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su1y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我是一個原始人 起點-第一三一四章 年邁之年翻秦嶺(二合一)推薦-4dlhx

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规模显得有些庞大的队伍,从青雀主部落这里出发,沿着青雀部落那早已经修建平坦的道路,一路来到了盐山居住区。
队伍在盐山居住区这里停留了一阵子。
巫从牛车之上下来,在盐山居住区这里面,转悠着看了小半天。
临走的时候,又从盐山居住区那里,拿起了一小块儿盐山这里可以产盐的石头,装进了一个袋子里面。。
做完这些之后,队伍才开始前行,再一次地沿着宽敞的大路南下。
深秋的天,看起来格外的高远与蔚蓝。
老牛拉着牛车,在道路上缓缓的前行,牛车轱辘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巫这一次乘坐的是牛车,这是青雀部落的人,在原有的车子基础之上进行改造出来的。
牛车没有马车快,但是却比马车平稳,坐起来显得悠闲。
对于巫这样的老人来说,出远门的时候坐牛车,可要比坐马车舒服的太多了。
所以哪怕是巫想要快些来到南面的部落,韩成还是为他选了牛车,没有让他乘坐马车。
出了主部落,走上南行道路的巫,精神状态看上去很好,整个人的情绪都显得高昂。
無限武俠江湖行 枯空散人
坐在马车上,一会儿看看这儿,一会儿看看那儿,整个人显得很是快活。
有些时候坐牛车坐累了,还会从牛车上面下来,跟着车一起走上一阵儿。
有时从路边儿摘上一个小果子,或者是一些小黄花来逗一逗自己的小闺女。
或者是将采摘来的小花,插在自己闺女的头发上,将自己的闺女装扮的漂漂亮亮的,喜的小丫头咯咯直乐。
每当这个时候,巫都会裂开没有太多牙齿的嘴巴,跟着傻乐,整个人快活极了。
队伍一路前行,过了十来天的时间,就已经是来到了位于秦岭北麓下的秦岭分部落。
秦岭居住区的人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主部落那里还会来人,而且来到规模还这样大。
并且,还是常年不怎么出主部落的巫,随着神子一起过来了。
这样的事情,让居住在秦岭居住区的人,感到格外的意外,与强烈的欣喜。
不论是在什么时候,能够看到神子等这些人,他们都会非常的高兴。
这是一种从骨子里产生的亲切。
当然,最为欣喜的还是沙师弟这个部落里的老人手。
无限恐怖之死亡都市 轩jie最da
他再一次背着自己的弓,带着自己的箭囊,随着巫还有神子他们一起在秦岭分部落这里转悠。
一起观看部落里的景色,以及部落里的事物。
同时还不时向神子还有巫他们介绍一下这里的情况。
比如这个房屋是什么时候建造的,那一块儿土地是什么时候给修整出来的。
这一块儿土地最是肥沃,在上面种植的谷子,差不多要比别处多上一倍还要多……
听着沙师弟的讲述,一直将眼睛朝着周围看,像一个好奇孩子一样的巫,整个人都显得十分的高兴。
部落里能够变大变强、变得富有,是他最喜欢也是最爱看到的。
当然,沙师弟陪着韩成还有巫他们在进行这些事情的时候,眼睛也没有闲着,不时会留意着周围或者是天上的动静。
有些时候,他会突然小声的让巫等人停下,然后自己迅速的抽出一支箭,搭在弓上,对着周围的某处地方,稍微的瞄准一下再松开,就能到听到一些惨叫或者是什么扑棱声音。
等到有人跑过去再回来的时候,手中就会拎着一个猎物回来。
那些猎物有栖息在这里的鸟雀,还有一些大的山鸡、野兔、甚至于还有獐子……
品种多样,而且这些猎物都是被一击致命。
巫在这个时候快活的像是一个孩子。
有些时候,沙师弟一箭射出去,那边有了动静之后,巫还会让其人等一下,站在这里不要动,他自己过去寻找猎物,并将猎物给捡拾回来。
巫捡拾猎物归来的时候,还会用力地将其高高举起,拎着像韩成等人展示,看起来就像是在炫耀一样,脸上的笑容格外的灿烂。
这样的一幕,看的韩成等人也都跟着快乐了起来,气氛轻松而又愉悦……
“神子,巫怎么在这个时候过来了,怎么还要在这个时候,前往南面的部落?
