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你跑不過我吧 起點-第915章 準確嗎?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你跑不过我吧
林副总队长神色怪异。
这话,说得有些满了,但又似乎是理所当然。
下一秒,他眼睛一亮,找到了慕远话里的漏洞。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第915章 準確嗎?推薦
“小慕,你一下午不都是在指导通川市局这边办案吗?什么时候梳理的那些资料?”
優秀都市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 線上看-第915章 準確嗎?推薦
慕远扭头,眼角看了林副总队长一眼,道:“我抽空看的,比如上厕所、偶尔空闲的时候。”
林副总队长有种智商被侮辱的感觉。
精品玄幻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 ptt-第915章 準確嗎?讀書
他倒不是觉得慕远在骗他,因为到目前为止他就没发现慕远骗过人,哪怕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从他口里吐出来的最终都证明是真实的。
可如果这是真实的……不可能啊!辣么多资料,怎么可能看完!
他此刻看到面前的挡风玻璃,都感觉那上面有张人脸在嘲讽自己。
“小慕,你真锁定了那些团伙的位置?”
“对啊!”慕远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林副总队长仔细想了想,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半晌,他问道:“可是……那些资料里应该没有与这些团伙的真实位置相关的资料吧?”
慕远咧了咧嘴,道:“这个确实没有!不过这又不是没办法找出来。”
“什么办法?”林副总队长像足了好奇宝宝。
慕远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道:“林总,这个给你说了你也不明白,涉及到计算机网络技术,你是外行。”
林副总队长差点没忍住怼上一句:你懂网络技术?
幸好他反应较快,想起这小子似乎是西华科大毕业的,而且学的似乎也与计算机相关的专业,他或许还真懂,所以瞬间就将到嘴的话憋了回去。
半晌,林副总队长苦笑一声,掩饰内心的尴尬,道:“有什么是你小子不懂的吗?”
慕远认真地想了想,道:“这个……还挺多的。”
林副总队长就很无奈了,他那问题也就随口一说,结果你还真敢想?
这不废话嘛,现在社会正处于知识大爆炸时期,谁敢说自己什么都会?你说不懂的还挺多,这才算正常,你若真要说自己什么都懂,那就成笑话了。
林副总队长不打算继续纠结这个问题,不然心里一直乱糟糟的。
他一脸严肃地思索了一下,随后道:“小慕,如果你真能确定目标所在的位置,那你去调查确实最适合。只要我们这边能拿出足够多的证据,那边政府也不好说什么。而且,有你们提前踩点,就算当地政府有意包庇,我们也能做出有效的制衡。”
慕远点了点头。
“不过……这事情你估计要花多长时间?”林副总队长忍不住问了一句。
要换作以前,他肯定不会问出如此外行的话,这可是跨国出差耶,谁敢保证工作进度?
可因为对方是慕远,他还是忍不住问了。
别人不敢保证工作进度,慕远应该敢,这是经过无数次验证过的事实。
慕远却是摇了摇头,道:“这个就很难说了。”
“为什么?”
