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715 打工人來探老闆的底了熱推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我真的只是村长
“大队长,要不,咱们休息一晚上再走?”
田明发开了一阵车,遇到一个小镇,几人随便在路边找了一家饭店填饱了肚子,见不远处有个旅馆,觉得还是先休息才好。
“行,你去安排。”刘春来倒也不坚持。
离开的时候虽然愤怒,刘大队长也知道,老四不是那么傻的,不会被许志强几句话就给哄骗了。
想想当初,刘雪为了上学,可是提着刀,要当着爹娘的面来砍自己的。
她既然决定要出去留学,不管许志强用什么大义,要不是刘雪自己愿意,许志强很难让她留下。
也根本留不住。
刘雪上了大学,组织关系就已经转移到了学校。
吃的是国家商品粮,每个月还有国家发放的补贴……
所以,他离开后,反而平静了下来。
蓬县招待所。
“原来他在你们县里这么有名气?”
看着眼前一说刘春来就眉飞色舞的女服务员,郑倩若有所思。
女服务员笑容更甚。
“可不是!咱县里红火的工厂,大多数都是他们四大队承包,根据刘春来提供的方案运作,现在那几家厂,可是整个县所有人都想进的单位。”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我真的只是村長 葫蘆村人-715 打工人來探老闆的底了
“你也是么?招待所不好?”郑倩挑眉反问。
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起點-715 打工人來探老闆的底了熱推
“招待所确实好,比厂里的繁重的工作清闲很多……”女服务员欲言欲止,最后也只是笑了笑,没继续说下去。
服务员的神态让郑倩了然。
羡慕别人挣钱多,却又舍不得放弃清闲的工作。
何况,他们都是有正式编制的人,同样也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
刘春来的厂子里,工资奖金多,福利待遇更好,却属于承包的……
让向来自视甚高的人言明羡慕别人,拉不下脸。
丢不起那个人。
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
身为国家干部,视金钱为粪土。
怎么能羡慕别人钱多呢?
跟女服务员聊完后,郑倩没回自己的房间,直接敲开杨春荣的房门。
门开后,直接进去,没关门。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容易让人误会。
也没谈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怎么样?”郑倩直接问杨春荣打听的情况。
杨春荣把自己打探到的详细说了,他了解的跟郑倩打听到的相差无几。
在蓬县,随便拉个人都知道刘春来。
“刘春来在蓬县这么有名气,为什么从来没看到过报道?要知道,他这种可是属于先进典型,别人学习的榜样,报纸、电视不该积极报道吗?”
杨春荣很疑惑。
刘春来让一个大队从贫困落后到全县收入最高,典型的致富带头人!
却没有看到任何报道。
郑倩同样困惑,这却不影响她们跟刘春来的合作。
“外面没有报道跟宣传,肯定有原因。目前情况已经基本了解。明天去幸福公社看看再说吧。”
杨春荣点头。
郑倩是老板,她说了算。
“当初你们厂,或许真错过了一个很好的发展机会。虽然刘春来是开玩笑,如果你们厂能有他指点,未来发展前景会非常大。”
走到门口时,郑倩停住脚步,扭头对杨春荣说到。
杨春荣愣了。
好像,确实如此?
可他也明白,真找刘春来,他会拒绝。
厂里领导也不会厚着脸皮强求。
再说了,根据打目前了解的,正因为蓬县许书记、吕县长这些领导的不要脸,才让刘春来手里掌握这么多产业。
人们反而觉得领导能放下面子为大家谋福利,才是真正的好领导。
第二天一早,郑倩、杨春荣二人便乘班车去幸福公社。
幸福公社到县城的班车,现在发车间隔时间也从原来的一天两趟到现在半个小时一趟,滚动发车。
即使如此,郑倩跟杨春荣两人乘坐的班车,也拥挤得不行。
这年头,没有超载的说法。
让郑倩体会到了曾经在香江挤公交的感觉。
车上声音嘈杂,一些人聊着家长里短,更多的则是聊着跟四大队相关的一些事。
郑倩、杨春荣两人只是竖着耳朵听。
周围都是说的方言,根本听不懂……
对两个外来人,车上的人也没多看一眼。
整个车上,不少外来人。
省道依然坑坑洼洼、颠簸不已。
车里的人随着班车的颠簸一起摇晃,本来就被挤得无法动弹的人们都在不停地抱怨着这路。
“听说今年这路会被修成水泥路,到时候就好了……”
一个人的话引起了杨春荣的注意。
这句话他听懂了。
因为是普通话。
“整条道路都是山路,真要硬化,可不是一个小工程,也不是一点钱能解决的……”
有人反驳。
同样也是普通话。
“从幸福公社到望山公社十公里的快速路,再从望山公社坐船到县城,也不麻烦……修路成本可不低,仅仅是那十公里快速路就花了二十万!从县城到幸福公社可是有三十多公里,得好几百万呢!蓬县政府能有这么几百万来硬化道路?”
