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ijr好看的都市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第一百二十八章 公審大會熱推-i6gdu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好奇地问道:“为什么啊?”
华欣有点难为情地回答道:“嫌我穷呗!”
我切了一声道:“莫欺少年穷啊!不对啊,你怎么会穷啊?你爸不是外经委主任吗?”
华欣脸色难看地说道:“他是他,我是我!”
我急忙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大树底下好乘凉!有资源就利用上,这没啥羞于见人的啊!至少,很多人会买你爸的面子啊,给你找份有前途的工作,应该不难啊!”
华欣低着头说道:“我不想靠他!”
我劝道:“那我得说你两句啊,有资源干嘛不用,假清高啊?还是怕给你爸惹麻烦啊?”
华欣否认道:“不是的,不是的,我其实靠自己也是可以的!”
昔人已默
我哎了一声道:“你要是有那儿时间,干点什么不好!靠父母不可耻的,可耻的是有资源你不会利用,机会出来了,你不懂得珍惜!”
华欣哦了一声,似乎不想再说这个话题,转头和老大说道:“大佬,我来帮你,我也会做几个菜的!”
老大笑了笑道:“好啊,你看着做吧!最近工作怎么样啊?”
华欣淡淡地笑了笑道:“不太顺利,还没和你讲呢,调度组的同事不太好相处,天天找我,不想上夜班!”
圣幽逃花缘
老大哦了一声道:“这个肯定是有的,以前的调度组组长也和我提过很多次了,没办法,公司一直都没人喜欢上夜班,可总得有人上啊!”
我插了一句嘴问道:“华欣现在在大佬公司上班啊?”
华欣点了点头道:“是啊,大佬让我去他们公司做调度组组长,都是几十年的老司机,不好管理!”
老大嗯了一声道:“要是实在不喜欢,我就把你调到行政部去,你看行不行?”
华欣摇着头说道:“这已经很麻烦你了,我先干着吧,不过,大佬你觉得能不能让上夜班的,加点工资啊?这样,大家可能就争着抢着上夜班了!”
老大为难地说道:“其实,我们这个也不叫什么夜班,就是中午12点到晚上9点,属于中班,已经给上中班的人加了钱的,如果再加的话,也会有矛盾,到时候都想上中班了,没人愿意上白班了,也不好啊!”
我好奇地问道:“你们公交车司机是怎么排班的啊?白班几点上班啊?12点就下班了啊?时间这么短,就是半天班,是我都愿意上白班了!”
老大解释道:“白班一般是早上5点到下午1点,中午有个接交班时间,也是9个小时,和夜班一样的。以前啊,很多司机愿意上夜班的,上午不用上班,下午下班还不耽误睡觉。可现在推进8小时工作制,不让上9个小时,交接班时间就取消了,改成12点接班,这样白班就少上一个小时,就没人愿意上夜班了!”
我哦了一声道:“这还不好办,晚上早一个小时收工,不就行了!”
华欣摇着头道:“那可不行,那样的话,肯定很多投诉我们公交车公司,尾班车太早收工了,坐不上车!”
我切了一声道:“你要是按照他们想的,他们都希望你们24小时营业,不能听他们的,既然是过了法定的工作时间,就不能强制人家加班啊!你要加班,也不能全世界都陪你加班吧?”
老大哎了一声道:“市府不会同意的!我们公司已经和市府交涉过,他们已经做出让步了,由原来的10点变成9点了。因为现在私家车多了,大多数人出行都是自己开车,我们减少了不小压力!我们营运的也很辛苦啊,根本就不赚钱,经常跑空车,市府那点补贴根本就不够!夏天开空调车,市府又不给补贴,我们一加价,马上就有人投诉我们了,成本增加,还不能加价,我们难啊!你看看现在的油价都涨成什么样了?我们还是1.5块,2块的,这可是十年前的价啊!”
我想了想说道:“我还真很多年没坐公交车了!你们怎么不考虑卖一些电动车呢?改成燃气的也好啊,即环保又能节省成本!”