“这个不取决于我,而是取决于这边的抓捕力量什么时候能够到位。说得更直接点,就是两国警方相互之间沟通协调是否顺利。”
林副总队长点了点头,道:“这倒也是!这样,我回头再向领导汇报一下,争取让国际刑警组织那边也出点力,这样应该能更快取得一致意见。”
“那就麻烦林总了。”
林副总队长笑了,道:“这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都是为了工作。而且,你小子要能早点回来,我也能轻松一些,不然我这每天接电话都能把人烦死。”
“其实你可以把事情往我这边推嘛,反正他们与我也不熟,大不了我怼回去得了。”
“呃……那还是算了。”林副总队长连忙拒绝了慕远的提议。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慕远脑子里却在想着刚才的事情。
刚才他说到自己懂网络技术,这事儿能把林副总队长糊弄过去,但若是换个专业点的人,那就不行了。
如果一个软件工程专业的大学本科毕业生都能通过网络技术做到刚才说的那种事情,那电信诈骗案也没那么难破了。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你跑不過我吧-第915章 準確嗎?讀書
这根本不是常规的网络技术能涉及到的层面,真要能办到,那估计也只有世界最顶级的黑客才能办到。
好在慕远也没慌。
没错,他现在不算黑客,甚至连入门都不算。
但如果有需要,他完全可以在短短半天之内,成为一名全球顶级黑客。
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有侠义值就是这么任性。
不仅黑客技术如此,其他技术也可以这样操作。
只要自己需要,任何技术自己都能掌握——生孩子除外。
忽然,慕远神色微微一变。
如果自己用女装卡……
艹,想什么呢!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生孩子肯定是不行的。
……
西华市局,冯局正打算下班回家,却被谷主任给叫住了。
“老冯,那件事情我们还得商量商量。”
冯局立刻反应过来谷主任所说的是什么事情,毕竟眼下除了那件事情,也就没其他的了。
他看到谷主任那慎重的表情,内心忽然有些不妙的预感。
难道……那条路没走通?
带着这股忐忑,冯局来到了谷主任的办公室。
果然,他刚一坐下,谷主任便一脸严肃地说道:“老冯,我今天去找了相关职能部门,也给市里分管组织人事的领导作了汇报,之前我们讨论的那种方式,估计行不通。”
“怎么就行不通呢?你不是说改革创新嘛,就当是试点也不行吗?”
“公职人员不得经商办企业,这是条硬杠子,这口子不能开。”谷主任说道,“不过对方也支了个招,说是可以让慕远辞去公职,专职负责研究所工作,然后我们局里以聘请的方式让他继续参与到公安工作中。”
“那也就是说他过来当个辅警呗?”冯主任没好气地说道。
谷主任讪讪一笑,道:“是这个意思。”
“那还说个屁啊!”冯主任爆了句粗口。
谷主任却说道:“老冯,说不定小慕还真有可能同意这种方式。”
冯主任愣了一下,忽然苦笑道:“他当然会同意!那小子就是个铁憨憨,脑子里只想着两件事,一件事是办案,另一件就是赚钱买房子。现在这既能得到大量的经济效益,又不影响他办案,他不同意才怪,至于辅警还是正式民警,这小子根本就没当回事。”
说完,冯主任再次叮嘱道:“老谷,这事儿你可千万别给小慕提起,万一这小子真选了这种方式,那以后他可就不算体制内的一员了,以后我们局对他一点约束力都没有。万一其他局跑来撬墙角,我们岂不是只能干瞪眼?”
谷主任一听,顿时醒悟过来。
“对!这事儿绝对不能提。”
办公室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半分钟过去,冯主任开口道:“那现在这事儿咋办?小慕就一个人,难道让他既当训犬员,又干侦查员的活儿?还只领一份工资,没这道理嘛。”
谷主任也觉得头疼。
以前没想过让慕远训犬,那倒也没什么。可经过慕远之前那样一提,他们立刻明白这件事情的意义之所在。
他们比别人更清楚慕远训出的警犬的优势,如果全国每一个县级公安机关都配上这样一条警犬,那抓获嫌疑人铁定变得轻松许多,破案率自然也就上来了。
半晌后,谷主任说道:“要不……让慕远将自己的训犬经验做一个总结提炼,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训犬技术方案,然后去申请专利。这样既能加大这项技术的推广,同时也能让小慕获得正当的经济收益。你觉得如何?”
冯局无奈说道:“办法倒是个好办法,可我担心行不通。”
“为什么?”
“小慕这家伙不是一个敝帚自珍的人,如果这方法真适合推广,他肯定早就让别人学去了,哪会用我们来提醒?既然他从来没提过教别人训犬这个事情,估摸着别人也学不去。”
“这小子的独门秘技还真多!”谷主任哭笑不得地吐槽了一声。
冯主任没接这话茬儿。
他还能咋说?难道说这小子有古怪,俺们把他解剖了?扯淡不是!