反驳的人说道。
“那可不一定。要想富,先修路,刘春来当大队长,第一件事就是修路呢!”一个人说道,“县里也清楚,要加快幸福镇的发展,路就必须要修好。”
开始反驳的人听着这话,想抬杠,看到说话的人,吓了一跳,“马镇长?你怎么也在挤班车?”
马文浩咧嘴一笑,“难道我不能坐班车?刘春来那狗曰的,又舍不得把他的车免费借给咱们用,用了就得给钱。几毛钱的班车不坐,去坐跑一趟县城就得给他们几块钱的摩托车?”
车里的人顿时乐了起来。
不少人甚至帮着马镇长骂刘春来跟刘福旺这不要脸的两爷子。
刘春来父子的不要脸,了解的人都清楚。
特别涉及到钱。
郑倩诧异不已,一个镇长居然跟普通人一样挤班车?
而且还是一个县
“马镇长,听说咱们公社要扩大产业?大搞工业园区?”
笑骂之后,有人问马文浩。
原本嘈杂的车上,安静了下来。
只听到汽车的发动机声音跟大家的呼吸声。
幸福公社产业越多,大家得到的好处越大。
这一车人,要不在幸福公社上班,要不就是跟幸福公社有业务往来。
所有人都盯着马文浩,盯不到的,也竖起耳朵听。
见大家关注,马文浩无奈摇头,“扩大也扩大不了多少,得看招商引资的成果……县里准备在怎么镇上成立大型工业园……镇上的发展依托着四大队的产业,刘春来要不想麻烦,也是白搭……”
马文浩将一些能说的说了。
或许是照顾到车上有外地人,他用的普通话。
虽然大多内容都没实质的东西,也让一车人听得非常认真。
“刘春来居然能影响到他们镇的发展!”
杨春荣一脸感慨。
郑倩点了点头,没吭声。
下车后,车上下来的人,跟身边认识的人讨论着马文浩说的一些事情,向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郑倩跟杨春荣两人则是跟着马文浩。
马文浩有所感觉,扭头看去,发现一个漂亮女人跟着他,停了下来,问两人,“同志,你们有事?”
“马镇长,您好。”
郑倩微笑着伸出白嫩的右手。
马文浩轻轻捏着郑倩的手,随便摇了两下就松开,看着对方,等她们介绍自己。
“我是香江鸿发国际业务经理郑倩,这位是我的助手,我们来这边,主要是来谈卫生巾生产线……”
郑倩介绍着自己跟杨春荣。
“卫生巾生产线?找刘春来?”马文浩更疑惑。
刘春来这次出去,快一个月了。
就为了寻找卫生巾生产线供应厂家。
现在人没回来,卖设备的人先到了?