女狙击手穿越:逃婚酷妃王爷追
老大摇着头道:“没钱啊!市府不出钱,我们哪有钱卖新车啊?电动车太贵了,我们投资不起!”
我看了看华欣问道:“你爸不是管外资投资的事吗?可以找你爸商量一下啊,找一家国外的电动节能车公司过来投资啊!”
华欣思考了一下道:“我爸?他管得了这事吗?再说了,外国人也不傻啊,这摆明就是亏本生意啊!按照这1.5,2块的收钱,什么时候才能收回成本啊?”
老大也附和道:“是啊,再说了,市府也不会答应的,那市里不补贴了,我们怎么办啊?”
我嘲讽道:“你们啊,端惯了铁饭碗是吧?政府不养你们,你们不会自己养活自己啊!?珠海的环境这么好,买几台双层的观光大巴,珠海的游客这么多,也不会在乎几块钱的!你们想想,车买回来了,就没什么成本了,你们省的油,几年不就回本了!外国人不傻吗?他们就知道中国人多,一想到黑压压的挤车情形,就像看到人民币进自己的口袋一样,还会不投资?反正他们的汽车也卖不出去,能打进中国的市场,他们巴不得的呢?还有啊,你们不要政府养了,自负盈亏,市府不得偷着乐啊!你们这一块的财政支出,可不小啊!减轻了他们多少的压力啊!”
然后对着华欣说:“你得说服你爸,这也是大大的政绩啊!分分钟上人民日报的,只要他真的肯帮忙,一定能找到国外的厂商来投资的!”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投资好文】。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老大拍了拍脑袋说道:“你还真别说,让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被你说动了,明天上班就召集人讨论!”
我嘿嘿地笑着说道:“中国的事情,不讨论还好,一讨论事情肯定黄!十个人就得十个人按照自己的想法表态,都会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而不是公司,不是大众的!”
老大无奈地说道:“那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我一个人就这么决定了吧?华欣他爸那边还未必肯帮忙呢!”
华欣斩钉截铁地说道:“大佬,你就放心吧,我肯定想办法搞定我爸!”
菜都做好了,摆了满满的一桌子菜,大家分别落座,大少和飞鱼她们也过来了,10个人刚好一桌人。
老大站了起来,端起酒杯说道:“兄弟,姐妹们,今天啊,难得有机会人聚的这么齐,都在。大家都十几年感情了,还能坐在一起喝酒吃饭,不容易啊!咱们干一杯!”
大少不满地说道:“我说老大,你这喝的什么啊?儿童饮料啊?多大个人了,还没断奶啊?”
我笑嘻嘻地说道:“你懂啥?老大这是返老还童,返璞归真!”
老二解释道:“不是的,大佬最近身体不太好,血糖高,不能喝酒的,你们就别那么多意见了!大少,你怎么这么多年,一点都没变啊?最多事儿了!”
大少瞪了老二一眼道:“你说话不腰疼啊!”
穿越大系统
我留缝道:“是啊,二哥肾不太好,扁导体还老爱发言,这个你也知道啊?不愧是妇产科主任医师啊!”
大少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道:“死一边去!老二,你说你是不是昧着良心说话,要不是我多事,能查出你有……”
老二急忙说道:“打住,就这么点私隐,让你挨个说个遍!大佬,我帮不了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大少揭穿了老二的谎言道:“咱们老大什么时候血糖高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替他辩解!是不是大嫂不让他喝,你就直说就完了呗!”
老大红着脸说道:“谁说的,我们家我做主,喝点酒还得让人管,还是不是男人了?怕你不成,大少咱可说好了,一会儿喝起来,你的那些什么男朋友,男闺蜜,老公,情人要是过来怪我们,我们可是不客气啊!来一个,灭一个!别跟上次似的,喝到一半,你男朋友过来抓奸,搞得我措手不及的,本来没做什么事,却百口莫辩的!”