山里面这样的不好走,道路崎岖的厉害,他一个老人家,走上这样的一趟,身体会不会受不住?”
到了晚上的时候,沙师弟这个部落里的老人手,同时也是秦岭分部落的负责人,来到了韩成所居住了地方,悄悄的向韩成进行询问。
他觉得这个事情有些不太寻常。
面对沙师弟的询问,韩成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
只是这一声叹气,就让沙师弟显得紧张了起来,让他心中的一些不太好的预感,变得更为清晰了。
“神子,到底怎么了?巫…他……”
“巫有些不舒服,吃食物吃的不多,没事儿了总是胃疼,整个人现在看起来都消瘦了不少……”
超级黑道学
“巫说他的年纪大了,一直以来都想要到南面的部落去看看,看看咱们部落,在这些年来部落都发展成了什么样子。
他说他的身体,现在不怎么行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再不动身做这件事情,只怕以后就再也做不成了。
到死都不能见到咱们南面的部落。
这对他来说太遗憾。
絕世唐門 唐家三少
他不想在后来,让咱们带着他的骨灰去做这事情。
巫都这样说了,我也就只好带着他一起来了……”
韩成对沙师弟这样说的,而后又进行补充:“看起来这个决定是对的,巫整个人的精神,都要比在部落里好。
这种开心以及对南下的期待,是真实的,不是装出来的,也是巫在主部落的时候所体验不到的。
在他老的时候,带着他做上这样的事情,总比让他躺在病床上,然后每天去想着这些,却一直遗憾做不成好。”
沙师弟听到韩成这样说,就点了点头:“神子,你说的是对的,既然这事情,是巫想要做的,并且对巫也有好处,能够让巫在这个过程里体验到快乐,那就让他去做。
真的是让巫一直到去世,都没有见过南方的部落,也确实是让人感到难受……”
说到这里,沙师弟又停顿了一下说道:“神子,我也想跟着你们南下,这些年来,我一直在秦岭分部落这里驻守,已经好几年都没有跟巫好好的聚聚了。
现在巫老了,身体没有以前硬朗了,我想要跟着你们一起在路上,好好的陪陪他,不然的话,我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现在的巫能说能笑,能与我们进行沟通。
等到时间,巫真的离世了,被埋葬到了土里,我们面对的只是一个土包。
里面虽然埋葬着巫,但是那已经不再是巫本人了,无论那个时候你对土包说些什么,土包都还是那个样子,不会对你进行回应……
这些年来,我一直在这里驻守,只听部落里的人说,南方部落发展到了什么什么地步,却从来没有过去看过。
我也想过去瞧瞧,看一看咱们部落到底发展成了一个什么样子,部落里的同袍们,在南面的地方。到底都做出来了什么成就……”
沙师弟看着韩成,满是恳切与期待。
听到沙师弟这样说,韩成也点了点头,表示对沙师弟所说话的认可。
“不过你是秦岭居住区的负责人,离开的话会对这里有影响,在离开之前,你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人,代替你来行使平日里你在这里的职责,不能因为你离开了,而让秦岭居住区这里发生什么混乱。”
“神子放心,我一定会将这些事情,给安排的妥妥当当的。”
听到神子同意自己随着队伍南下,沙师弟一下子就变得快活了起来。
他重重的对着韩成点头,然后又在这里坐了一会儿,很快就出去对这些事情进行安排了……
巫这一次在这里并没有停留太长的时间,只过了一天多,就再一次的启程了,朝着高大巍峨的秦岭前行。
走的时候,从这里捧了一捧土。
