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定河山 風雪雲中路-第四百八十七章 本王分的很清楚讀書

定河山
小說推薦定河山定河山
听罢范剑的这番话,黄琼沉思了好大一会,却发现范剑说的这些道理,自己根本就无法反驳。站起身来,黄琼在屋子内反复踱步良久,看了看面前的范剑,又看了看那边同样陷入沉思的贾权,沉声道:“贾先生,认为范兄的这个意见如何?”
对于黄琼的询问,贾权沉吟了一下之后,才开口道:“王爷,权对党项人的现状,虽说不甚了解。在涉及到西北诸蕃之事上,权没有办法给王爷提供太过中肯的意见。但权以为,范兄有一句话说的却是没有错,那就是眼下对于王爷来说,稳是第一位的。”
“无论那个方向出了乱子,对王爷来说都是百害而无一利。王爷如今的心腹大患在内,而并不是在外,而是在内。王爷如今在朝中,几乎是半点根基也无。朝中诸臣,几乎无一是王爷的心腹之人。甚至可用之人,都不能说的上多。王爷过了年,便要入宫理政。”
“权知道,王爷报复远大,绝非那种甘于现状的守成之君。而且从眼下天下大势来看,表面上看似乎风平浪静,实则已经是内外交困。如今外有北辽野心不死,时刻都惦记着入主中原。而且随着北辽秉政的萧太后,励精图治、收拢诸部兵权,北辽国力大有蒸蒸日上之势。”
“内有百余年经营下来,占天下财富近半,以一府超过一国。对朝廷已经成为最大,甚至可以说最致命内患的桂林郡王府。再加上土地兼并越演越烈,大量的土地都集中到了宗室、官员之手,百姓负担越来越重,穷者几乎无立锥之地,贫者日贫、富者日富。”
“土地兼并,不仅失去土地成为流民的百姓愈来愈多,也使得朝廷岁入也日益艰难。法纪日弛,奢靡之风日甚不说,吏治也越来越败坏。一个设府不过数年的四品郑州知府,在天子脚下的京畿之地,便聚敛如此大的财富。那更高的安抚使、转运使,甚至中书省、六部呢?”
“还有其他的各个州府呢?观一隅而晓天下,天下这么多的州府道官员,虽说未必各个都是贪官,但就权所见,真的清官并不多。即便有几个清廉的官员,恐怕也早被排挤的官做不下去了。就像当初的那位于节度,不是一样被人排挤到只能由文转武吗?”
“权说句逾越的话,就眼下天下的这个大势,便是皇上真的择一守成之君,也未必真的能守住这个成。非大动,无以挽回如今国势日颓的局面。而如今朝中的官员,虽未必都是各个尸餐素位,但不是结党营私,便是选择明哲保身,只会上传下达的传声筒。”
“而且,眼下王爷在朝中并无半点根基。遍观朝中这三省六部,九寺三使司、枢密院、御史台、翰林院,甚至国子监、太医院,王爷能用或是敢用的官员又有多少?王爷想的是大展拳脚,但如今朝中的局面,却是让王爷恐怕很难施展开。”
“毕竟无论任何政令,都需要下面的官员上传下达,到了地方更需要官员却落实。没有自己的班底,王爷的做法损害到那些官员利益,在朝中势必要受到处处掣肘。王爷再远大的报复,势必都将成为一句空谈。”
“年前前来下拜帖,找门路拼命想着给王爷,送年礼的那些官员,不过是一群墙头草罢了。这些人今儿能效忠王爷,明日若是皇上再一次易储,也一样会倒向其他人。所以权以为,王爷眼下最大的隐忧,在内而并非在外。王爷眼下最紧要的是,组建自己的班底。”
都市小说 定河山-第四百八十七章 本王分的很清楚推薦
超棒的都市小說 定河山 愛下-第四百八十七章 本王分的很清楚閲讀
“至于西北党项诸部,如果真如范兄所说,对王爷来说不过是疥癣之患罢了。就算那个拓跋继迁野心再大,但没有足够实力的支撑也是枉然的。就算其真的造反,以如今党项人的实力,也很难形成真正的大患。正像是范兄所说,最多也就波及到陇右路。”
“如果王爷对其真的不放心,权以为可以借用范家之力,对其进行严密的监视。而在这件事情上,如果有范家出面,恐怕效果还要高于南北镇抚司。王爷,造反可不单单是有马、有人便可,至少是需要大量军器的。哪怕党项人在擅长冶炼铁器,可陇右一地并不产铁。”
“没有了铁,党项人用什么来打造军器?其若是真的有野心造反,势必要大量的购买铁。而在这一点上,作为商人的范家可以发挥的作用,就远远超过南北镇抚司与当地官府。因为官府也好,南北镇抚司能查的也只是表面上那些东西。若是走私铁器,官府未必能查到。”
“更何况,在分化瓦解党项诸部上,有什么人出面比商人出面,更不容易引起别人怀疑,乃至猜忌的?只要我们对其密切注意,加快对党项诸部的分化瓦解。此人即便是真的造反,又能如何?单靠平夏部自己的实力,甚至连疥癣之患都未必能算上。”
“至于该怎么分化瓦解,眼下这个李继迁通过联姻,实际上已经形成的部落联盟,其实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说难,是咱们对其内部实际情况,暂时还不了解。说不难,是因为人都是有野心的,平夏部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
“方才听范兄所言,这个拓跋继迁实际上,已经可以说是平夏部的旁支。其所授的从七品都知蕃副使,对大齐朝来说只是一个虚衔。可在平夏部头人的眼中,却是未必是虚衔。一个旁系子弟,能袭得这个官位。王爷,您想平夏部内的自认为正房的子弟,又岂能高兴?”
