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de55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迷蹤諜影-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內衛部隊閲讀-vbr8b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
汪精卫收到了一份他根本不愿意收的苦涩“礼物”。
徐双菱被抓了。
“3.21大捷”后没几日,全国各大报纸不约而同的收到了一份“认罪书”。
这是徐双菱的认罪书。
认罪书一出,举国哗然。
徐双菱详细的交代了汪精卫叛变的前后经过,以及他是如何与日本人进行谈判,出卖中国利益,甘心当一个汉奸的。
身为汪精卫的秘书,有些机密徐双菱知道的非常清楚。
皇家幼儿园
比如在汪精卫叛国投敌的过程中,他的老婆陈璧君起到了怎样的推动作用。
各大报纸纷纷刊登了这份认罪书,全面揭露了汪精卫从一个国民政府领袖演变为中国天字头一号汉奸的过程。
这让汪精卫暴跳如雷,让陈璧君颜面无存。
据说,当时已经身在南京的汪精卫,一直都在重复着一句话:
“此乃毕生之耻,一生之痛。”
他当汉奸不觉得是耻辱,背叛国家民族不觉得痛,自己的那些肮脏事被揭发出来倒觉得又耻又痛了。
大抵汉奸都是如此吧。
孟绍原!
这成为了汪伪政权心中的一根刺。
無上禦天
可这根刺向拔掉?
起码现在看起来根本没有可能。
既然没有办法干掉孟绍原,汪精卫把怒气迁到了李士群的身上。
什么花车游行,什么信誓旦旦的确保没事。
结果呢?
赔了夫人又折兵。
可现在还是用李士群的时候。
汪精卫也只能把这份不悦压在了心里,等待一个发泄的时机。
而陈璧君在第一时间,想到的求助对象就是跟随他们提起来到南京的孟柏峰。
干掉孟绍原,或者是干掉徐双菱。
陈璧君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冰如先生,哪有这样可能?”孟柏峰一脸苦笑:“如果那么轻松就能干掉,他孟绍原早就不是上海王了。这事只能暂时压一压,压一压。”
錦上桃花開
“可我就是不甘心啊,醒翁。”陈璧君面色铁青。
永別了,武器 [美]海明威
可她也知道孟柏峰说的是对的,那么容易就能干掉孟绍原的话,日本人还会那么一筹莫展吗?
陈璧君咬牙切齿:“早晚有一天,我要让孟绍原死在我的手里!”
孟柏峰叹息一声:“冰如先生,现在要考虑的还是迁都仪式,这才是重点里的重点啊。”
“醒翁,汪先生的安全,就要靠你了。”
孟柏峰默默的点了点头。
除了日本人和76号,孟柏峰也承担起了保护汪精卫的工作。
温宗尧遭到刺杀后,最大的竞争对手没了,他就是内定的司法院院长。
無痛不婚
由他建议,并由汪精卫批准,还未正式上任的孟柏峰,成立了一支由他本人直接指挥,隶属于司法院的“安全内卫队”。
种田不如种妖孽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这支武装的主要任务,就是实施监视、抓捕、保卫工作。
内卫队的人数不多,到目前为止只有十八个人,也因此被汪精卫戏称为“十八罗汉”。
队长潘凤全,二十八岁,前中统叛变特工。为人精干,心狠手辣。
更加重要的是,这个人被挑选出来,和孟柏峰只见了一次面,便开始盲目崇拜起孟柏峰。
有些人就是有这样的魅力。
再被任命为队长后,潘凤全甚至割破手指宣誓效忠。
而汪精卫对内卫队也是格外器重,一应武器装备都是他亲自出面和日本人斡旋争取的。
资金方面,也由汪精卫直接调拨。
奧術年代 羽林都督
他如此重视,也是有他的考虑。
此时两个特工系统,无论是76号还是情报总部,都是由日本人直接控制的。
尤其是李士群的76号,虽然名义上是受到汪伪政权领导,但其实听命的还是日本人。
汪精卫迫切想要成立一支由自己控制的特工组织。
内卫队的成立,则实现了他的这个心愿。
他甚至多次建议孟柏峰迅速扩充内卫队实力,但孟柏峰却耐着性子告诉他:
“内卫队刚刚成立,如此急速扩张,一则会引起日方的不满,二来人员良莠不齐,也会降低其作战力,甚至还有混进敌方间谍的可能。”
汪精卫深以为然,也就暂时打消了这一想法。
总之,把这些事情全都交给孟醒翁去做就是了。
……
1940年3月30日,南京举行所谓“国民政府”还都仪式,正式成立傀儡政权,发表《和平建国十大政纲》。
华北临时政府改为华北政务委员会,撤消中华民国维新政府。
日本政府对汪伪政权发表宣言:“决定给予全力协助和支援。”
其组织机构仍用国民政府的组织形式,汪伪国民政府遥奉重庆国民政府主席林森为主席,汪精卫任“国民政府”代主席兼行政院院长。
立法院院长陈公博﹑监察院院长梁鸿志﹑考试院院长王揖唐、华北政务委员会委员长王克敏。
苏浙皖三省绥靖军总司令任援道﹑华北绥靖军总司令齐燮元、财政部长兼中央政治委员会秘书长周佛海等。
其中,司法院院长:
孟柏峰!
迁都仪式这天,人山人海,热热闹闹,不少南京所谓的“头面人物”大多到场出席。
这其中就包括了有名的汉奸任英豪。
战争本能
日方也派出了大批上海、南京高级官员参加。
只是,在汪精卫发表讲话的时候,出现了一个小插曲。
尤物當道
汪精卫在他的演讲稿里,看到了一份裁剪过的报纸。
他上面赫然有三个刺眼的汉字:
认罪书!
徐双菱的认罪书!
汪精卫气得脸色发白,手脚冰凉。
总算,他当“领袖”的时间比较长,也算是见过大场面的,勉强控制住了自己不至于当场昏厥,强颜欢笑,说完了自己的致辞。
等到一下来,他便把孟柏峰找来,悄悄的告诉了他这件事:“醒翁,政府里,甚至我的身份,都一定有敌人的间谍,不安全,不安全。找出来,找出来!”
看汪精卫被气得语无伦次,孟柏峰安慰了一下他。
何止?
在修真文明的悠閑生活
军统的特工在敌人的心脏各个部位活跃着。
这份认罪书又是谁放进去的?
孟柏峰也不知道。
但他知道的是:
自己并不孤单。
在南京,在敌人的身边,一样有自己的同志。
儿子在上海,自己在南京,还赫然坐上了伪政府的高官位置,掌握了内卫队。
到了把南京搅个天翻地覆的时候了。
儿子哎,你在上海好好的啊。
……
“我不好,我一点儿也不好。”
孟绍原捂着心口,喃喃说道:“我要死了,我真的要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