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笔趣-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時光之路的納茲格林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竟然是大名鼎鼎的伊崔格,年轻兽人大喜:
“伊崔格大人,能在这里见到您真是太好了,我的名字是纳兹戈林。”
在洛丹伦王国,伊崔格侍奉萨鲁法尔、巫妖王泰瑞纳斯两代国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势熏天。
伊崔格淡淡笑着,见纳兹戈林身材强壮、匀称,气力十足,顿时生出爱才之心。
两人略一交谈,伊崔格惊讶的发现,纳兹戈林对领兵打仗有着独到的见解,竟然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才。
要知道,兽人很少有兵书战策流传,一名优秀的将领更多的是依靠天赋。
“纳兹戈林,你可听说过兽人之家?”伊崔格不动声色的问道。
纳兹格林的脸色略有些难看,低声道:
“略有耳闻。”
伊崔格侍奉萨鲁法尔大王之时,提瑞斯法林地的兽人收容所全都得到了解放。
但洛丹伦养活不了那么多兽人,萨鲁法尔大王只留下了精锐,余下的普通兽人都交给伊崔格处理。
虽然伊崔格没有萨尔那么凶残,直接把兽人制成硬肉干,但他也绝非善良之辈。
最初,伊崔格的想法是把兽人卖做奴隶。
然而,东部王国刚刚经历兽人之乱,百业待兴,各大王国穷得叮当响,捉襟见肘,哪有余钱买兽人奴隶。
兽人奴隶卖不出去,伊崔格可不会如泰瑞纳斯国王那般仁慈,让兽人白吃饭。
伊崔格建立了兽人之家,将这群兽人圈养起来,逼迫他们做苦工。
但即使这样,兽人依旧吃不饱。
这是因为兽人的身体太过强壮,对食物的要求高,手工劳作创造的价值,还不够他们吃饱饭。
伊崔格分析,兽人只有进行高附加值的工作,比如角斗士、佣兵、海盗等等,才能养活自己。
正因为如此,历任兽人大酋长都是好战分子,若是不依靠战争和掠夺,兽人部落只能走向灭亡。
但如今东部王国没人愿意雇佣兽人作战,兽人不擅长水战,也做不了海盗。
总之,伊崔格的兽人都是赔钱货。
为了减少损失,伊崔极力的压榨兽人,每天都有做不完的苦工。
流浪兽人一听兽人之家,全都吓得浑身发抖,仿佛听到燃烧军团的营地。
伊崔格一见纳兹戈林的脸色,明白了几分,低声道:
“纳兹戈林,兽人之家是艰苦了些,但我也有难处呀。若不是兽人之家肯收留流浪兽人,他们都会被泰瑞纳斯国王处决。”
纳兹戈林目光坚定,攥紧拳头道:“如果我们兽人有了自己的土地,是不是就不用受苦了?”
伊崔格笑着摇摇头:“纳兹戈林,你要明白,无论时代如何改变,普通兽人受苦受难是注定的。想要活得有尊严,自由自在,远离辛苦的劳作,就要不断的往上爬,成为人上之人,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因为救世主只会救富人,绝不会管穷人的死活。”
纳兹戈林的少年时代一直生活在兽人收容所,身边都是臭烘烘的野蛮兽人,没人和他讲过道理。
伊崔格的一番教导,让他仿佛看到了一片新天地。
两人谈得越来越融洽,当来到洛丹伦郊外的兽人之家时,纳兹戈林的脸色还是忍不住发生了改变。
兽人之家,原本是提瑞斯法林地最大的兽人收容所。
如今这里关押着超过两万兽人,在亡灵兽人的监督下辛苦的劳作。
营地内臭气熏天,地面上覆盖着厚厚一层粪便,如同一座大粪坑。
兽人的住所极为简陋,一间勉强能够遮风挡雨的小茅屋,竟然住着三十多个兽人。
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免不了疾病横行,生病的兽人被驱赶入泥潭中,任其自生自灭。
监工,皮鞭,流血流汗,兽人的哀嚎惨叫,血淋淋的后背。
纳兹戈林只感觉阵阵眩晕,早听闻兽人之家环境恶劣,谈之色变,但没想到可怕到这种程度。
人类建立的兽人收容所,与之比起来简直就是美好的万神殿。
伊崔格拍了拍纳兹戈林的肩膀,问道:“纳兹戈林,你对德拉诺有多少记忆?”
纳兹戈林摇摇头,跨越黑暗之门时,他还不记事。
伊崔格指着脏乱的兽人之家,朗声道:“年轻的时候,我去过黑石氏族的矿坑,在著名的格罗玛什要塞住上过一段时间,两地的环境和这里几乎一模一样,有些地方更差。”
纳兹戈林惊得后退了一步,有些不敢置信。
伊崔格耸耸肩膀:“脏乱本就是兽人聚集地的传统,你接受了人类的整洁和干净,才会觉得不适应。”
纳兹戈林皱着眉头道:“我们难道不能做些改变么?”
“改变?”伊崔格嗤之以鼻:“我曾经努力让同胞们学会使用厕所,违反者抽鞭子,结果营地内的兽人排着队领鞭子。纳兹戈林,有些习惯是永远改变不了的,希望你们年轻一代成长起来,能够有新气象。”
纳兹戈林想起了流浪兽人中与他年纪相仿的同伴,野蛮和邋遢超过长辈,并且以此为荣,顿时有些垂头丧气。
伊崔格背着手,对纳兹戈林的态度有些不满意,眼珠一转道:
“纳兹戈林,兽人之家只是劳作繁重了些,环境有点差,但这没什么。跟我来,我让你见识下什么是真正的残忍。”
伊崔格带领一队狼骑兵赶往银松森林,伟大救世主萨尔的营地。
纳兹戈林第一次接触到狼骑,优秀的天赋让他很快掌握了要领。
狼骑兵登上了一座小山坡,下方就是萨尔的营地。
伊崔格将单通望远镜递给纳兹戈林,能够清楚的看到萨尔的营地。
营地附近聚集着大量的流浪兽人,排着队等待加入救世主的麾下。
营地大半被灰色的雾气遮盖,伊崔格解释这是萨满祭司的魔法。
小半营地露在外面,可见一排排干净整洁的兽人木屋。
有兽人走来走去,各个穿戴整齐,面带笑容,红光满面,发自内心的欢喜。
“他们吃什么?”
纳兹戈林又想起了那个老问题。
看营地的规模,最多也就容纳三千兽人。
萨尔从收容所内解救了十多万兽人,如今身在何处?
聪明人喜欢思考,纳兹戈林一瞬间联想到很多。
纳兹戈林从望远镜中看到了熟人。
纳兹戈林原本所在的聚集地两百多人,在刀疤脸和萨满祭司的带领下,兴致勃勃的踏入萨尔的营地。
有军官迎出来,亲切而又友好,满脸堆笑。
两百多兽人受到了热烈欢迎,按照程序先要沐浴更衣,然后伟大的救世主萨尔亲自接见。
热气腾腾的水池内,流浪兽人们洗净了身上的污秽,昏昏欲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