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rrbx优美都市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愛下-第217章 講點道理好吧鑒賞-9j0lf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陆添阳也皮了一下,指着窗外明亮的月亮说道:“老孟,你要月亮吗?我去给你摘。”
孟盼晴心跳漏了一拍,感觉被撩了。
耳畔忽然就有了幻听:最美不够夕阳红~温馨又从容~
这就很尴尬了。
“咳咳……”孟盼晴很不自在的咳了两声,没好气的说道,“别说话,去吃药吧你。”
陆添阳总觉得跟骂他有病一样。
多年没说过这种年轻人口中的土味情话,还挺别扭的。
陆添阳美滋滋的“嗳”了一声,乖乖的去把药给吃了。
因为睡了一整个白天,孟盼晴一点困意都没有,便在客厅里看电视。
军人战魂
特种宗师 点燃太阳
陆鹿鹿只请了一天假,不敢陪着熬夜,十点就回房洗漱休息了。
抗战之血色战旗 西方蜘蛛
陆添阳坐在另一张沙发上,一颗心惴惴不安的,觉得自己应该识趣的回家属院去,又不舍得走,纠结来纠结去的,看孟盼晴没有要睡觉的样子,不禁忧心起来。
“你打算看通宵吗?”他问。
从圣主开始当BOSS
孟盼晴看了他一眼,嗯了一声,抱着软软的抱枕,继续看。
陆添阳看了一眼同样坐立不安的苏慕林,觉得他也挺可怜的。
明明不想当这个电灯泡,又不敢离开,怕被他以为去找他闺女。
“慕林啊,走,”陆添阳按了按腿,起身冲苏慕林招招手,“送我回家吧。”
苏慕林站起身,怔怔的问:“这么晚了,您不在这住吗?卧室够的,刚好一人一间。”
陆添阳倒不知道房子有这么大,他只眼里只有孟盼晴,哪儿有心思参观房子。
偷偷瞄了孟盼晴一眼,陆添阳呵呵笑道:“这合适吗?”
苏慕林看出来了,这话不是问他的,是问顾妈妈。
孟盼晴掀了掀眼皮,噙着一抹笑意,调侃道:“老陆,我以前小看你了。”
陆添阳嘿嘿笑笑,摸摸后脖颈,站着不动,任凭安排。
“难怪小鹿是个顺杆爬的性子,随你了。”孟盼晴说着,笑容不自觉的浓了些。
她的笑容看在陆添阳的眼里,真是比月亮还要皎洁恬静,美极了。
“喝点水早点休息吧。”孟盼晴继续看电视。
陆添阳挺直腰杆,敬了个礼,笑嘿嘿道:“好嘞!”
苏慕林看着,感慨万千。
难怪妈妈说男人永远长不大,前有爷爷跟个老顽童似的,现在陆爸爸也变得跟个小孩子似的,很容易满足,开心溢于言表。
之前一直觉得陆爸爸不苟言笑,严肃,不怒而威,比二十年前的爷爷还吓人。
现在,他不那么觉得了。
以后,他一定要讨好顾妈妈,这样他就有靠山了。
苏慕林目送陆添阳回房休息,下去买了些吃的喝的,放到茶几上,安安静静的陪着孟盼晴看电视剧。
孟盼晴忍不住笑问:“好看吗?”
苏慕林:“啊?还好,挺好看的。”
孟盼晴开心的笑出声来,多单纯的孩子啊,明明一直在走神。
“去休息吧,我看一会儿就睡了。”
苏慕林稳坐不动:“顾妈妈,我不困。”
孟盼晴:“你是有话跟我说吗?”
苏慕林摇头,想了想,老实交代,声音低低的:“我不敢去睡,怕小鹿去找我。陆爸爸在,我害怕。”
請相信 我壹直都在
孟盼晴乐不可支,吃着苏慕林洗好的葡萄,笑的牙都有些酸了。
“把门反锁上就行了。”她提醒道。
苏慕林不为所动:“小鹿会生气的。”
孟盼晴有些惆怅,这苏家的孩子男女分别很明显啊。
许许热情主动,不管不顾,经常赖在她儿子房间。
她的哥哥们,个个沉稳本分,连订了婚的还在严防死守,苏老爷子可真是会教导。
这样挺好的,女孩子只有特别喜欢一个人才会主动,而男孩子开窍晚,谨慎严厉一些不会伤害到别的姑娘,这挺好的。
要不是她也这样教她儿子的,并且对儿子很有信心,她可不敢放任许许偷偷跑她儿子房间里,每天早上还要假装从自己卧室醒来的。
那床单看起来很像是睡过人的,但是一根头发都没有,可骗不过她。
陆添阳洗了澡,悄咪咪的来到客厅,想着跟孟盼晴单独说两句话。
一看见苏慕林跟个木头似的坐在那,还吃着零食,他心又闷了。
“你不睡吗?”陆添阳问,“白天也没睡多少,不困?”
苏慕林紧张极了,赶紧放下手里的零食,恭敬答道:“不困,我体能很好,不怎么缺觉。”
“那也得睡觉,”陆添阳语气凌厉了几分,“去我房间睡,跟我一起睡。”
苏慕林:“……”
还不如在客厅看电视剧好过。
能拒绝吗?
不敢拒绝怎么办?
苏慕林偷偷的看了孟盼晴一眼,无声求助。
孟盼晴又乐了,摆摆手,对苏慕林道:“去吧,去休息吧,把门反锁上,我估计三四点才睡,帮你看着小鹿。”
苏慕林这才敢放心回房休息。
陆添阳不解的问:“看着小鹿什么意思?小鹿怎么了?”
孟盼晴:“你未来女婿啊,不敢去睡,反锁房门怕你闺女生气,不反锁房门怕你闺女去找他,他好难。”
陆添阳:“……是不是我太凶了?”
孟盼晴:“有点。”
陆添阳没打算改,心里一片酸楚:“谁让他抢走我闺女的。”
孟盼晴又乐了,“老陆,一把年纪了,讲点道理好吧,明明是你闺女小时候就惦记人家。慕林才当了一年兵就被调到你这里,难倒不是你干的?”
陆添阳意外极了,没想到孟盼晴连这事儿都知道。
这事是他干的,但是苏老爷子有意为之,他还了个人情罢了。
现在想想,怕不是这事儿和苏家无关,是小鹿假传圣旨,利用了他。
当时他也挺纳闷,苏老爷子那么正派,怎么会动他这层关系那么麻烦的去调动。
想着大概是想离家近一点,又不想跟他正式说,才会让小鹿跟他提一句,办不办的成都没事。
“我居然被小鹿给耍了。”陆添阳缓过劲儿来,有点生气。
难怪她要当兵的时候,死活要待在他的军区,竟是打着这鬼主意!
孟盼晴笑了笑,转移了话题:“老陆,去拿两条毯子吧,有点凉了。”
陆添阳有点纳闷为什么拿两条,但他只管照做,让拿两条就拿两条,绝对不多不少。