“还有没有其他靠谱一些的办法?”
“那就只能回到之前的路子上了,小慕继续担任公职,研究所这边挂职,如果他真能在研究所这边弄出好的成果,可以推广的那种,作为研究人员,是可以选择买断或者分成的方式获得收益的。这点倒是与他是不是公职人员不冲突。而且,我们的初衷不是让他赚钱,而是通过这种方式积累资历,让他拥有被破格提拔的资格。”
“也只能这样了。”冯局说道,“那我回头再与他聊聊。”
“行。”谷主任说道,“对了,他的论文搞得咋样了?尽快发出去。要多弄几篇有高价值的论文,最好是能上国际上有影响力的期刊,这样他才能以最快速度拿到博士学位,然后才有资格坐镇研究所。要是这个任务没完成,我们考虑再多也没多少意义。”
“那倒也是。”冯局说道,“不过论文应该快了,回头我催催。”
二人又聊了几句,冯局这才起身告辞。
回去的路上冯局一直在考虑这件事情。
有时候他觉得自己蛮了解慕远的,对他的性格、想法、能力了如指掌,可有时候觉得他完全就是一个谜,完全看不懂。
想到最后,他喟然一叹。
不想了,脑壳痛!
然而,他才刚掐灭这个念头呢,手机响了起来。
拿起一看,是龚支队打过来的。
他表情一凝,这些天市局刑侦支队的主要精力就放在电信诈骗案件上,龚支队便是专案组的执行副组长,而冯局自己则是专案组组长。
这段时间龚支队打电话过来,所说的事情十有八九都是有关于电信诈骗案的。
“龚支队,什么事?”
“冯局,刚才慕支队说他已经锁定了几个诈骗团伙在境外的落脚点,连人员结构都基本上摸清楚了。”
冯局一愣,问道:“他怎么摸出来的?”
龚支队就很无奈了,立刻道:“冯局,是你让我昨天去找他帮忙分析资料的,这就忘了?”
“呃……”冯局尴尬地笑了笑,道,“是有这么回事,可小慕这效率也太高了吧?”
龚支队没开口,他倒是想说其实这两天慕远根本没在局里,被省厅抽过去办案子去了,分析这些资料还是他今天下午抽空做的,可他担心把实情说出来冯局更接受不了。
毕竟他自个儿现在还感觉如坠云端呢。
冯局咳嗽两声,道:“他有把握吗?……算了,我直接给这小子打电话。”
“……好!”龚支队应了一声,便主动挂了电话。
冯局长心里也在吐槽,以前慕远那小子不是经常直接向他汇报吗?怎么现在居然将电话打到龚支队哪儿去了?
他也只是想想而已,倒也没有别的看法。
随后,冯局拨通了慕远的电话。
电话接通,冯局便直接了当地问道:“小慕,刚才龚支队给我打电话,说你已经锁定了几个诈骗团伙的落脚点?”
慕远道:“是的。”
“准确吗?”
“我是根据网络地址推断的,至于是不是完全准确,我也不敢保证,毕竟我也没到现场去看过。”
“你目前锁定了几个团伙?分布在哪些国家?”
“一共锁定了五个。至于国家嘛,其中三个应该是在越国,另外一个在挝国,一个在缅国。”
“三个国家?”冯局皱了皱眉头,随后又为问道:“能初步确定涉案金额吗?哪一个团伙最多?”
慕远道:“从我们目前掌握的案件情况来看,这五个诈骗团伙每一个的涉案金额都在一个亿以上。不过这个数据只包括我们西华市及省内部分市州。根据我的初步推测,这五个作案团伙在全国各地都有作案,而且相对而言西华市并不是重灾区,从这个范围来说,这五个诈骗团伙这些年总的涉案金额肯定不会低于两百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