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左道傾天 起點-第一百三十九章 情關難渡閲讀

左道傾天
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
雷能猫彻底无语,甚至是惊恐。
我的心……也被带走了……
是的,我玩过很多女人,我号称花花公子,上过我的床的女人,没有一万个也有几千个了,我都是很洒脱的,玩几天就让她们滚蛋……
这是我第一次动真感情……
我第一次动真情的对象,竟然是个男的,就算是男扮女装的,终究还是个男的啊……
人家拍拍屁股走了,可是我……
雷能猫突然在空中嚎啕大哭,涕泪横流,哀哀欲绝。
都市言情 左道傾天 ptt-第一百三十九章 情關難渡閲讀
因为我发现……
我还爱着……
海魂山与沙魂联袂来到雷能猫面前,看着这货失魂落魄的脸色,尽都忍不住默然一瞬,然后拍拍雷能猫的肩膀:“好了好了,别伤心了,你特么将我们都卖了个干净,可你这样我们都不好意思找你算账了,不幸中的万幸,你小子还有便宜呢。”
海魂山此言虽是调侃,却也是事实,要知雷能猫因色露机,将己方的关键信息尽数都告知了众人之目标——左小多,这才令到局势剧变如斯,便是将一切罪责都归咎于雷能猫的身上,雷能猫也无话可说.
然而迄今为止,两人感觉巫盟联军方面损失固然偌大,仍未到伤筋动骨的地步,而说到身受最惨痛的,仍旧未过于雷能猫者,心灵打击之惨痛,莫过于甚。
两人设身处地,如果是自己,恐怕自杀的心都有了。
超棒的小說 左道傾天討論-第一百三十九章 情關難渡鑒賞
雷能猫惨笑一声:“是我的错!全部都是我的错!是我色迷心窍,我竟然被一个男人迷得神魂颠倒了!”
“错不错的,事已至此。”
海魂山难看的脸上,却是有些和善:“男人因为感情而昏了头……第一次动真感情,倒也可以理解。”
“不过你造成的损失,已成事实……”海魂山道:“到时候咱们一起说说,意思一下吧。”
沙魂点点头。
理解是真的理解的,大家都是在脂粉堆里打滚的人,但平常的玩玩发泄,与当真动了真情是不同的。
将心比心,若是此事落到了自己身上,心灵打击的沉重程度,难以想象。
但是,理解归理解,现实所造成的损失,终归是现实,自然要由你来背。
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左道傾天 愛下-第一百三十九章 情關難渡熱推
无论你的立场如何,初心如何,终究是因为你的真情,害死了不少人,耽误了大计划,还有神无秀的异宝遗失,这些都是必须要做出来补偿的,这方面态度也要端正。
否则以后还怎么混?
雷能猫失魂落魄道:“明白,我会对兄弟们作出交代的。”
沙魂叹口气,道:“好。我们俩是想要问……你的天雷镜,没被哄了去吧?”
不怪两人有这种念头,实在是雷能猫现在的情况,几乎可以说,就算是小命被哄没了,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甚至于,他们对于左小多没有顺手取走雷能猫的小命,已经深表诧异了!
“天雷镜……”
雷能猫咽了一口唾沫,哭唧唧的道:“……就在刚才……被……拿走了……她说要看看……呜呜……”
沙魂与海魂山无力的仰头看天。
这货,果然没猜错,竟然真的是给出去了。
“能猫……”沙魂终于还是忍不住:“你也算是万花丛中过,下流绝不风流的佼佼者了……心机智谋,更是半点不缺,你这……”
终究还是有些不了解。你一个向来将女人当玩物的人,居然也会有如此重的情伤?
雷能猫失魂落魄的看着远方,神色间犹自混杂着难以言说的怔忡与生无可恋。
良久良久之后才道:“你的心,真正动过吗?”
“你的情,真正动过吗??”
“万花丛中过,你爱过吗?”
海魂衫彻底懵了:“可是……这,这你是被人坑了啊,那可是个男的……!”
雷能猫一脸无语:“我知道!我恨他!我恨不得将左小多碎尸万段,挫骨扬灰,但我就是忘不了他那个女装的形象……我……我……”
突然间仰天长叹:“难不成老子这辈子玩得女人太多了,下流太过了,这才遭遇到了这等报应!遇到这么一个没有节操的东西,从此贻误终身……”
海魂山与沙魂再度相对无语。
这俩人都是聪明到了极点的狠人,岂能听不出来,这位雷能猫虽然嘴上在咒骂,言之凿凿,字字铿锵,但骨子里的恨意却不强烈。
相反,还隐隐有几分洒脱的味道在内。
隐隐然有些大彻大悟的味道。
“那,追杀左小多的事情,你还……参不参加?”