“他四处与党项其他部族头人联姻,别人看在眼里又岂会不明白他的意思?那个拓跋继俸虽说为人软弱了一些,可能在那个位置上坐了那么多年,又能将这个有野心之人,死死的压住一头,也绝非是什么无能之辈。其实朝廷手中有什么,不外就是官帽子吗?”
“如果能够给一个虚衔,便能分化拉拢一批人为我们所用,朝廷又何乐而不为?党项人在怎么说,骨子里面也是游牧民族。只要我们能够找到他们的弱点,在一步步的分化瓦解他们。就算他拓跋继迁真的要造反,也未必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当然,这还需要范家出手协助。南北镇抚司,王爷现在还插不进手,也不能去插手。平夏部又远在陇右,便是永王那里也是鞭长莫及。所以,若是想要获得党项人的详细情况,还需要范家的帮忙。范家商队多年游走西北,对那里的诸蕃部族还是了如指掌的。”
“尤其是党项诸部头人、贵族子弟都是什么品性,其中那个贪婪,那个有野心,那个心向着朝廷,那个野心勃勃,那个贪财、那个好色,范家的商队想必是一清二楚。只要我们能抓住这些人的弱点,在采取攻心为上的策略,王爷的忧虑自然可以不占而解。”
“至于现在,权以为王爷还是应该将更多的心思,放在朝局之中。选贤用明,力争在短时间之内建立起自己的班底,这样王爷今后的施政才有了真正的保障。王爷与当年的太子不同,没有詹事府、左右春坊这种自己的官属。而皇上下一步究竟怎么想,咱们又是一无所知。”
“皇上会不会,将东宫原有的官属转给太子,咱们也一样不清楚。但权以为,王爷不能被皇上牵着鼻子走。在建立班底这一事上,一定要有自己的想法。就算皇上真的将东宫,原有的官属转到王爷的名下,王爷也是要仔细甄别一番,裁撤其中庸碌无能之辈才可以。”
贾权的话音落下,黄琼微微点了点头。他清楚,贾权说的这些并没有错。自己在朝中根本没有一点根基,几乎无任何的班底,甚至就连朝中诸臣的品性如何都不甚了解,这才是眼下自己最大的不足。正有如皇帝说的那般,根基不牢、地动山摇。
好看的都市小說 定河山笔趣-第四百八十七章 本王分的很清楚鑒賞
没有根基,没有班底,也就意味着自己无论要做什么,恐怕都要处处受到掣肘。尤其是眼下德妃娘家,在朝中文官影响极大,门下所出达到半朝的情况之下。恐怕那个依仗娘家势力的德妃,不会让自己日子太好过的。以她那个性子,给自己找点麻烦太容易了。
马上可以打天下,但是不能马上治天下。无论是政令的通行,还是决策的落实,最终还是都要靠这些文官的。没有自己文官班底,就算皇帝在信任自己,交给自己再多的大权,自己的想法和思路再好,恐怕下面的人不真心配合,推行起来也是阻力重重。
想到这里,黄琼点了点头,对着贾权和范剑道:“贾先生此话,才是真正的老成谋国之言。之前,倒是本王有些想左了。此事就按照先生的法子办,先由范家出面摸清楚党项诸部的实际情况,然后咱们在对症下药。至于范家那边,还请范兄多多费心了。”
看了看听完自己这番话之后,面色多少有些为难的范剑,知道他为难是什么的黄琼,淡淡一笑道:“范兄放心,本王并非是想要让范家做什么,更不是要范家为本王效力。范兄是范兄,范家是范家,这一点本王分的很清楚。本王只是希望,范家的商队提供一些消息罢了。”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定河山 ptt-第四百八十七章 本王分的很清楚分享
“此事事成之后,本王对范家势必会有重谢,绝不会让范兄做难的。当然,如果范兄若真的实在为难的话,也就当做本王什么都没说就是了。至于灵州党项诸部那里,本王在另想其他的办法就是了。虽说南北镇抚司那里本王插手不得,可活人未必会让尿憋死。”
黄琼的话音落下,范剑却是没有立即回答他。其实范剑很清楚,黄琼这个要求并不过分,以范家在西北的实力轻松便可以做到。甚至可以说,黄琼要的那些东西,作为范家资料库的文房,之中就有相当一部分。
范家的商队,虽说不如桂林郡王府那么庞大。对西域诸国的通商规模,也远远达不到掌握着海外通商之权桂林郡王府。毕竟范家是真正的商人世家,而不是桂林郡王府那样在朝廷支持之下,以半官方的身份吃独食的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