我哈哈大笑道:“这话听起来就是有问题,我们怎么就不知道,你们单独去喝酒了呢?不需要向组织汇报的吗?报备过了吗?我们一中一枝花,和你单独约会,你还辩什么啊?”
我以妖格担保 公天下
大家一起起哄,都说事有蹊跷啊!
大少也不怒,微笑着对我说道:“你是不是嫉妒啊?这些年,我就觉得你看我的眼神不对,有贼心还没贼胆!”
飞鱼笑道:“大少这我得替阿飞辩解下,他啊,看谁的眼神都不对!青光眼加白内障!”
又是一阵哄笑。
我注意到,我对面的陈坚,一直脸色阴沉,没有感受到我们愉快融洽的气氛,还时不时地用眼神瞟我一下,我全当没看见。
酒喝到一半,大家就开始谈论自己的近况。
老大问老三道:“老三啊,你们烟草局的烟草证怎么这么难批啊?我老婆开了一家超市,去你们烟草局申请,刚开始说没装修不能审办,等我们装修好了,又说已经有人第一时间审办了,同一条街,就给一个烟草证,你说我们家的超市要是没有烟草证,可怎么开啊?”
老三愣了一下问道:“啥时候的事啊?你也没找我啊!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你告诉我,我就帮你办了,现在是不是已经有人办了啊?那就不好搞了!”
老大有些难为情地说道:“本来以为是小事,谁先排队,谁先递材料就谁先办的,哪知道,这个还得走关系啊!知道要走关系,早就找你了!”
老三哎了一声,想了想说道:“你明天叫大嫂去我办公室,我再给你看看!”
憨妻悍夫 老郭家的餅餅
情人無淚 張小嫻
我好奇地问道:“三儿啊,去你那儿买烟是不是能便宜不少啊?”
老三白了我一眼道:“还不要钱呢!都一样的,批发价而已!你抽烟还用自己买啊?再说了,你就抽那20块一包的芙蓉王,还需要我给你批烟啊?小题大做了点吧?”
围棋少年之花开花落 冷夏冷
我切了一声道:“20块钱还少啊?我又不是啥公务人员,哪来的免费烟啊!”
老五不满地说道:“四哥,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我们公务员怎么就有免费烟抽了啊?你看见哪个公务员是抽免费烟了,你告诉告诉我!”
抗戰之重生李雲龍 卸甲藏鋒
我急忙挥手道:“没有,没有,没看见过!怎么把你给忘了呢?现在是什么级别啊?有没有向我们郑班长靠拢一下啊?”
老五摇着头道:“没有!郑班长现在都什么级别了,我听说明年他可能提到省里去了!”
老大哇了一声,感慨道:“这也太快了点吧?去年他还去我们公交公司视察来着,和我的关系,一点都不避讳,就这么直接和人说,我们是同学,不然我这个总经理的位置还真不一定做的稳呢!”
大少好奇地问道:“我听说你们公交公司现在最大的不是你,是你们党高官对不?”
老大嗯了一声道:“和你们医院一样,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我突然说道:“那你们以后要是有外资投资进来,这可得怎么算啊?改制吗?到时谁领导谁啊?”
老五解释道:“这得看发改委怎么说,要是公交公司经营不善,年年亏损,引进点外资进来肯定是可以的,然后就改制呗!国家也没明确规定,公交公司是事业单位,虽然得到市府的一定扶持,但如果有投资公司投资的话,还得可以改制的!”
老大似乎看到了商机道:“你说,要是咱们出点钱投资,加上再引进点外资,是不是可以把我们公司承包下来,自负盈亏,那该多好啊!”
一旁的陈坚闷了一晚上,这时开口道:“原则上说,你们这属于变相地侵吞国有资产!我看过很多这样的案例,明明是一个赚钱的国有企业,掌权者利用职权,让企业年年亏损,为了止损变卖资产改制,最后就到了个人手上,一查就出问题了!”
老大辩解道:“我们公司现在是真不赚钱啊,年年亏损,也不是我们想的啊!我可没有要侵吞国有资产的意思,只是觉得转变下思路,也是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