲说,可以帮他治病。
详细情况不太清楚,就是一通乱吹,吹的天花乱坠,总之就是你交钱,我就可以给你邮寄什么神奇中药来,而且,你以后有病,还可以直接去找某某名医之类的。
这骗局多么荒谬。
但是呢,就是抓住了病人病急乱投医的心里。
最终成功从秦风父亲手中诈骗了500元。
这可不是后世,而是90年代初的500元,是很值钱的。
那个时候,一个月工资也就一两百元。
500元,那是几个月工资了。
就这样被诈骗走了。
秦风这认识的人,都有手机。基本上,平常都是手机联系,利用座机联系的,还真的很少。
当然,不是说现在装座机的都很少。
实际上来说,装座机的还是很多的。
这都2000年了,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有座机了。
不过秦风家没有安装,也是怕麻烦。
一旦你有座机,就会被人挖出来。
座机号码太容易弄到了。
要知道,这时候,每年都会流行一个电话黄页,很厚的一本电话簿。这上面会有所有座机号码,每年更新。
所以,要查阅出来秦风的座机,那太轻松了。
如果真被查出来,那以后号码会被打爆的。
所以,秦风没有安装座机。
这也让秦风现在很是头疼。
对了,打电话给张府尹办公室。
秦风查了下,这个号码还是可以给的。
随后,秦风就打电话过去了。
“喂,你好,这是张府尹秘书处,请问有什么事?我可以代为向张府尹传达!”秘书处的电话响起。
秦风长吁一口气。
这让秦风有种找到了组织的感觉。
人氣小說 重生之財氣沖天 起點-第2169章 114查臺熱推
“你好,我是秦风,我想要找一下张府尹。”秦风开口说。
“秦大师?”秘书处是和秦风接触过多次的,自然能够听出秦风的声音,当即就炸锅了,“秦大师,你现在安全了吗?逃离匪徒控制了吗?你在哪?我立刻通知应副府尹去派人接你。”
安全?绑匪?
秦风大脑一转,哭笑不得。
“我没事,只是不巧出了点车祸,所以被人送进了医院,没事的。医生说我要住院观察三天。我这恰好手机没电了,所以希望你帮我通知一下我家里,让她们不要担心。”秦风说。
“啊?出车祸了?秦大师,你在哪家医院?好好,我记下来了,我这就通知张府尹。”秘书处连忙记录下详细信息。
秦风本想说让其不要通知张府尹等人,不过想来,这都联想到自己被绑匪给绑架了,这个,还是通知一下吧。不然如说不定事情闹多大呢。
随后,秦风回到了病房里。
一片岁月静好。
不过,很快一阵痛苦的呻吟声传来。
“这什么破医院啊,就不能给我药吃,让我不头疼了么!”隔壁床位传来痛苦呻吟声。
精品小說 重生之財氣沖天-第2169章 114查臺鑒賞
秦风瞟了一眼,也是车祸送进来的,不过呢,头部包扎的可比秦风厉害多了,而且,看上去真的很惨。在那痛苦呻吟。
大声的痛苦呻吟声,引来护士和医生。
不过检查一番后,医生表示这种疼痛感是正常反应,因为大脑受损严重,虽然进行了处理,但是却不能给其服用止疼药。
因为,这涉及到大脑,使用止疼药有可能影响到大脑。
就如同很多心脑血管患者,发病时,大脑也会特别疼痛。但是,却无法服用任何药物来缓解。就算偶尔用,但也只能少量服用,只能保证几个小时内不疼痛。
当然,其实秦风是很想跟这医生说,在澳洲有一种‘神药’,中文名叫做“必理痛”,英文名叫:Panadol。
这种药,就是一种止疼药,也是澳洲这边医生常开的一种药物。不管你是发烧,感冒,牙疼,或者流血什么的,医生大多会给你开一盒。让你吃。
那有没有副作用呢?
没有。
因为这要是包括哺乳期女人都能使用的药物。包括幼儿都能使用。
这样是能有效缓解疼痛的。
至于为何说没有副作用,其并非是化学合成药物,而是从植物身上提取的纯天然药剂,所以对人体无害。
其实从中药材来说,全球很多地方都会有从植物身上提取汁液的一些药方。
这一点来说,全球都是一样的。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没用。远水救不了近火。
此刻护士的劝说和安抚,完全没用。
对于头疼欲裂的人来说,你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忍忍就好了。
这话有个屁用。
你这说了跟没说没区别。
我这头疼着呢,你跑过来说一声,:忍忍,坚强!
你死不死啊!
你疼一下试看看!
不过这吵闹声实在太大了,已经惊扰到其他病人了。让其他三个人,完全无法休息。
秦风想了想,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