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大清隱龍-4883 車站騷亂閲讀

大清隱龍
小說推薦大清隱龍大清隐龙
自从京津铁路修通之后,大清国的百姓,尤其是京畿之地的百姓们对这火车的态度可谓是180度的大转弯!
从最早的抵触加各种迷信传言,到犹豫的接受,再到最后居然变成了非常信赖的工具!原因非常简单,因为这铁路真的是太方便了。
铁路修通之后,京津之间的旅程缩短到三个小时,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不仅是百姓出行方便,甚至货物运输尤其是鲜货都能更快捷便宜的输送过来。
铁路沿途的瓜果梨桃,还有渤海湾里的鱼虾蟹,通过铁路都能运过来!京师百姓爱吃一口渤海湾的梭子蟹,往年价格那得一两银子一只!
都是渔船下来之后,用大冰坨给镇住,然后快马向京师运输,这样的价格不是王宫贵胄根本就吃不起!
但是如今,三个小时的车程,这些海味就能达到京师的市场,光用冰的量就少了一大半,而且车厢运输量还大!
如此一来,一两银子一只的螃蟹,如今五六十个铜钱就能买到一只,这下京师百姓可算是有口福了!
百姓有口福,做生意的有钱赚,甚至连铁路沿线的百姓也能顺便往城里贩卖一些新鲜蔬菜水果什么的。
早以前人们还担心火车呜呜的叫,惊扰了沿途祖坟里的祖宗呢!可是如今一看这铁路能赚钱啊,谁守着铁路谁能发财,这还怕什么怕?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清隱龍 線上看-4883 車站騷亂鑒賞
不过就是上坟的时候,跟祖宗唠叨唠叨让祖宗保佑发财,别嗔怪这铁路吵闹,为了子孙后代赚钱过日子,你就算吵闹一点也忍了吧!
在太平时节,铁路的好处就已经说不尽了,等到灾荒年间,当人们看见一车又一车的救命粮食运送到京师后,这铁路从发财的宝地一下子又变成了救命的稻草。
人们看铁路的目光也有越发的敬畏了起来,而等到今天,战争突然爆发了,铁路甚至成了京师百姓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逃啊……赶紧逃啊……咱们去天津投奔姑姑去……”
“走啊……你叔叔驻守山海关当一名参将,咱们去关外啊……”
“坐着火车逃吧……能逃多远去多远,京师不能待着了……”
但凡外面有一点门路的百姓,都想尽一切办法逃离京师这个危险的风暴眼!同治帝手里只有十万大军,而光绪大帝手里有一百万,傻子都知道要怎么选择!
带着全家的细软赶紧逃命吧,一旦城破了,百万叛军进城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城内百姓要逃出去,可是城外的百姓还好逃进来,京畿之地一旦爆发战争,这些没有城防系统的农村就会成为最为危险的地方。
大兵一过你别说财富了,就连命你都保不住啊!
宝鋆带领亲兵视察京师治安,刚到西直门车站就被眼前的一幕跟惊呆了!
远方呼哧呼哧开来了一辆火车,跟往常的样子截然不同,甚至连喷吐的白烟都不一样了!
整个火车,车头和车厢上挂满了百姓,这都是知道打仗消息后,想要逃入京师城墙内避难的京郊百姓!
宝鋆大人是没有见过肖乐天亲眼见过的三哥国的火车运输,他根本没想到火车票除了头等票、坐票、站票之外,还有挂票?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大清隱龍笔趣-4883 車站騷亂相伴
这列火车一共六节车型,外面挂的人就得有十节车厢那么多!
整个火车就好像一个不规则的千足虫一样,挣扎着向前挪动着沉重的步伐,当火车喷吐白烟的时候,已经没有那么顺畅了,白烟被人们的身体分割开,看起来四面漏气!
这种情况下,火车的车速根本就快不了,开车的列车员也害怕摔死这些人,都是用的最慢的速度,沉重的如同老牛耕田!
已经见到了西直门车站,这火车两边挂着的百姓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就跟下饺子一样融入车站混乱的人群之中。
车站的警察拼命的驱赶人群“让开,都让开……这是拉军粮的火车……都滚蛋……让开地方……”
根本就没有人听他的,陷入恐慌情绪的京师百姓,扑向火车大喊着“抢位置啊……让我们出城……我们去天津……我们去工业区……我们去关外……”
“大家别信这些人的话……再不抢就没有位置了……这列车回头肯定要回天津的……等不到客车咱们做货车厢也是一样的……”
京师的百姓想往外逃,因为他们有门路!
城外的百姓想往里逃,因为外面没活路!
整个东直门车站就好像肠梗阻一样,拥挤成了一个大疙瘩!
哐当一声,拉粮食的车厢门都被拉开了,露出里面麻袋装的粮食,这些逃命的百姓如同蚂蚁一样的往上爬!
一边爬一边吧粮食袋子往下丢,这群难民算是帮车站卸货了,气的卸货工人都没活干!
“拦住他们……不行这要出乱子的……豫王就是个白痴……”宝鋆气的跳脚骂街,可是他们此刻距离车站还有五六十米远,中间隔着厚厚的都是难民。
这宝鋆的嘴是不是开过光?怕什么说什么,说什么来什么!
就在这时候,人群中突然嗖嗖嗖飞起几个冒烟的东西,直扑车厢里的粮食堆!
啪啪啪……一声声脆响之后,火光腾空而去!
“光绪大帝万岁!烧光昏君的军粮……义军入城,大清中兴!”
反贼的口号在人群中响起,这些潜伏的贼人放火烧了火车,烧了足足七节车厢的军粮!足足有上百吨!
惨叫声顿时响起,那些冲入车厢内的百姓被大火吞噬,里面的粮食都是易燃物,而且粮食这东西不像是木头,烧起来特别容易冒黑烟。
很多百姓来不及逃命,被黑烟一熏头晕目眩直接就昏过去了!
所有车厢打开的车门都在向外喷吐着浓烟,这下整个车站就炸锅了,人们四散奔逃,维持秩序的警察想抓人,可是那些纵火犯早就不知道逃到什么地方去了!
鬼子六奕䜣甚至学会了肖乐天当年玩剩下的那套把戏,漫天的撒传单,上面都是大逆不道的反叛言论!
宝鋆气疯了,他身边就二十来名亲兵,自保可以但是面对上万人的混乱场面他根本就没法阻挡!
关键时刻,突然从北方沿着城墙响起一阵密集的马蹄声,一队骑兵突然展开队形,如墙一样的就压了过来!
“跪地不杀!跪地不杀……胆敢逃窜者,杀无赦……趴在地上,跪在地上……”
四百多拐子马骑兵展开雁形阵,直扑东直门车站的混乱中心,领头的正是刚刚巡查完军火库的富庆三爷!
“宝鋆大人!您怎么在这?我刚刚收到御前会议的通报,正准备找您呢!”富庆大声说道。
宝鋆伸手指着那边“先别说话……锅炉房那边那群百姓里面有细作……我盯了他们半天了,赶紧抓住几个活口……”
富庆一摆手“白狼!看你们关外拐子马的本事了……抓活口!”
“嗻!大人瞧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