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言情小說 玩家超正義 起點-第四百零五章 卡芙妮之眼看書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玩家超正义
……原来是这样。
通过两位玩家窥视着公共噩梦的安南收回了目光,陷入沉思。
他之前的判断,可以说是对了一半。
风暴长女的确是因为太强了、收集《风暴与心的颂歌》的速度太快了,而导致了在升华时某种条件尚未满足。
她虽然强大无比,在当时是毫无疑问世界第一的超凡者、甚至因此而得到了【至高的冠冕】……但她也会因此而多少变得傲慢,以至于对真理之书没有足够深入的了解。
——但并不是因为《风暴与心的颂歌》缺了隐藏的一页。
实际上,在之前得知腓力就是“备用的安南”、并因此的推论出“永恒之女”英格丽德在作为“第七面镜子”的同时,她同样也是“候选天车”的时候……安南就隐约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推论或许是错误的。
因为“命运乃天车之辙”。
《天车之书》本身就有关于命运的要素,这导致了安南总会“巧合”般碰上有利于自己的事。
但并非是所有的神明,都能像安南一样遇到所有关键的要素——那不一定是“自然而然”,就总能得到的东西。
因为安南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并非是所有的真理之书,在显现之后只需要集齐、就能够立刻让某人成为神明。
虽然有关于神明的知识,都是进入了“第二史”的隐秘,无法通过普通的途径得知。
但从“悖火之女”阿塔兰忒那边的情况来看,像是《风暴与心的颂歌》这种传承数百年,数代持有者都尚未成神的情况、应该也并非是孤例。
这也就证明了,所有的真理之书应该都有一个“升华需求”。
正如每本真理之书最本质、最根本的力量,都会出现在“扉页”一般……它升华所需的仪式、以及最重要的情报,都会记载于最后一页。
如同艾蕾所持有的真理之书,《赎罪录》中。
第一页就是“背叛之章”。延续生命、反抗命运、忘却历史——这是“四罪”之首、万恶之初。它预示着“打破均衡”的力量,毫无疑问是作为扉页的真理。
而它的尾页,则是“救赎之章”。
正是因为有了这一页,《赎罪录》这本真理之书才能够成立——只要得到尾页,再得到任何一页都能完成飞升。
前面的四罪,只是为了救赎的铺垫。
而为了驱动尾页的“救赎之章”,就必须【正义】与【纯善】这两种要素萃取到显化出崇高假身的程度、而且总占比要到一定比例。
对照着艾蕾拿来给安南看的“作业”,安南隐约对玛利亚的这本《风暴与心的颂歌》有了更深的理解。
第三页的“暴风雨之章”或许可以不要。
——但是第四页的“胜利之章”必须拿到手。
驱动这一章完成升华的需求,大概需要关于“胜利”或者“重生”的要素,还需要关于“搏动、不屈的心”作为关键材料。
这的确是很重要的情报。
林依依和酒儿这次的确是立功了。
而且这些情报,不只是能用于帮助玛利亚升华。
甚至对安南本身也有帮助——
如果安南没有猜错的话,《天车之书》所需的仪式之一、就是击败自己所有的镜子,以此证明“吾即是光”。
正是因为独立于所有镜子,同时又被所有镜子映出、这才是真正的、唯一的光。也就是太阳的第七曜……天车之光。
除此之外,他或许可能还有别的仪式要求。
但那就需要安南先得到最后一页真理之书了。
因为天车之书一共只有六页,那么他的第七面镜子本身是空的。也就是说“永恒之女”英格丽德身上并没有携带天车之书……而安南的第六面镜子。
“是逆冬者……”
安南喃喃道。
——目的开始变得明确了。
如果不得到第六面镜子的话,即使变强、本身也没有什么意义。就像是风暴长女,自身的强度足以碾压所有超凡者的,但她却无法完成《风暴与心的颂歌》的激活任务……或者说开光任务。
因为她已经将“风暴”的要素觉醒到了极限。
在没有贤者之石的情况下,已经不允许她再进行额外的要素觉醒了。
虽然安南这边的情况要稍微宽松一点……
毕竟学长是能够合成贤者之石的。
但是想要合成贤者之石,就会付出让学长侵蚀度上涨的代价——这就像是在血缘里找老太太要镇定剂一样,如果要多了会死人的。
而以学长的性格,如果他知道安南手中没有了足以护身的底盘,哪怕是冒着侵蚀度大幅上涨的代价、也会为安南制作贤者之石。
虽然作为天车的特权,安南同样能够净化学长的侵蚀度——只需要用学长的那面魔镜,倒映出安南的“理想状态”然后给学长去看,他的侵蚀度就会被安南强行归零。
安南也这样询问过萨尔瓦托雷了。
但是萨尔瓦托雷拒绝了安南。
因为……
“影子比我可靠的多,”萨尔瓦托雷当时是这么说的,“我不相信我自己。我的天赋不足、懒惰而且无能,不够警惕、谈话也笨拙。如果影子能够时刻提醒我,我宁愿给她一部分的自由。”
学长是这样说的。
尽管安南对于“我的天赋不足、懒惰而且无能”这部分抱有相当大的质疑态度,但他对于“不够警惕、谈话也笨拙”却是认可的。
如果没有影子学姐这个“总是从阴暗角度看他人”的第二自我作为监督,萨尔瓦托雷说不定真的会被人坑了。
被人卖了都会帮人数钱——说的就是他这样的人。
而如果被安南净化之后,影子所持有的力量也会被极大的削弱。它会重新回到“只有在萨尔瓦托雷的梦中”才能见到的,“相对更阴暗一些的自我”。
甚至连“恶魔”、“善战”、“敏锐”与“女性”这样与萨尔瓦托雷“相反”的特征,也都会被全部抹除。可以简单的理解为“相反力”已经不足以学姐被表达成那样的状态。
因此在萨尔瓦托雷进入深度侵蚀……也即是“侵蚀度超过90%”的状态之前,安南暂时不打算给他进行“精神治疗”。
——反正安南能救得回来。
而有学姐保护萨尔瓦托雷的情况下,安南也能更放心他自己一个人乱蹦跶。
希望在他经历过深度侵蚀的状态,感受过那耳边仿佛无时无刻有人低语、身边无时无刻出现幻听幻视的折磨之后,能对自己的身体稍微有点逼数。
“不过……”
安南低声喃喃着:“这是什么情况?”
在卡芙妮与玩家们一并进入精灵遗迹的瞬间。
在安南的后台面板上,多了一个灰色的“卡芙妮”的标识。
他无法对这个标识进行复杂的操作——比如说不能删除、也不能直接给予她某个技能、同样也不能让她原地复活。
但是却可以直接给卡芙妮分配公共经验池的经验、帮助她提升等级,或者让她借助天车之光在镜中来回传送……当然,是不收费的那种。
……以及,最为关键的。
安南可以通过卡芙妮的眼睛,窥视到她所见到的一切——就像是安南能够通过巧克力和德芙这两个“终端”进行窥视一样。
无论是巧克力这只猫咪,还是她的主人德芙,都能被安南“神降”。
……难道,卡芙妮已经算是我的信徒了吗?
这么想着,安南试探性的将自我意识投入到了卡芙妮的身体中——透过她的眼睛,看向遗迹的另一侧。
来看看这与透过玩家的身体看世界,是否会有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