宽敞的大路,修建到秦岭边儿上,就已经不见了,所以巫乘坐的牛车,也只能是停留在这里,到此为止,不能再往前前行。
对于这些,巫早有思想准备,他非常果断的就从牛车上下来了,一只手还牵着自己的小女儿,准备沿着这条道路继续往前行,去翻越这阻隔了南北的大山。
对于秦岭之内道路的险峻难行,韩成这个多次来往与南面部落与北面部落之间的人,是非常清楚的。
同时他也清楚巫的身体,所以对此早有准备。
部落里的人,随行就抬着用结实的两根杆子,和一个座椅一般的东西,做成的肩舆。
这东西说白了,就是将一个太师椅一样的大椅子,给绑在了两根分开了杆子上。
前面一个人,后面一个人,分别将这左右的杆子,搭在自己左右肩上,抬着往前行。
这算是比较原始的轿子了。
是韩成专门为巫预备的,用来帮助他穿过这难行的道路。
巫的身体毕竟不能与年轻人相比,更何况他此时还生着病。
如果真的是让他依靠自己,来穿过这险峻的秦岭,那对于巫来说,实在是太过于不仁慈了。
往前走了大概不到一里路,韩成就安排巫上肩舆,让人抬着行走。
巫也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对于韩成的这个安排,并没有抗拒,很顺从的就坐到了肩舆上。
让部落里两个强壮的人,抬着他前行。
巫的小女儿,想要与巫这个做父亲的亲近玩耍,也想要跑到这个肩舆上。
花心總裁不守信
平日里对小女儿很是喜爱的巫,这一次却没有同意自己小女儿的这个要求,而是让她跟着她的母亲,一起前行。
在巫看来,自己被人抬着走就已经是比较过分了,若是再让自己的小女儿也让人抬着走,那就是真的说不过去了!
没看到小豌豆还有小黄豆这两个神子的孩子,都在随着众人一起步行前进,最多也就是在一些能够骑驴子的道路上,骑着牲口前行,进行代步。
在前行的路上,大部分的时间巫都是在肩舆之上度过的,被人抬着前行。
但有的险峻地方,就算是坐在肩舆上也不安全。
到了这个时候,巫就会从肩舆上下来,然后在韩成沙师弟,或者是同行的其余人的搀扶与照顾之下,自己步行前进。
巫毕竟是老了,哪怕是这一路上,韩成等人已经尽可能的去照顾他,在这样一番的旅程之中,巫还是显的很疲惫,整个人看起来比之前更瘦了,但精神却是很好。
每天看起来,都是兴致勃勃的,对于南行有着很高的兴趣。
在一番的艰难前行之后,韩成等一行人,终于是慢慢的穿越了这条,对于老年人极其不友好的道路。
“巫,就是这里,你看到了这个时候,那些山崖上还挂着很多的橘子。
我们以往从这里返回主部落的时候,都会让上面的猴子给我们送下橘子来,然后我们再带着橘子返回主部落。”
韩成等人来到了以往经常骗猴子的地方。
韩成这个青雀部落的神子,兴致勃勃的与巫进行介绍。
这里的地势还是比较开阔的,道路比较平坦,到了这里,最多过上个两天,就能够从这里走出去了。
所以韩成等人都显得比较放松。
在听到韩成做出了这样的介绍之后,巫顿时就来了兴趣。
他也想见识一下韩成所说的,让猴子摘果子的事情。
于是韩成就让队伍停下,在这里修整。
又拿出皮毛这些东西,在那些山崖的下面铺上,然后就开始对着那上面叽叽喳喳的猴子们,进行挑衅。
巫看的有趣,就也来到了这里,拿着一个石头,朝着上面的猴子投掷。
虽然投掷的不远,但还是乐的不行。
山崖上的猴子见到这些人又前来挑衅自己,于是勃然大怒,叽叽喳喳的叫着,开始摘取树上的橘子,对转下面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两脚大猴子进行反击。
看着那如同下雨一般到往下面坠落的大橘子,巫这个老人,笑得眼睛都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