“马镇长,是这样的,我们来是想先了解一些情况……我们公司十分重视的这次合作。”
郑倩半真半假地解释。
想要了解刘春来,跟他本人的短暂接触,无法让郑倩做出决定。
她现在得从侧面去了解,不仅了解刘春来这个人,还得了解他的产业布局。
“春来同志还没回来。这事是他们的项目,由他负责,镇上无法干涉,我也帮不了你们……”
马文浩皱起眉头。
在他看来,对方是想要走自己的关系。
四大队彩电火爆,很多人都得排队拿货,还拿不到多少。
以前很多人都是到处找关系……
“马镇长,您误会了。我们这次不是谈业务,希望能更详细了解刘村长。这次的合作,不仅涉及到生产线,还有其他方面的……”
一直负责业务的郑茜,最懂如何与这些干部打交道。
大陆改革开放了,干部们最愁的就是招商引资呢。
马文浩一听,眼神亮了起来。
邀请两人到自己办公室谈。
在马文浩办公室里,郑茜问了不少关于刘春来的事。
马文浩对刘春来,那是各种夸奖。
甚至从刘春来当生产队队长开始,再到他如何把全县最穷的公社,短短几年时间发展成全县、甚至全市最富裕的大队。
幸福公社能乡改镇,也靠刘春来。
这些事情,马镇长全部都归功刘大队长。
“这样说来,葫芦村的产业涉及服装、家电、机械制造这三类?”郑倩问道。
“机械制造这块,涉及不多。承包的天赋机械厂,比起其他产业,投入力度并不算大。”
马文浩摇头。
对方既然说是要跟刘春来合作生产机械设备,找自己打听情况,本就可疑。
马镇长可不会透露刘春来的老底。
刘春来没回来,不了解情况,他自然不会多说。
“要不,我带你们去看看?”马文浩也想探探对方的老底。
他也不怕对方是骗子。
“不用麻烦马镇长,我们直接去找刘支书……”
郑茜拒绝了马文浩陪着他们。
是否跟刘春来干,必须先了解清楚对方。
有马文浩这个镇长跟着,她们这些外来者,估计什么都了解不到。
在县里,就郑倩跟马文浩两人就听说了,幸福公社的干部跟葫芦村的刘家父子,都是难缠得很。
马文浩也不介意,让他们随意,就去忙自己的事去了。
“看来咱们未来的老板,能力挺强的。一个偏僻的乡村,道路硬化,可不容易。”
刚从公社出来,踏上了水泥路。
郑茜跟杨春荣两人都感慨不已。
特别是了解国内情况的杨春荣,更是清楚这地方这样一条路的成本。
“真没想到,在这偏僻的小地方,居然还有彩电生产厂!”
到了二队,看着道路边上停着排队的长串汽车,郑倩着实感慨。
谁都不会想到,这穷乡僻壤,有一家彩电生产厂。
尤其还是来自香江的技术,有不少香江的技术人员在这边工作。
杨春荣一脸羡慕:“我们厂之前也想引进彩电生产线,可惜没资金,也没那技术实力……”
如今,彩电在国内非常抢手,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
加上国家准备从消费电子入手,提升国内电子工业水平。
这就促使全国各地都想引进彩电生产线。
“你们厂如果引进回来,会建研发中心,逐步建设配套的零部件厂?”
郑茜不屑地问道。
杨春荣尴尬地笑了笑。
确实,通用机器厂是做不到这程度的。
从马文浩口里了解,这厂无论是规模还是投入,都是很多厂无法比的。
刘春来用服装产业挣到的资金支撑彩电厂发展,还打算建立完整的零部件生产体系。
国内引进的彩电生产厂,大多数都是搞个组装厂。
谁愿意花费巨资去建设配套厂?
郑茜看着路边到处都是工地,以及成片种上蔬菜的大块土地,说道:“也许,这里以后会发展成一座城市。”
对刘春来了解得越多,郑茜越坚信刘春来是一个值得跟的老板。
贫穷落后的内地,最偏远的西南山区,仅仅是现在的产业,就足够发展起来了。
可刘春来并没有满足。
现在郑倩有些了解刘春来为什么要卫生巾的材料生产线了。
有马文浩的指点,两人并没直接从二队上山到大队部。
沿着公路一直往前走。
进入蓬县后,两人了解的情况越多,心中越是震撼。
尤其是看到幸福公社的工业园区,葫芦村平整后的土地以及大坪弯一带拔地而起的厂房,就能看出刘春来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刘春来明明有很强的能力,却守在这偏僻的地方。
如果在沿海城市,不管是各种配套还是交通运输等问题,发展速度远超过在这山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