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oy49超棒的都市小说 上邪亂 愛下-第八十五章 愛恨嗔癡II推薦-iohwb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
“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杀了武烈,这皇帝你自己当吗?”
符半笙及时提醒了南歌。
杀皇帝不是件难事,但当皇帝更不是件易事。
南歌想了想摇头道,“我只想求个公道。”
“公道自在人心,不是么?”
符半笙不急着去认爹,他觉得造成朔王府和岑北渊的悲剧的渊源,皆是源于人的执念太深。
若是南歌真的举兵反抗,不仅昔日留下的精兵干将几乎无一生还,怕是连朔王的名头也都一败涂地。
“话虽如此,凭什么他能安稳称帝二十载,却连半分愧疚都没有!”
提起已故的双亲,蚀心的伤痛便会毫无预兆地撕扯着他的灵魂。
“其实,当帝王并非是一帆风顺。”
“那是自然,鲜血铺成的阳光大路,怎么会不遍布荆棘。”南歌冷笑道。
“那是表象,你我都心知肚明不是吗?”符半笙犹豫不决,始终未能将真相说出。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唯独仇恨二字谁都无法保证可以彻底消散在空气中。
“真相是什么,他敢面对么?敢公告天下么?”
他的盛气凌人和咄咄逼人几乎吓到了异常冷静的符半笙。
“你所求一个真相,也所求一个人,人生慢慢,不过如是。”
第二句肺腑之言,重击了南歌的心房。
延缓、终止、及改变,岑乐瑾是他唯一的变数。
“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单凭一个信物又能说明什么!”褚仲尼再也见不得为女人所左右的师弟,那丫头武功也有几把刷子,保命什么的当然不成问题。
再说,他后来听闻白氏父子接到赵玄胤的时候,洞口边儿横着一具尸体,看面相,似是齐国公府的暗卫总管。
褚仲尼再一打听,原来是齐国公府的暗卫小分队在洞口已经守候多时,直至某位姑娘出来后一行人才离去。
褚仲尼告诉南歌的时候,立马被骂了个狗血淋头:她为掩护我才被抓走,师兄你怎可这般污蔑瑾儿!
靠!褚仲尼气不打一处来,好心给俩人独处增进了解的机会,居然没成就算了,另一人连影儿都不见了。
闪婚老公不靠谱
“赵玄胤,到时候你见着她毫发无伤别怪我没提醒你!”
褚仲尼扔下最后一句话,怒不可遏地重重摔门离去。
南歌不是不信褚仲尼,可一想到他也曾骗过她,埋怨也没那样大了。
我骗过她,她生气是对的。
南歌一直都在心里这样说服自己,直到两天后有密探来报说是找着了。
濮阳?
南歌和她初识的地方。
瑾儿,你会不会也回忆我们的过往。
当幻想破灭的瞬间,连呼吸都透着沧桑。
濮阳城,汾水镇酒肆。
骆珏和岑乐瑾正在互相投喂:与伙伴重逢后,骆珏便一直把她藏在这里。
我的男友是鬼王
因为酒肆真正的主人是齐枫,齐连和武烈的势力均不足以涉及至此。
岑乐瑾也倒过得宠辱不惊,安逸闲适;总好过低头不见抬头见看着在乎的人怀里躺着别人。
偶尔,岑乐瑾看着镇上好吃的糖葫芦,便会时常想起云京的须臾数月。
“小瑾,你都出来散心这么久了,肖尧都没露脸,及不寻常啊!”
“他死了。”岑乐瑾淡淡说道,还当骆珏跟着齐国公府出生入死,江湖各种消息无一落下呢,竟也不过如此。
不料,骆珏却是云淡风轻地应道,“天道有轮回,毕竟那场火没能烧死他,总归还是死在了秋水庄,也算魂归故里、落叶归根了。”
“你说什么?”
岑乐瑾听见他说“火”的时候神色骤变,不是南歌的主意么,怎么骆珏会知道。
諸侯爭霸之全球在線 小令旭
喚獸訣
她清楚地记得他在秋水庄说有要和大伯留下,回到绵山谷去看他家的草屋亦是人去楼空。
“没什么。”骆珏忽然意识到说漏了嘴,齐国公府给南歌扣的罪名三言两语就被自己给戳穿了,更要紧的是居然当着岑乐瑾的面。
大事不妙!
情非得已 玲珑
骆珏下意识打算带岑乐瑾离开汾水镇。
只有完全脱离了齐国公府的视线,他和她才有一线生机。
齐枫从半年前收到信息就说要来濮阳城,到现在连第二封信都没有,不用多想,定是被齐连或是沁寕给看死了。
诶,但凡这败家少年有些功夫,溜出云京哪里难于登天了。
“你瞒着我真是辛苦。”
岑乐瑾的口气蓦地很陌生,没想到自己不仅误会了南歌,还同真正的帮凶一同生活了将近一年。
“我没有。”
骆珏撒谎能力无人能及,心如止水的模样完全不似遵从杀无赦死令的齐国公府暗卫首领。
“骆珏,你变了很多。”
岑乐瑾一语成谶,距上次他悻悻地躲开她,而今想起,便是蜕变的开端。
“人,总是成长的。”
骆珏将目光投向外面的山林,郁郁葱葱,飞鸟逾静,人径踪灭。
“所以,心也是会变得吗?”
岑乐瑾只觉得被戳破本性的故友,瞬间成了陌生人的距离,不能靠近,不能深谈,甚至连一前一后走路她都拒绝。
“因人而异吧。”
骆珏不愿直面岑乐瑾的质问,依旧是背对着她回答。
“绵山谷的谷民,有什么罪过,你一定要置他们一干人于死地?”
骆珏漠然,一双眼睛无神地看着远方。
纨绔苍穹
他并没有杀谷民,火光遍野的夜里,骆珏没在一户人家看到旧人。
不知道是哪个高人提前算到了这场天火,竟然连夜带走了上百名族人。
此人不仅财力雄厚,且背景强大,是个连齐连、林御史和武烈都不敢轻易得罪的角色。
至于是谁,心里都有数,不过无一人敢说破。
一行宿敌捡着玉佩跑去调兵遣将,却被告知这是个假的兵符,武烈一气之下就原封不动还给齐连了。
既然劳什子是个摆设,他留着也是徒劳。
可那老狐狸竟心生一计,欲拿玉佩逼出朔王现身。
相传朔王妃凭空消失已逾一年,南歌曾拿忠心换的朔王正妃一位,想来是对该女子一往情深,又岂会无视她的死活。
果然,朔王赵玄胤意料之中地急红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