海魂山问道。
“不参加了。”
雷能猫苦涩的笑笑:“我必须得回家了……这一次出来,丢了大人,丢了家族重宝;还给大家造成了许多损失,自己更是沦为了巫盟十二家族的的第一笑话……”
他看着远方,怔怔出神,良久道:“……我须得尽速回家族领罚,此外……今天的损失,截止现在为止的损失……我会整理清楚,为各位兄弟送过去……”
“还有,这次回去,我想要找个人,成亲结婚了。”
雷能猫嘿嘿的笑了笑:“万花丛中过的日子,该结束了……嘿嘿,我们有情,可伤;但我们经历过的那些女人,又有几个无情?这次……真的是我之报应了。”
“至于左小多的追杀,呵呵,就这样吧。天雷镜……就当是送给他了!”
说罢苦笑一声,转身挥挥手,居然就这么去了。
一声呼啸,带着雷氏家族的所有护卫,头也不回的掠空而走。
两人就这么看着,看着此次围剿动作失败的罪魁祸首雷能猫,居然就这么走了,走得无影无踪。
两人相对叹息,一时间,竟自说不出心里到底什么感觉。
海魂山良久才叹了口气,道:“或许雷能猫说的是对的,以后,还是少在这情感方面作孽吧……万一有一天遭受这种报应,果报不爽……”
沙魂咳嗽一声,道:“看来雷能猫是比我们更早一步,触碰情关了,不知道是福是祸,该喜该忧!”
海魂山默默点头。
情关!
两人都曾心生向往,但说到当真面对,却难免都有些胆怯的。
整个大陆的高层武者,在情关前倒下的,有多少人?
不说别的,十二大巫之中,就有几个;星魂大陆的右路天王游东天,情关难渡,止步天王。而左路天王云中虎,情关深陷,伉俪情深;只能选择与妻子一起尝试突破,否则,单独一人,根本就没可能再进一步……
无数的强者,或者也曾经娶妻生子,成立家族,但又有谁能知道,这些强者骨子里根本就没有触碰过情关?
什么是情关?
情不知从何而起,一往而深,终生念念不忘,至死犹自耿耿于怀,是为情关!
有很多强者都是号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一生中不知道伤过多少女子的心,看起来风流洒脱,什么都不在乎。
但这些人一旦遇到那种一眼倾心的女子,甚至不敢有任何接触,转身就走。
然后用无尽的岁月与遗憾,来消磨。
因为,情关一渡,便是一生。
不是超脱,便是沉沦,从来没有第三种可能!
谁能够有把握从这样发自内心沁入骨髓神魂的感情中超脱出来?
没有任何人,拥有绝对的把握!
亘古以降,能够超脱情关者,若非真正铁石心肠的无情客,便是至死不渝的至情人!
如果如普通人一般只有几十年生命,所谓情关,反倒无足轻重。
情关过与不过,至多也就是几十年蹉跎,弹指转瞬而已。
但是,修为高深的高强武者……寿命何等悠久。
情心一动,便是地久天长。
其中例子,更是比比皆是。
无毒大巫因为妻子被人毒杀;之后发誓报仇,自号无毒,立号初衷其实是将那用毒家族赶尽杀绝,然而在他大仇得报之余,却是将自己的一生,尽数都投入进了对毒物的研究之中,虽然因此而成为大巫,但是……
类似的例子,还有冰冥大巫,丹空大巫,摘星帝君,星魂魔祖……
“情关好入,情关难出。”
沙魂轻轻的叹口气,道:“其实,说起来情关,真的很羡慕,星魂大陆的巡天御座。”
“多少年来,大抵也就只得他们这一对个例而已。”
海魂山叹息道。
“你说这次雷能猫入了情关……能走出来吗?”沙魂眯着眼睛,终究还是忍不住好笑,却又叹息不已:“让他遇到这么一个奇葩,也真是……”
“难。”
海魂山也是又好气又好笑:“但是话说回来,他这一次情关,乃是完全没有任何希望的那种……不仅是仇敌,而且是男人,如何的至死不渝也是笑话……但要说郎心如铁,翻脸无情,反而是板上钉钉……哈哈哈哈……这特么的……”
“若是雷能猫最终走了出来,破除掉情关这个魔咒。”
沙魂深思的说道:“这小子便是因祸得福,未来可期。”
“可前提是他得亲手杀死左小多,彻底断绝一个情字,才能遂愿。”
“情关难得,情关难渡,又岂是说说而已!”
“说的是。”
“他们都去追左小多了……咱们也追上去吧。”
“好。”
“说起来,你为何停留下来这么久?”
“那你又为何也要停留这么久?”
两人相对苦笑,彼此心照不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