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h5ck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近身狂婿 肥茄子-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 我很失望!分享-8qqsp

近身狂婿
小說推薦近身狂婿
“帮我点根烟。”林万里坐在了沙发上,吐出口浊气。然后吩咐部下将官世恒抬走。
去医院也行。
送回红墙内也行。
他与官世恒,已经没有任何牵连了。
林家,已经正名。
女主渣化之路 哀藍
軍婚蜜愛:高冷老公,壞壞寵
楚云也给出承诺,会护住林家。
该做的,他做完了。
抽根烟,喝杯茶。
他就该上路了。
他不想死在别人手里。
林幽妙点完香烟。拿来医药工具箱,仔细小心地为父亲包扎了受伤的手背。然后坐在了旁边。问道:“您当初把我逼走,就是为了等待今天?”
浴血鳳飛
“你是有价值的。”林万里面无表情地抽了一口烟。“有价值的,就值得留下来。”
“仅仅只是因为我有价值?”林幽妙的神色复杂之极。
她无法想象,父亲竟然在下这么大一盘局。
“那猎杀楚云的任务呢?您有几成把握?”林幽妙问道。
“还重要吗?”林万里反问道。“是一成还是十成。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未来的林家,也有楚云护持。你会很安全,林家,也会正大光明地出现在燕京城。”
林万里对父亲的承诺,终于兑现了。
当年离开燕京城,离开华夏时,他曾向不惜一切代价把自己安全送出国的父亲许下过承诺。
他必定要让林家光明正大地重回燕京城。
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在所不惜。
今天,他做到了。
尽管用了超过三十年的时间。
尽管他看不到那一天。但这一切,值得。
他也心甘情愿。
“我把关于林家的一切,都放在那栋别墅里。”林万里平静地说道。“你有时间,回去看看,也整理一下思路。楚云是护住你。但林家的崛起, 要看你。”
顿了顿,林万里掷地有声地说道:“我会在下面,盯死你。”
林幽妙的心,动容了。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她对父亲是失望的。
甚至是不满的。
她觉得父亲变了。
变得不可理喻。
变得心胸狭隘。
可直至今天,她才知道父亲一直没变。
变的,是这个世道,是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包括她林幽妙。
唯独没变的,只有父亲。
他的心,永远都在重振林家之上。
除此之外,别无他想。
“去帮林千寻收尸吧。”林万里平静说道。“他为林家,也作出了很多贡献。他这一生,也都是因为林家而存在的。”
林幽妙忽然红了双眸,摇头说道:“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不是这样?”林万里忽然提高了音量。“这是最好的结局!对林家,对我,甚至对你!”
“已经没有什么结局,比此刻的结局更完美!”
“出去!”
林万里掐灭了手中的香烟。
茶几上,还有一把枪。
一把林万里为自己准备的枪。
他不会把自己的性命交给别人。
他更不会接受官家的羞辱和折磨。
他会自行了断。
而这一切,从他决定威胁官家开始,便已经做好了准备。
林幽妙僵持了片刻,终于在林万里咄咄逼人的眼神之下,起身朝门口走去。
推开房门。
林幽妙缓缓转身,目光朦胧地凝视林万里:“您有把我当成女儿看待过吗?”
“你呢?”林万里反问道。“有把我当成父亲看待过吗?”
说罢。
林万里笑了。
传闻中的金少爷 漫羽
露出了如释重负,且异常轻松的笑容。
他终于解脱了。
他终于实现了他的人生理想。
他累了。
疲了。
他想安静地一个人待一会。
他想让自己的大脑,稍微放空一些。
在临死前,罕见的放空一会。
“衣襟上别好了晚霞,余晖送我牵匹老马。
我成了人工智能 往事隨風輕散
正路过烟村里人家,恰似当年故里正飞花…”
林万里嘴里念叨着。
那是一首他不经意间听过的一首歌。
一首描述了他年轻时便向往,却求而不得的生活景致。
“向江南折过花,对春风与红蜡。
向江北饮过马,对西风与黄沙……砰!”
枪声响起。
一切化作无声。
走廊中。
林幽妙听见了枪声。
她泪如雨下。
父亲不是什么好人。
但终究是她的父亲。
他做了许多见的不光的事儿。
可他这一生,并非为他自己,而是为了林家。
为了他对家族的承诺。
她知道。
那个一直被她视作偶像的父亲,终于离开了这个世界。
并把他的一切,交给了自己。
他信不过所有儿女。
唯独信得过她这个与之决裂的女儿。
这份信任,是沉甸甸的。
是用他的命,换来的。
林幽妙一直是个冷酷的,内心坚硬的女人。
但今晚,她眼泪崩塌,成了泪人。
……
“照片在这儿。”
楚云把手机递给官惊雷。
“你要过目一下吗?”楚云近乎挑衅地问道。
官惊雷接过了手机。
在看见画面的瞬间,他浑身冒汗。
怒火攻心地砸碎了手机:“我要林家断子绝孙!”
“我会保住林家。”楚云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对林家做的任何举措,我都会予以反击。”
“从今往后,我会和你们官家唱反调。你做任何事儿,我都会竭尽全力地反对你。”
“我要你在退休前的这几年,没一天过的痛快,过的自在。”
“我做不到。就找我二叔帮忙,我二叔做不到,我就请我母亲回来。”
“我相信你官惊雷能在红墙内呼风唤雨。”
“但你官惊雷,能一手遮天吗?”楚云冷冷说道。
“哦对了。”
神藏
楚云话锋一转,又道:“你也不必找林万里报仇了。在你儿子被送出会所之后,他已经自杀了。走的没有任何牵挂。走的干脆利落。”
你连复仇!
都没有门路!
不如,你直接找我楚云报仇试试?
“大人物。”楚云用极度讥讽地口吻说道。“这一次,我只是打断你儿子一双腿。下一次。我不会留情面了。我敢在红墙内第一次制造流血事件。我就敢再来一次。”
说罢。楚云微微抬手。
示意阿离推动轮椅。
“你的表情,并没有让我很满意。我本以为,你会彻底失控,会彻底丧心病狂。”
楚云临走前,冰冷无情地说道:“看来,就算是你儿子被废了,你也还是保持了最基本的理智。”
“我有点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